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以权谋私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曾易穿着他试百户从六品锦衣卫的飞鱼服,出现在许州的知州府衙门,许州知州府看大门的,还是有点眼光的,一看曾易身上的飞鱼服,就知道曾易也是官差,连忙迎接曾易,带着曾易来到客厅备茶后,赶快去通知了许州知州。

    许州知州可是正五品官员,足足比曾易打了三级,跟人家比,他就是一个乡镇领导,其实许州知州身为市长级别的领导,不用去见曾易这个乡镇领导的,奈何曾易是锦衣卫啊,要知道锦衣卫可是搞国家安全的机构,得罪了他们,有的是办法查你,最主要的是这年头哪个当官的没问题,绝对一查一个准儿。

    曾易一杯茶下肚,就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官员进来,曾易起身:“锦衣卫试百户尼古丁,见过知府大人!”

    官员赶忙上前请曾易坐下:“兄弟客气了,请坐请坐!”

    两人入座,许州知州亲切和蔼的问道:“不知兄弟,来许州有何贵干!”

    曾易一脸严肃:“下官来贵地,调查一个少林寺的和尚,望大人行个方便!”

    许州知州心里:“妈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来调查老子呢!”嘴上说道:“好说!好说!锦衣卫办案,我知州府衙门衙门全力配合!”许州知州是把曾易当成出公差了,压根不知道曾易是来干私活的,曾易现在是典型的以权谋私。

    曾易说明来意,许州知州让师爷带着曾易,去查看当地的人口卷宗,重点查看五年以前的卷宗,不多时,一群衙役就有所收获,师爷打开有所发现的卷宗,递给曾易,曾易一看,基本确定了这就是戒痴,上面记录,五年前许州东南三十里处的桥南村村民,救治一个受伤的和尚,这和尚伤势痊愈后就留在了桥南村。

    曾易得到消息,向许州知州表示了感谢,并表示回到京城,一定上表锦衣卫衙门,为许州知州表功,许州知州听后对曾易更加热情了,许诺只要用得到他,绝对鼎力支持。

    离开许州知州府衙门,曾易和三人汇合,汇报了在知州府衙门得到的消息,几人动身赶快前往桥南村。

    桥南村就是个依山而建的小山村,四面环山,环境优美,村里稀稀拉拉的住着十几户人家,对于曾易几个外人前来,村民表现的没有想象中的热情,四人也表示理解,古代吗,这些小山村常年遭受山贼土匪的威胁,对于陌生人保持一点的警戒也是情有可原的。

    遇到这种事,还得曾易出马,官差吗,村民见了还不乖乖的问什么说什么!

    官差吗,就要有官差的做派,曾易大摇大摆的带头走进村子,对着几个村民,大声说道:“你们村长呢,还不让他快来见老子!”

    几人看了看曾易的飞鱼服,赶快跑回村子叫村长,不一会一个老头颤颤巍巍的走来,来到曾易面前,鞠躬:“小人是这桥南村的村长,见过大人,几位大人里面请!”

    说着就带着四人走进村子,曾易边走边问几人:“怎么样,哥哥我像不像做官的?”

    “恩......做官的不像,倒是像城管!”

    村长带着几人来到他家,倒了几倍清茶:“山野清茶,几位大人莫要嫌弃,不知有什么能帮到几位大人的”

    曾易是打算把城管的做派进行到底了,喝了口茶接着又吐了出来:“太特么的难喝了!”扔下茶杯,接着说道:“老头!你们这里五年前是不是来过一个和尚,他在这里住了多久?”

    老头想了好一会,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一个本子,翻开递给曾易然后说道:“回打人的话,这里五年期确实来过一个和尚,当时村民山上打猎,发现了受伤的他,伤愈后,这人什么也不记得了,就一直住在这里”

    曾易听着老头的话,翻开了本子,上面记录着历年村里的人口变迁,从五年前,确实多出来一个人,直到去年。

    几人又走访了村民,大家都说确实有个和尚在这里住了五年。四人无比失望,难道这个戒痴真的没问题,是几人冤枉人家了,几人失望的离开桥南村。

    几人回到许州,几人到没什么,老大一路闷闷不乐,搁谁身上也会闷闷不乐的,眼看金钟罩就在眼前,可是就是拿不到,老大现在都有心去抓个野生npc去顶罪了,当然如果这样可以的话。

    桥南村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可是几人还是觉得这个戒痴有问题,主要是在能进出藏经阁的僧人里面,只有他有异常,几人怀疑是曾易调查的档案出了差错,官方啊,记录一项不怎么准确,这次几人决定一起去看看,人多力量大,也许能查到什么。

    曾易带着几人再次来到许州知州府衙门,时间紧迫,曾易也没去打扰人家许州知州,直接带着几人去找了师爷,师爷带着几人再次查看起了卷宗。

    查看了半天,几人也没发现许州附近,除了桥南村,别的村子在出现和尚,看卷宗看的头痛,曾易三人集体罢工不敢了,老大许诺一顿大餐,让几人在努努力。几人继续查看卷宗,就在曾易看的快睡着的时候,老四突然叫喊道:“不对不对!不对劲!”

    原本都快绝望的老大,马上激动的跳了起来“什么!哪里不对劲?”曾易和老三听到叫喊声,也围了过来,老四指着卷宗说道:“你们看着卷宗,有什么发现吗?”

    四人看了半天里面的内容,也没有什么发现,老大着急的说道:“老四!四哥!都这时候了,就特么的别卖关子了!”

    “四哥?”老大为了金钟罩,节操什么的都不要了。

    老四笑了笑:“你看这,五年前的卷宗,纸页都老化泛黄了,你们在想想昨日我们去桥南村,老头村长给我们看的卷宗”

    曾易一回想马上明白了:“那本子有问题!如果是五年前的记录,现在那本子的纸页本该老化泛黄,但是昨日老头给我们看的户口本确新如昨日,这定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