第一百二十章 无量剑派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无量山,古称蒙乐山,位于位于帝国西南的边陲,曾易伪装好,带上人皮面具一路来到无量山,无量山下平时肯定没几个人,就无量剑派那德行,也没几个玩家加入的,可是曾易来到这里时,也是被下了一跳,估计得聚集了有几千上万的玩家,忍不住心里吐槽:“这群穷吊丝,也是穷疯了,为了十几两银子,也来卖命,太没有节操了”熟不知他自己可是为了钱,自杀过八十多次的人。

    无量山几个工会的人,挨个给来的玩家发钱,恩......曾易也排队领取了十几两银子,刚说完人家没节操,他这更没节操了。

    领了钱,曾易就打算偷偷的离开,刚走没几步,就被发现了,“嗨!我说哥们,你也太不地道了吧!领了钱就要跑,你哪怕出工不出力呢,去了喊个口号,加个油也好啊!”

    被发现了,曾易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回到:“这不是人有三急吗,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然后去加油!”说着绕过那个玩家,跑到了旁边的树林里,后面还传来个那玩家的回声:“奥!是去上厕所啊,那你快去快回啊,马上就要上山了!”

    说完还跟旁边的同伴说道:“人家只是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旁边的人一副看沙比的样子看着他:“你那只眼看到过,有人在游戏里上厕所的?”这玩家才反应过来,好像游戏里玩家没有上厕所这一说!

    曾易跑到树林了,还纳闷呢,没人来追,这玩家不会真的相信了吧。不管这玩家,曾易全力赶往无量剑派,上山的半路,曾易遇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边走边给另一个玉面公子哥介绍无量山,那胖子脸又圆又大,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的肉堆得像“油团”,整个看起来像一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脸上的肉长满了,就往脖子下“溜”,脖子变得又粗又短。

    而那公子哥就不同了,一身儒衫,宇气轩而俊,秀而慧;长得曾易如此自信的人,都有点嫉妒了。曾易假装路过,和两人打了个照面。那胖子一看就是个精明人,两眼透着精光,观察这曾易,而那公子哥一看就是个江湖菜鸟,主动和曾易打招呼。

    “在下大理段氏,单名一誉字,游览至此,路遇马五德兄长,一同前往无量剑派,不知兄台此去何处?”不得不说这公子哥还真是个菜鸟,刚见面就自爆家门。

    “段段段!段誉?”曾易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嘴上不由的说了出来。

    段誉惊奇:“兄台认识我?”

    “咳咳!不认识,只是一听兄台,大理段氏之人,不由惊讶!”曾易赶快解释,心里:“怎么会不认识你呢!你可是老三的偶像啊!”

    这时被段誉称呼为马五德的胖子,也发话了:”段公子,无量剑派的比赛,要开始了,我们快去吧!“

    “这死胖子,竟然无视老子!”曾易心里暗骂道,嘴上说道:“两位要前往无量剑派啊!我也要去无量剑派,大家一起?”曾易可不会放过和段誉同路的机会。

    段誉:“好啊,既然同路,自然一起了”胖子无语,他是真心不想带曾易。

    三人一同前往无量山剑湖宫,无量山剑湖宫,几个弟子在门口迎客,看到曾易三人,迎了进去。

    曾易跟着俩人走进练武厅,练武厅东面坐着两人。为首的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姑,铁青着脸,嘴唇紧闭。下面是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右手捻着长须,神情甚是得意。两人的座位相距一丈有余,身后各站着二十余名男女弟子。西边一排椅子上坐着十余位宾客。

    看到曾易三人进来,东面两人只拱了拱手,便请入宾座。看得出这些人是吧曾易和段誉看做马五德的弟子了,而且估计这马五德的江湖地位也不咋的,功夫稀松平常。要不人家连“久仰”两字也懒得说,只拱了拱手。

    三人入座,这是场下走上两人,一个中年汉子和一个少年,“师兄,请赐教!“说着两人就开打了,曾易看了片刻就没有了兴趣,都是些三脚猫的功夫,现在曾易想着该如何告诉这伙人,有人要一锅端了他们。

    场上两人已经斗了几个回合了,突然中年汉子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幌,似欲摔倒。曾易旁边的段誉“嗤”的一声笑。他随即知道失态,忙伸手按住了口。

    这时,场中少年左手呼一掌拍出,击向那汉子后心,那汉子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那少年左腿已然中剑,姜还是老的辣啊,少年江湖经验不足,着了道了,

    那长须老者满脸得色,哈哈大笑,说道:“东宗已胜了两阵,再有胜一局,这‘剑湖宫’又要让东宗再住五年了“。原来在曾易他们来之前,双方已经比试了一场了。

    长须老者说完,怒视段誉:“我那劣徒适才以虚招‘跌扑步’获胜,这位世兄似乎,颇为不以为然。便请世兄下场指点小徒一二如何?马五哥威震滇南,强将手下无弱兵,段世兄的手段定是挺高的。”

    段誉现在那会什么武功啊,顿时傻了。而一旁的曾易乐了,心里:“妈的!这可是拉近关系的好机会啊!”

    于是起身说道:“我段兄弟,从来没学过什么武艺。前辈有点强人所难了,就有在下替段兄弟,领教一下前辈高徒吧!”

    随后曾易跳下场地,天字刀,斜向地面,左手一伸“请!”

    中年汉子跳下场地。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刺出,指向曾易左肩,曾易不等剑刺来,腕抖刀斜,刀锋已削向那汉子右颈。那中年汉子用剑剑挡格,铮的一声响,中年汉子的宝剑已经折断,胸口被曾易拉出一刀伤口,显然他低估了,曾易龙象般诺功的威力,要不是他用剑抵挡一下,估计已经被曾易斩首了。这时场下坐着的众人,一下子都站了起来,十分惊讶的看着曾易,没有想到曾易一招解决了中年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