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刚门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几人对于金刚门十分感兴趣,老大赶紧问玄乘金刚门的有关事宜,玄乘叹息一声:冤冤相报何时了啊,阿弥陀佛!“随后开口向老大介绍金刚门。

    金刚门严格来说属于少林武功的分支,金刚门祖师,本是少林寺香积厨中一名在灶下烧火的火工头陀,生性阴鸷,于武学一道极有天分。因平日常遭到掌管香积厨的武僧殴打,决意学武报复,又因有过人之智,得以在二十余年间偷学成极上乘的武功,更因怨恨日积月累而恨上了全寺的僧人。

    后自忖自己的武功已胜过阖寺僧众,特地在一年一度的中秋达摩堂大会上发难,先是当面斥责苦智禅师及其弟子,再接连出手重创达摩堂的弟子。苦智禅师问明原委后,出手与他较量,因怜其学武不易、不忍心伤其性命而手下留情,正想退开罢手之时,火工头陀因少林武功学习不全,误以为苦智禅师会使出,他自己还没有学会的少林绝学,竟先发制人,趁势出拳将苦智禅师击毙,随后逃逸,又于当晚潜入寺中,将香积厨中和自己有过过节的五位僧人一一使重手打死,之后一路逃亡至西域,开创了金刚门一派。

    几人在门外听了这金刚门的来历,只能感叹:“这少林寺不愧为武林翘楚,底蕴深不可测,一个厨师都是开宗立派的高手!”

    这火工头陀因其当年偷学少林武艺时只是偷学拳脚兵刃等外门武功,并未研习少林正宗内功,故其内功造诣远不及少林正宗,其金刚门的武功亦多为大力金刚指、金刚般若掌等少林绝学,走刚猛凶狠一路的少林外门武功。估计这也是为何金刚门要设计偷窃少林寺藏经阁的原因了。

    而少林寺经历经火工头陀叛乱一事,武学竟然中衰数年。自此定下寺规,凡是不得师授而自行偷学武功,发现后重则处死,轻则挑断全身筋脉,使之成为废人。曾易门外听到这里心里:“这群秃驴果然是人面兽心的家伙,还特么的每天念叨慈悲为怀呢,这哪里慈悲了。”

    玄乘说完,又叹息一声:“哎!这是我少林之耻啊,阿弥陀佛!”

    老大对于少林寺没有一点归属感,他跟着叹息只是着急他的任务:“阿弥陀佛!玄乘师叔,那戒痴师兄怎么办?”

    玄乘:“戒色,你去把他找来藏经阁吧,我们师徒一场,我来当面和他对质。”

    老大赶紧跑出藏经阁,三人没有动,坐在门口等着看戏呢!不一会儿,老大带着一个中年和尚,回到藏经阁,中年和尚看了看门口蹲着的曾易三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跟着老大走进了藏经阁,曾易三人赶紧趴在了窗户上。

    曾易看着里面对两人问道:“嗨!你们说待会儿,会不会打起来?”

    老三:“应该不会吧!在怎么说那也是他师傅,而且这里可是少林寺,那不是找死吗?”

    老四:“打不打不知道,不过要是真的打起来,估计老大肯定要跪,待会儿记得录像啊,这可是老大的第一次啊”

    老大和戒痴进入藏经阁,戒痴双手合十鞠躬:“师傅,您找我?”

    “戒痴啊!戒痴,你为何要偷窃我藏经阁?”

    戒痴听到玄乘的话,一下跪倒在地:“师傅弟子没有,弟子冤枉啊!”

    玄乘叹息道:“哎!都到了这时候了,你还不承认!你师弟戒色亲自去你所说的山村,探查过了,哪里是金刚门的一个据点,你作何解释?”

    戒痴听到这话,一下瘫在地上:“师傅!弟,弟子也是被逼无奈啊!弟子在这失忆的几年里,本已娶妻生子,在去年其实弟子已经恢复记忆,可是放不下妻儿,没有返回寺院。可是就在几个月前,金刚门找上弟子,让弟子返回少林寺,试机偷窃藏经阁,弟子本不答应,可是他们抓了弟子妻儿,威胁弟子不按他们说的做,就杀了弟子妻儿,弟子也是没办法啊,师傅!“

    玄乘听后再次叹息:“阿弥陀佛!戒痴你起来吧!为师带你去面见方丈吧!”说着上前装备扶起跪在地上的戒痴,曾易几人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还在吐槽作者,这么曲折的故事,就这么个结尾,赶脚烂尾的节奏啊。没想到就在玄乘扶起戒痴的瞬间,戒痴低头阴森森的一笑,接着右手一挥,瞬间一掌印在了玄乘胸口。玄乘后退几步,这才抵消了掌力,接着嘴角流出鲜血,眼看着重伤了。

    战斗发生在瞬间,曾易几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尤其是老大,在一边都傻了,接着就快哭了,人家高手打架,他一个小喽喽在旁边跟着要遭殃的!

    玄乘手握着胸口,眼睛严肃的盯着戒痴:“金刚般若掌!你不是戒痴!戒痴没学过这门功夫!”

    假冒戒痴的和尚阴森森笑道:“老家伙,好眼力,一招就认出了我的金刚般若掌!”接着说道:“不错我确实不是戒痴!”说着伸手在脸上一掀,漏出一张陌生的脸,曾易几人在外面都看呆了:“人皮面具啊,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神器啊!”

    玄乘忍着伤痛:“戒痴哪去了!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哼!戒痴?那家伙倒是重情重义,妻儿的性命不管,都不答应回少林寺偷窃。我已经送他去和他妻儿同聚了。”

    “阿弥陀佛!”玄乘悲伤交际,又吐出一口鲜血,眼看就不行了,老大还惦记这他的任务呢,赶快过去扶起玄乘:“师叔!你没事吧?”

    “戒,戒色!别让他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老大一看玄乘晕了过去:“喂!师叔啊,你醒醒啊,我一个小喽喽对付不了人家啊!”

    这时冒牌戒痴,阴狠的看着老大,老大一阵冷汗:“我,我告诉你,别过来啊!你你,你看后面!”冒牌戒痴本能的回头,发现没人,知道上当了,气愤的回头,打算弄死老大这个小喽喽,这时老大已经跑到了楼上,边跑还边喊“来人啊!有刺客!藏经阁里有刺客!”

    正要追击老大的冒牌戒痴,一跺脚看了一眼老大,害怕有人听到老大声音来这里,扭头就打算先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