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黑话大全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一称流、二称月、三称汪、四称则、五称中、六称神、七称心、八称张、九称爱、十称足;百称尺、千称丈、万称方;元称皮锦、毫称星、金子称黄:江相派。

    并肩子,朋友。

    踩盘子,踩点子,指事先侦察要劫的对象。

    青帮黑话,强盗为扑风;抢为爬;偷为寻;贩私盐称为走沙子;贩女人称为开条子;贩小孩为搬石头;杀人称作劈党。

    天王盖地虎——你好大胆子,敢气你祖宗!

    宝塔镇河妖——要是这样叫我从山上摔死,掉河里淹死!

    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你不是正牌的。

    地上有的是米,唔呀有根底——老子是正牌的,老牌的。

    拜见过阿么啦?——从小拜谁为师?

    房上没瓦,非否非,否非否——不到正堂不能说。徒弟不言师讳

    么哈,么哈?——以前单干么?

    正晌午时说话,谁也没有家——许大马棒山上的。

    好吧哒——内行,是个老手。

    天下大大的啦——不吹牛,闯过大队头的。

    佛爷:即指窃贼。此类人多犯有相当程度的盗窃罪行。一般都有数次被拘审的记录。此语流传于京、津一带。不法分子中尤甚。

    扒包:即指装扮成行家权威,用话让卖东西的人主动高低。此语多流传于我东北一带。生意人中尤甚。

    闯啃:指闯到人家屋里骗取财物。此语流行于我国北方江湖客或不法分子中间。

    插了:即杀了,系东北土匪黑话。如东北土匪拜香时常这样跪地起誓:如违犯了……千刀万剐,叫当家的插了我。

    挂注:即指入伙。这是本世纪初东北土匪中流行的黑话。

    对买:即用事先准备好的钱包或提包换取对方的钱包或提包。此语多流行于我国北方的江湖客或不法分子中间。

    胡子:即指土匪。二十世纪初,流行于我国东北一带的黑话,又谓“响马”。

    伤票:匪首取猪头割口条让“花舌子”(送信人)送往被害者其家。声称是其家人的舌头,并威胁再不按要求赎票,则三天送其耳,五天送其眼,十天送其人头,此称“伤票”。

    炮头:即指神枪手。属土匪黑话。

    扒子:即指完蛋货。属土匪黑话。

    主刀:时下流行于东三省的黑话,意为主要作案者,即亲自动手的人。

    野鸡:即指杂牌。这是旧时东北地区土匪集团流行的黑话。选自曲波所著的《林海雪原》。

    房瓦:即指正堂。这是旧时东北地区土匪集团流行的黑龙话。选自曲波所著的《林海雪原》。

    晒至:即指白日行走。流行于江湖匪盗之中,用以回避外行、外界。

    暗线:即指半夜纠伙行动。流行于江湖匪盗之中,用以回避外行、外界。

    紧滑:即指恐后有追捕,速逃。流行于江湖匪盗之中,用以回避外行、外界。

    盘走:即指强盗。流行于江湖匪盗之中。

    肘琴:指谢银,就是拒收银两。流行于江湖匪盗之中。

    寸节:即指讨银,就是讨收银两。流行于江湖匪盗之中。

    老荣:即指小偷、扒手。有的地区也称“小绺”、“摄子把”或“荣马子”。

    方子:即指钱包,流行我国南方以偷窃为生的犯罪分子中间。

    上托:即掩护作案的“眼线”或“望风人”。一般团伙作案时,总设有观望、报警的望风人。称之为“上托”。流传于东北三省。

    骑马:指专偷自行车、摩托车。我国南方多有流传。

    模子:即指那些被犯罪分子经过调查、盯梢,认为是可借选择的对象。泛指人和一些场所。此语多流行于我国南方。

    翻天卯:即指用偷梁换柱的方法,用假的把真的偷偷换走,此语多流传于我国东北一带。

    攒子钱:即指专在庙会及热闹场所偷窃财物。此语多流行于我国东北一带。不法分子中尤甚。

    小老鼠:即指***贼。

    留客住:即指断路。

    闯窑堂:指白天趁人不备隐藏在人家屋里,偷空窃取财物。此语多流行于东北、西北的江湖客和不法分子中间。

    搠包儿:即指截包儿,就是偷抢东西。如明曲《渔樵记》第三折:“由你写!或是跳墙蓦圈,剪柳搠包儿,做上马强盗,白昼抢夺。”“溯包儿”亦即今所谓“掉包儿”,是今仍流行于盗窃团伙之中的黑话。

    大院子:即指监狱。这是盗贼类中掘壁贼之黑话。

    开天窗:即指在屋上掀去瓦片,抽去椽子,而入屋者。这是盗贼类中拐匪之黑话。

    风不正:即指人多行劫不成,这是盗贼类中的黑话。

    踩盘子:即指事先探风。属东北匪语。后转为东北方言。其意是指预先勘察适当处所,做某种事情的准备。

    绑红票:即指绑架姑娘。。

    一、人物类

    ◎人:丁。

    ◎鹰爪孙:官府。

    ◎糕:老人。

    ◎翅子顶罗:官帽子。

    ◎豆儿:姑娘。

    ◎托线孙:保镖人。

    ◎芽儿:小伙子。

    ◎并肩子:即朋友之意。

    ◎老宽/空(倥)子:外行。

    ◎点子:对象、敌人。

    ◎捏班:尼姑。

    ◎线上:以某个地域为势力地盘,该地域即称「线」。简单的说,「线上的朋

    友」就是「地头蛇」。如:西路川陜这趟线上、衡山这趟线。

    ◎合(黑)字/老合:贼。通常非称呼在帮者,而纯粹指称一般盗贼。

    ◎吃飘子钱的老合:水贼。

    ◎总瓢把子:在江湖上指称首脑、老大。瓢(把子)原为头、脑袋之意,此处

    为引申意。

    ◎马眼子:专门四下探访名马的人。凭着一双饱具经验的眼睛,再加上一张油

    滑善辩的嘴,无往而不利。「马眼子」周江曾企图说服寇英杰将宝马黑水仙

    卖给玉观音郭彩绫,却碰了一鼻子灰。(见萧逸《长剑相思》)

    二、数字类

    ◎流月汪则中,神心张爱足(北省名「青」):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丈:千。

    ◎尺:百。

    ◎方:万。

    三、生活类

    ◎老瓜/居米:银子。

    ◎亮子:照明用具,如千里火等。

    ◎莲花子:碗。

    ◎汤钵子:大碗。

    ◎储头子:钱。

    ◎储头子旺:钱多。

    ◎储头子简:钱少。

    ◎划十子:筷子。

    ◎搬梁:拿筷子。

    ◎水牙子:汤匙。

    ◎扣盅:喝水。

    ◎穿通子/顺腿:袜子。

    ◎提头子/踢士:鞋子。

    ◎飞蛾子:马挂。

    ◎叉叉子/蹬空:裤子。

    ◎通衫子:大挂。

    ◎顶天:帽子。

    ◎小罗考:衬衣。

    ◎护脸:眼镜。

    ◎海砂子:私盐。

    ◎海砂窑:盐仓。

    ◎姜片/马蜂子:肉。

    ◎马牙:饭。

    ◎番张子:饼。

    ◎细苗条:鱼。

    ◎拖条:睡觉。

    ◎黏肤:擦脸。

    ◎蹦火:吸烟。

    ◎蹦台:上炕。

    ◎领甲:烤火。

    ◎卖鸡:跨门槛。

    ◎蹓狗:跳窗户。

    ◎摆丢子:刮风。

    ◎照相/朝相:见面。

    ◎安了根:吃饭了。

    ◎眩里圆:吃了。

    ◎捏子攒:还没吃。

    ◎东、西、南、北:倒、列、阳、漠。

    ◎捕子:捕鱼的水禽。

    ◎皮娃子爆豆子/皮子串:被狗咬了。

    ◎火窑:店房。

    ◎打尖:意指旅人中途吃饭。

    ◎踏青子,斩盘带推包:串茶馆,相面带治病。

    ◎念着:闭嘴。

    四、器官类

    ◎瓢(把子):头、脑袋。「摘瓢」即为割脑袋。另可引申为一组织之首脑、

    领袖,称「(总)瓢把子」。

    ◎招子:指眼睛。古代指招贴、告白。《永乐大典》中:「今早挂了招子,不

    免叫孩子出来,商量明日杂剧。」大抵眼睛为一个人的招牌,故引申而称「

    招子」。武林中,下手歹毒者常直取对方双目,意欲废掉对手的招子。

    另眼睛亦可称「湖」。<招子不昏:眼睛不亮>

    ◎顺风子:指耳朵。

    ◎海子/江子/樱桃子(女):口。

    ◎金杠子:腿。

    ◎南子:肚子。

    ◎踢杞:脚。

    ◎蚕子/定盘子:心。

    五、武器类

    ◎蛇儿:把兵器比做叫化子手上的蛇。

    ◎暗青子:即暗器。

    ◎青子:兵刃。

    ◎片子:刀。

    ◎海青子:大刀。

    ◎月牙锋:戟。

    ◎挺子:匕首。

    ◎花条:花枪。

    ◎小黑驴:洋枪。

    ◎喷子:鸟枪。

    ◎串蔓子:买枪。

    ◎串非子:买子弹

    江湖黑话

    起源及含义

    江湖上的黑话起源大概在唐朝,起初是生意往来时的隐语,后来因为非法贸易的兴起逐渐发展。后来演变为江湖武人的用语。

    江湖上的黑话,又称作切口,也叫春点、寸点、唇点、唇典。

    类别

    名词类黑话

    男子——江湖术语叫“孙食”。

    媳妇——江沏术语叫“果食”。

    父亲——江湖术语叫“老戗”。

    母亲——江湖术语叫“磨头”。

    祖父——江湖术语叫“戗儿的戗”。

    祖母——江湖术语叫“戗的磨头”。

    哥哥——江湖术语叫“上排琴”。

    弟弟——江湖术语叫“下排琴”。

    兄弟——江湖术语叫“排琴”。

    老太太——江湖术语叫“苍果”。

    大姑娘——江湖术语叫“尖斗”。

    小男孩——江湖术语叫“怎科子”。

    外国人——江湖术语叫“色唐点”。

    乡下人——江湖术语叫“科郎码”。

    大官儿——江湖术语叫“海翅子”。

    当兵的——江湖术语叫“海冷”。

    做官的——江湖术语叫“冷子点”。

    江湖人——江湖术语叫“吃搁念的”。

    外行人——江湖术语叫“空子”。

    内行入——江湖术语叫“相家”。

    有钱人——江湖术语叫“火点”。

    穷人——江湖术语叫“水码子”。

    妓女——江湖术语叫“库果”。

    野妓——江湖术语叫“嘴子”。

    妓院——江湖术语叫“库果窑儿”。

    良家女子——江湖术语叫“子孙窑儿”。

    男仆——江湖术语叫“展点”。

    女仆——江湖术语叫“展果”。

    和尚——江湖术语叫“治把”。

    道人——江湖术语叫“化把”。

    尼姑——江湖术语叫“念把’。

    真和尚——江湖术语叫“尖局治把”。

    假和尚——江湖术语叫“里腥治把”。

    真道人——江湖术语叫“尖局化把”。

    假道人——江湖术语叫“里腥化把”。

    真尼姑——江湖术语叫“尖局念把”。

    假尼姑——江湖术语叫“里腥念把”。

    好人——江湖术语叫“忠祥点”。

    乞丐——江湖水语叫“靠扇的”。

    门卫——江湖术语叫“坎子”。

    ****——江湖术语叫“玩嫖客串子的”。

    赌徒——江湖术语叫“銮把点”。

    寡妇——江湖术语叫“空心果”。

    商人——江湖术语叫“贸易点”。

    侦探——江湖术语叫“鹰爪”。

    小偷——江湖术语叫“老荣”。

    汽车夫——江湖术语叫“开色唐轮子的”。

    受冤之人——江湖术语叫“空子”。

    首创之人——江湖术语叫“开荒人”。

    扎手之人——江湖术语叫“不是个正点”。

    侦缉人员——江湖术语叫“把点”。

    受尊重的人——江湖术语叫“是份腿儿”。

    没心眼的人——江湖术语叫“念攒子”。

    有能力的人——江湖术语叫“大将”。

    疯子——江湖水语叫“丢了点”。

    傻子——江湖术语叫“念攒子”。

    瞎子——江湖术语叫“念招点”。

    麻子——江湖术语叫“麻花盘”。

    好色者——江湖术语叫“臭子点”。

    明白江湖事理——江湖术语叫“攒儿亮”。

    不懂江湖事理——江湖术语叫“空子’。

    对事理一知半解——江湖术语叫“半开眼”。

    跑的地方多——江湖术语叫“腿长”。

    识时务——江湖术语叫“簧点清”。

    长相俊——江湖术语叫“盘儿摄”。

    长相丑——江湖术语叫“盘儿念摄”。

    长得美——江湖术语叫“真是撮啃”。

    长得丑——江湖术语叫“真是念啃”。

    穿得阔——江湖术语叫“挂洒火”。

    穿得破——江湖术语叫“挂洒水”。

    年岁高——江湖术语叫“太岁海了”。

    岁数小——江沏术语叫“太岁减着”。

    牙——江湖水语叫“柴”。

    嘴——江湖术语叫“瓢儿”。

    脚——江湖术语叫“曲勒”。

    眼睛——江湖术语叫“招路”。

    ****——江湖术语叫“山招“。

    头发——江湖术语叫“苗西”。

    胡须——江湖水语叫“栅栏”。

    脸——江湖术语叫“盘儿”。

    帽子——江湖术语叫“顶笼”。

    大褂——江湖术语叫“通天洒”。

    裤子——江湖术语叫“登空子”。

    鞋子——江湖术语叫“踢土儿”。

    袜子——扛湖水活叫“熏筒儿”。

    衣裳——江湖术语叫“挂洒”。

    酒——江湖术语叫“山”。

    茶——江湖术语叫“牙淋”。

    水——江湖术语叫“龙宫”。

    肉——江湖术语叫“错齿子”。

    房——江湖术语叫“塌笼”。

    店——江湖水语叫“窑”。

    话——江湖术语叫“钢口”。

    桥——江湖术语叫“悬梁子”。

    笔——江湖术语叫“戳子”。

    刀——江湖术语叫“青子”。

    塔——江湖术语叫“土堆子”。

    药——江湖术语叫“汉壶”。

    马——江湖术语叫“风子”。

    牛——江湖术语叫“岔子”。

    驴——江湖术语叫“金扶柳”。

    虎——江湖术语叫“海嘴子”。

    蛇——江湖术语叫“土条子”。

    兔——江湖术语叫“月宫嘴子”。

    龙——江湖术语叫“海条子”。

    乌龟——江湖术语叫“悬点”。

    火枪——江湖术语叫“喷子”。

    长矛——江湖术语叫“花条子”。

    大道——江湖术语叫“梁子”。

    凳子——江湖术语叫“乍角子”。

    广告——江湖术语叫“幌幌”。

    钟表——江湖术语叫“转机子”。

    门生帖——江湖术语叫“把字儿”。

    外国话——江湖术语叫“色唐钢儿”。

    刻板书——江湖术语叫“墨刻儿”。

    茶馆——江湖术语叫“牙淋窑”。

    饭馆——江湖术语叫“啃吃窑”。

    动作行为类黑话

    走——江湖术语叫“扯”。

    笑——江湖术语叫“咧瓢儿”。

    哭——江湖术语叫“抛苏”。

    打——江湖术语叫。鞭”。

    骂——江湖术语叫“钻钢”。

    杀——江湖术语叫‘青”。

    买——江湖术语叫“肘”。

    卖——江湖术语叫“挑”。

    唱——江湖术语叫“柳”。

    偷——江湖术语叫“荣”。

    骑马——江湖术语叫“跨着风子”

    驹驴——江湖术语叫“逼金扶柳”

    套车——江湖术语叫‘扯轮子”。

    叫嚷——江湖术语叫“升点”。

    打听——江湖术语叫“耳目”。

    答话——江湖术语叫“答钢”。

    叩头——江湖术语叫“叩瓢儿”。

    拔牙——江湖术语叫“搬柴”。

    挨揍——江湖术语叫“折鞭”。

    狠揍——江湖术语叫“秋鞭”。

    训练——江湖术语叫“夹磨”。

    敲诈——江湖术语叫“挖”。

    写字——江湖术语叫“戳朵儿”。

    理发——江湖术语叫“扫苗”。

    借债——江湖术语叫“展杵头儿”。

    赌钱——江湖术语叫“控銮”。

    起誓——江湖术语叫“劈雷子”。

    放枪——江湖术语叫“喷子升点儿”。

    买酒——江湖术语叫“肘山”。

    喝酒——江湖术语叫“抿山”。

    喝醉——江湖术语叫“串山”。

    烧酒——江湖术语叫“火山”。

    喝茶——江湖术语叫“哨个牙淋’.

    吃饭——江湖术语叫“安根”。

    挨饿——江湖术语叫“念啃”。

    拉屎——江湖术语叫“抛山”。

    死了——江湖术语叫“土了点啦”。

    生病——江湖术语叫“戳啃”。

    病愈——江湖术语叫“抹作”。

    不愈——江湖术语叫“抹不作”。

    害怕——江湖术语叫“攒稀”。

    醒悟——江湖术语叫“醒攒儿”。

    疼痛——江湖术语叫“吊梭”。

    恼恨——江湖术语叫“吾攻”。

    上当——江湖术语叫“受了腥了”。

    见面——江湖术语叫“碰盘”。

    逃跑——江湖术语叫“扯活”。

    翻脸—一江湖术语叫“鼓了盘儿”。

    丢脸——江湖术语叫“抹盘”。

    放火——江湖术语叫“窜轰子”。

    坐车——江湖术语叫“迫轮子”。

    抽旱烟——江湖术语叫“抿草山沟”。

    吸鸦片——江湖术语叫“控海”。

    敲诈人——江汹术语叫“挖个点儿”。

    赶庙会——江湖术语叫“顶神凑子”。

    讨人嫌——江湖术语叫“郎不正”。

    打官司——江湖水语叫“朝翅子”。

    无钱花——江湖术语叫“念了杵”。

    见人要钱——江湖术语叫“逼柳琴”。

    沿门乞讨——江湖术语叫“化锅”。

    官府取缔——江湖术语叫“卯喽”。

    军警轰人——江湖术语叫“淤楼”。

    不受敲诈——江湖水语叫“挖不下来”。

    做亏心事——江湖术语叫“伤攒子”。

    叫人害伯——汀湖术语叫“顶了瓜”。

    叫人佩服——江湖术语叫“响儿”。

    见事则迷——江湖术语叫“簧点不清”。

    假装着急——江湖术语叫“发托卖相”。

    通用生意类江湖黑话

    枸迷杵——银子。

    杵门子——挣钱的法儿。

    摽杵子——分别人的钱花。

    头道杵——主顾第一次结钱。

    二道杵——主顾第二次给钱。

    绝后杵——主团最后一次给钱。

    迎门杵——门票卖的钱。

    退杵——没完没了地耍钱。

    抛杵——观众往场内扔钱。

    倒杵——主顾往回要钱。

    均杵——生意人分钱。

    杵头海——银钱多。

    托杵——向主顾要饯。

    疙疽杵儿——主顾多给钱。

    色唐杵儿——挣洋人的钱。

    抛空杵儿——花冤枉钱。

    捂杵——收钱的人偷钱。

    刨杵——当场拆同行的台。

    色唐枸迷杵——洋钱。

    挖绝后杵——被骗者分文不剩。

    杵门子硬——挣钱的方法好,比别人挣得多。

    杵门子软——不会挣钱,挣的钱少。

    倒栏头子——被骗者往回要钱。

    零毛碎琴——挣不了大票子,只是分分角角.

    火穴大转——挣了大钱。

    海开减买——先说大价后落价。

    买卖成快——生意能多挣钱。

    笨头儿海——本钱太多。

    砸砸浆——压压价。

    火做——阔生意。

    水做——穷生意。

    不土——买卖有人照顾。

    点儿——愿出钱的顾客。

    把点——看出人的穷富身份。

    叫点——硬拉拢顾客。

    火点——有钱的顾客。

    水点——穷顾客。

    回头点——光顾过两次以上的顾客。

    数字类黑话

    一——江湖黑话叫“柳”。

    二——江湖黑话叫“月”。

    三——江湖黑话叫“汪”。

    四—一江湖黑话叫“载”。

    五——江湖黑话叫“中”。

    六——江湖黑话叫“申”。

    七——江湖黑话叫“行”。

    八——江湖黑话叫“掌”。

    九——江湖黑话叫“爱”。

    十——江湖黑话叫“句”。

    方向天时类黑话

    天——江湖术语叫“顶”。

    地—一江湖术语叫“躺”。

    东——江湖术语叫“倒”。

    南——江湖术语叫“阳”。

    西——江湖术语叫“切”。

    北——江湖术语叫“密”。

    东方——江湖术语叫“倒埝”。

    西方——江湖术语叫“切埝”。

    南方——江湖术语叫“阳埝”。

    北方——江湖术语叫‘密埝”。

    刮风——江湖术语叫“摆丢了”。

    下雨——江湖术语叫“摆金”。

    下雪——江湖术语叫“摆银”。

    阴天——江湖术语叫“插棚儿”。

    打雷——江湖术语叫“鞭轰儿”。

    黑夜——江湖术语叫“浑天”。

    白天——江湖术语叫“青天”。

    江湖行业类黑话

    江湖人——江湖术语叫“老河”或“老海”。

    说书的——江湖术语叫“团柴的”。

    唱大鼓的——江湖术语叫“柳海轰的”。

    说相声的——江湖术语叫“团春的”。

    卖戏法的——江湖术语叫“挑厨供的”。

    变戏法的——江湖术语叫“彩立子”。

    戏法带武功——江湖术语叫“签子”。

    变洋戏法的——江湖术语叫“色唐立子”。

    拉洋片的——江湖术语叫“光子”。

    护院的——江湖术语叫“支挂子”。

    保镖的——江湖术语叫“拉挂子”。

    教徒的——江湖术语叫“戳挂子”。

    卖武的——江湖术语叫“点挂子”。

    卖武带卖药的——江湖术语叫“挑将汉”。

    卖药的——江湖术语叫“挑汉儿的”。

    卖眼药的——江湖术语叫“挑招汉的”。

    卖咳嗽药的——江湖术语叫“挑顿子汉的”。

    卖膏药的——江湖术语叫“观炉啃的”。

    卖药糖的——江湖术语叫“挑罕子的”。

    卖仁丹的——江湖术语叫“挑粒粒的”。

    卖闻药的——江湖术语叫“挑薰子汉的”。

    卖药书的——江湖术语叫“挑汉册子的”。

    卖刀伤药的——江湖术语叫“挑青子汉的”。

    卖牙疼药的——江湖术语叫“挑柴吊汉的”。

    做广告的——江湖术语叫“撒幅子的”。

    卖特产药的——江湖术语叫“挑上海宝的”。

    卖化食丹的——江湖术语叫“挑火粒的”。

    唱戏为名卖药的——江湖术语叫“挑柳驼的”。

    算卦的——江湖术语叫“做金点的”。

    相面的——江湖术语叫“戗盘的”。

    算奇门的——江湖术语叫“八岔子”。

    点痣的——江湖术语叫“戳黑的”。

    行骗集团——江湖术语叫“雁尾子”。

    理发的——江湖术语叫“扫苗的”。

    卖假金的——江湖术语叫“挑黄啃的”。

    卖肥皂的——江湖术语叫“挑水滚子的”。

    卖刀子的——江湖术语叫“挑青子的”。

    卖胶的——江湖术语叫“挑粘汉的”。

    修脚的——江湖术语叫“撇年子的”。

    抽签赌博的——江湖术语叫“晃条的”。

    使假耍赌的——江湖术语叫“老月”。

    贩卖人口的——江湖术语叫“老渣”。

    姓名类黑话

    中国的姓氏极多,有关姓氏的黑话也举不胜举。各有一条,就有数干条,这里只录出几条,仅供了解。

    姓名——通称为“万儿”。

    刘——江湖术语叫“顺水万”。

    王——江湖术语叫“虎头万”。

    石——江湖术语叫“山根万”。

    白——江湖术语叫“雪花万”。

    冯——江湖术语叫“补丁万”。

    李——江湖术语叫“一脚门万”。

    杨——江湖术语叫“眯眯万”,也叫“犀角灵万”。

    (1)土匪黑话暗语的基本形式和渊源关系

    在全国各地的土匪中,黑话暗语如影从人般地存在着,且发挥独特的效力。土匪的黑话暗语大体有五种表现形式:一是在方言的基础上渗入土匪特需的含义;二是吸取、借鉴了秘密会社的黑话暗语;三是从特定事物中衍生出一种特殊语言;四是因忌讳某种东西而寻找的替代词汇;五是从土匪的行为嗜好中演绎出来的某些语言。五种情形,以前两种为主。

    追溯源流,黑话暗语的出现,与秘密会社在清末民初受到官府严格限制、取缔有关。为构建扩大组织,发展力量,适应险恶的外部环境,秘密会社创造和完善了一整套黑话暗语。这对加强其内部团结,保守机密,识别敌友起了重要作用。土匪这个暴力团伙对黑话感兴趣,就是基于黑话所具有的那些功能。如由广西的游勇,四川的袍哥脱胎转化的匪伙所使用的黑话,更是师承于秘密会社。

    固然,土匪的黑话暗语有加强内部聚合力和戒备的作用,但这对土匪间的交流,以及对外界事物的了解和接受则不利,因而加剧了土匪团伙本来就封闭、保守、落后的程度。另外,黑话暗语虽然弥补了土匪欠缺文化,发挥着书面交流的作用,但这又无形地加剧了土匪本来就匮乏的对文化的无知程度。

    (2)黑话暗语在土匪生活中的作用

    入伙为匪者,熟练地掌握、运用黑话暗语是至关重要的,不然他就不能适应土匪生活,而且还有被当作危险分子对待的可能。土匪黑话的地方性、方言性和特定性色彩,使为数众多的匪伙的黑话纷繁杂乱而难于掌握。何西亚对此作了专门研究,曾列出134组土匪的黑话,但这并不是全貌,实际上,全国各地土匪的黑话暗语远不止何西亚组合的那些内容。

    黑话暗语在各地土匪的表现形式和内容各异。土匪的黑话大体分为吃穿戴、结交联络、姓氏、人体器官、物品、动物、一般用语、方言等大类。

    首先,我们看,土匪的名称、组织结构、活动情况是怎样在土匪的黑话暗语中表现的。在东北,匪伙名称为“绺”、拉匪为“起局”,匪伙之间合股结盟为“碰窑”、“勾通”;匪首称“当家的”、“掌柜的”、“总揽把”,首领之下的四梁八柱等中层匪首,有内四梁、外四梁之分。内四梁中带兵打仗者叫“炮头”,掌军需后勤的称“粮台”,军师为“搬舵”,负责内部安全者叫“水香”;外四梁中负责看守人票的谓“秧子房管事”,司联络者为“花舌子”,负责警戒侦察的称“稽查”或“插千”,文书称“字匠”。

    豫省等中原之匪叫匪伙为“杆”,当匪为“登架子”、“nfdfc匠”、“响马”、“刀客”。匪伙合股叫“碰杆”,匪首称谓有“总架杆”、“架杆”等,下面的小头目通称“杆头”,看管人票者谓“叶子阎王”。在四川等地,称上山落草者为“歪人”、“棒客”、“棒老二”、“刀客”;匪伙依据规模大小有“边棚”、“哨棚”、“总棚”之分,匪首亦有“天王”、“大王”、“老摇”、“舵爷”、“大哥”之分。匪首之下的分工,与中原河南等地相仿,不像东北胡匪那样细密明确,而相当粗泛,且随意性大。在云南、江浙地区,匪伙组织、头领的称谓多沿用四川等地的土匪的叫法,个别地方对当匪则有自己特异的称谓,如滇西称当匪为“爬龙背”,浙南则谓“绿壳”。但这并不普遍。除此之外,四川、河南、山东、福建等地之匪有不少匪队抛开黑话暗语对匪组织、名称以及头领的代称,直接采用军队的职衔、编制、名称,自封为什么大队长、支队长、纵队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其内部结构也沿袭军队建制。因此,黑话暗语在这些匪队稍显淡薄。

    土匪团伙组织、序列、建制的军事化倾向,说明土匪由单纯的土匪向兵匪的转化已成一种趋势。通过对东北、中原、四川等地土匪黑话暗语的了解,可看出:1.匪伙都奉行封建的家长式统治,带有极浓的宗法观念的色彩。2.东北胡匪分工细密,但权力相对分散,一绺匪伙的实际权力往往被“炮头”把持,“当家的”、“掌柜的”权力受到或明或暗的挑战。因此,一支匪绺分裂、闹独立,另成山头的情况时有发生。3.胡匪收编成军意识相较于河南、四川等地之匪,显得差一些,特别是在匪伙初起时。4.各地匪伙突破山头、封闭局限,由小股“碰窑”、“碰杆”、“合棚”集大股的结盟现象呈上扬势头。

    第二,土匪在抢劫活动中的一套黑话暗语。四川土匪在行动时,不得直呼其名,而以“老大”、“老二”、“伙计”相称;叫枪为“通”,开枪为“生冲子”,出发叫“摇线子”,交火为“挂溜子”,撤退谓“吆舵子”,打得赢叫“吃得梭”,冲门翻墙叫“冲围子”,烧房称“nfea1窑子”,杀人叫“毛”,砍头谓“拿梁子”,割舌叫“短利子”,挖眼叫“吹灯笼”,捆人叫“扎膀子”,打屁股为“掸坐墩”,吊羊索钱为“巴贴子”,打劫过路行商为“掸鞭子”、“宰根子”,劫船叫“打歪子”,运赃物叫“起货”,私吞赃物叫“掐股子”等等。

    河南等地土匪行动的黑话词汇虽与四川有异,但相似之处明显。在那里,枪叫“胳膊”、机枪叫“喷筒”,子弹称“白米”,联络叫“采盘子”,道路叫“条子”,劫路称“辇条子”,快走叫“拉地硬些”,船为“漂子”,军队称“冷子”,团防叫“冷马”,城镇叫“围子”,绑人票叫“拉票子”,杀人票称“撕票”等等。山东土匪行动时,也有一套完整的黑话暗语,如官兵为“仔子”,向导叫“带线的”,所绑之客叫“肉票”,探路者为“趋线的”,报信人为“递线眼的”,外人叫“勾子”;打仗为“挂焦壳”,接火为“上场了”,死称“就土”,打死人叫“砸了”,偷袭叫“摸”,逃跑为“出水”,撤退谓“下场了”,走路叫“上线”,出发叫“开着了”;信号枪为“叫枪”,快枪为“焦壳”,土炮称“灰筒子”;匕首叫“喝血虎”、“清子”,红樱枪叫“硬针子”;指路叫“引线”,滑倒叫“跟进”,官兵急攻叫“风高了”,情况不好叫“风紧”,成员死叫“滑了”,烧房子叫“红窑子”,钻山洞称“迭钢窑”等等。

    在东北,枪叫“喷子”、“旗子”、“鸡脖子”,子弹叫“柴禾”,刀为“青子”,杀为“插”,配合行动叫“上托”;盗牲口称“吃毛疆”,盗墓谓“吃臭”;绑票称“接财神”;县城称“围子”,农村叫“鸡毛店”;走路叫“滑”,休息叫“押白”,侦察称“拉线”,打仗为“开克”,打伤称“踢筋”,官兵称“水”,巡警叫“狗子”,兵称“跳子”;劫路叫“别梁子”,出发叫“上道”,集合称“码头”;出事了叫“窑变”,报信叫“放笼”,烧房子叫“放亮子”,捆人叫“码上他”,解散称“越边”,散伙称“脱下”;杀了他叫“插了他”,揭发报官叫“举了”,被抓住叫“掸脚子”,逃出来为“扯出来”,多次被抓叫“底子潮”,抓俘虏叫“拣蘑菇”,割耳朵叫“抹尖子”,歇歇叫“拐拐”,全村烧光叫“推大沟”,等等。

    第三、土匪赋予自然物、动物的黑话暗语。由于此类黑话内容不如行动时黑话事关重大,各地匪伙的黑话比较一致,因此就不分地区叙述。猪叫“黑毛子”,马“疯子”,骡“高脚子”,驴“条子”,狗“皮子”,虎“拦路子”,狼“柴禾子”,蚕“抽丝子”,牛“尖角子”,鱼“顶水儿”,熊“仓子”;鹅“长脖子”,鸭“扁嘴”,羊“山头子”,兔“草溜子”,猫“窟子”,风“轮得急”,太阳“红光子”,月亮“炉子”,星“定盘予”,天阴“插蓬了”,起雾“挂帐了”,退雾“清明了”,天黑“老光子坠了”,下雨“摆啦”,下雪“飘花子”,刮风“走溜子”;东“倒”,南“阳”,西“切”,北“裂”,山“架子”,上山“登架子”等等。

    第四,日常生活用语中的土匪黑话。在河南:钱为“高鞭子”,黄金叫“麦色儿”,白银称“老铁”,吃饭叫“填瓤子”,碗叫“瓢子”,筷为“挑蔑”,.馍叫“芯子”,烟卷叫“草卷”,鸦片称“薰子”,鞋叫“垫子”,袜叫“臭筒”,月饼叫“啃轮子”,粉条叫“干枝子”,鸡蛋称“滚子”,长衫叫“大页”,衣服叫“页子”,睡觉叫“死了”,雨伞谓“开花子”,戒指叫“韭菜叶”。在山东:酒叫“火山子”,油饼为“富烙子”,面称“灰子”,煎饼“摊张子”,馒头叫“火煊子”,碗叫“窑货”,锅称“温水子”,磨叫“推圈子”,扁担叫“担尖子”,筷子叫“对双”,菜刀为“大片”,饭桌称“平面”,梯子为“花杆子”,勺子为“舀子”,锁为“圪塔”,鞋子叫“踩壳”,裤子为“叉挡”,饭为“泉子”,茶叫“清泉子”,评理叫“讲方头”,睡觉为“迭了”,闲话叫“二话”。东北:睡觉为“脱条”,钱财为“项”,饮酒叫“板山”,帽子叫“顶天”,吃饭称“啃富”,饺子称“漂洋子”,饼为“翻张子”,小米饭叫“星星散”,喝水叫“富海”,粳米饭叫“珍珠散”,吃鸦片烟为“啃海草”,等等。四川等地的土匪也有一套类似的黑话暗语。

    各地土匪的黑话暗语还很多,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值得一提的是,土匪的黑话暗语在勾通联系后,能使素不相识的匪伙产生一种亲密感,彼此都有一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体验。这就是说,勾通黑话的双方适才那种隔膜、戒备、敌视的状态便为一种温和、友善、爽朗热烈的氛围所取代。

    (3)土匪怎样连贯性地说黑话。

    下面我们以四川土匪为例,来看土匪是怎样联贯一气地说黑话的。1923年,啸聚川滇黔边6县的****武、郭建章、牟荣华2千余股匪攻陷川南重镇泸州城,****武自封城防司令兼永宁道尹,一时,泸州城乌烟nfea2气,闹剧迭出。在就任为“道尹”那天,****武(自称老烟)为张扬体面,大摆酒席,宴请城内各机关法团、阔老士绅,为己捧场张目。****武还发表了一篇假装斯文的充满土匪黑话的就职演说。“在下****武,就请列位将就喝‘黄汤’(水酒)、捧‘莲花’(杯盏),‘拈溜溜(肉片)、‘造粉子’(吃便饭),我老烟是识相的。抬头有玉帝皇天,埋头有土地老倌,在下给列位丢个‘拐子’(敬礼),烧香点烛,朝贡进茶,图个官员们、绅粮们‘举住’(支持)哟!”

    ****武既然自命道尹大官,当然要做出一点大官的架势。为在泸州城稳住阵脚,坐稳道尹交椅,他对匪伙训话道:“哥儿一杆子张耳闭嘴,你我前有缘后有故,落在一窝‘草边’(哨棚),现时我等过了‘灰沟’(翻山越岭),进了‘广圈’(大城市),莫比一般‘生毛子’(乡巴佬)。哥儿一杆子千万要‘整住’(听招呼),‘摆摆渡’、‘过了河’(进城当了官),要给老烟留‘粉壳壳’(面子),二天再莫打“门神”(越墙打门),再莫‘牵票子’(绑票拉肥),再莫‘nfea1窑子’(烧房子),再莫‘拿梁子’(砍人头)。谁若“醒二活三”(乱搞不听招呼),我老烟‘认得圆的认不得扁的’(对事不对人),老子不‘毛’你是‘虾’的(不杀你不算人)。”可见,黑话暗语真是浸透着土匪生活的各个层面。分明是嗜杀成性的响马大盗,但又要给自封的官儿装点门面,摆出治乱亲民,束众威严的派头来。****武的“道尹”大官没做几天,他的匪伙也没把他的话当圣旨,一下子改变土匪习气不劫不抢不杀人了。因而,泸州城这堂堂道尹府治地,变成土匪渊薮,真是奇闻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