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马赛克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终日抓鹰反被鹰啄,曾易坑惯了别人,偶尔被人坑一次,也是情有可原的,尤其是被一个要自杀的人坑。曾易从接到系统提示,就知道,自己被坑了,执意要去兴王宝库也是不死心,想挽回一点损失罢了。

    曾易是真的害怕被兴王的残余势力追杀,那些杀手倒是无所谓,曾易是怕那些潜伏在朝廷里的兴王残余势力,兴王可是个握有实权的王爷,朝廷内部要是没有自己的势力,打死曾易也不相信,这些人要是想整曾易,那太简单了。

    曾易扛着晕过去的兴王女儿,往兴王府外跑去,要是迟了,被朝廷大军堵在兴王府里了,那可就不太好了。跑到大门口,曾易遇到了搜查一圈的三人,三人看着曾易扛着个人,惊讶的看着曾易。

    老大:“你这是,找不到东西直接抓人啊!”

    老三:“牲口啊!大牲口啊!连npc都不放过。”

    老四:“难道这游戏还能抓捕奴隶?”

    曾易可没空跟几人瞎哔哔,还了几人一根中指说了句:“老子没空!下线再说。”就跑出了兴王府。

    大街上乱成一团,曾易也拍被人看到,专门找了犄角旮旯走,在一个小巷子里,四周一看没人,把扛着女子扔了下来。刚刚光顾着找宝库,曾易也没有细看这兴王的女儿,这时在看,地上闭着眼睛都女子,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公主!昏迷!美人!没人!哇嘎嘎!要不......”好吧!曾易承认,在那一瞬间,他心里起了龌龊。

    看着美人一身绫罗绸缎,曾易心里默念:“阿弥陀佛!老衲可不是赚便宜啊!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啊,哇嘎嘎!”接着动手拔了小美人的衣服,曾易登着两个眼珠子,正打算仔细观察一下美人衣服的尺码,对!就是看尺码,没想到眼前一片模糊,接着系统提示,与npc关系为冷漠,加厚马赛克。“妈的!这马赛克打的,老子也是醉了!还特么的加厚马赛克,难道关系在进一步,还能变成薄马?”

    曾易赶快拿出一身普通的衣服,给小美人换上,还在地上摸了两把泥,抹在了美人的脸上。接着扛着她,直奔城门外。

    这时兴王的军队,被朝廷大军杀得也差不多了,军队开始陆续赶往兴王府,一路上曾易遇到很多玩家和npc,大家对曾易扛这个人,很奇怪,不过大家也没有说什么,在这个奇葩的社会,什么奇葩人都不见怪。曾易的计划是成功的,如果曾易没有给她换衣服,大家看到他扛着个一身绫罗绸缎的美人,肯定会怀疑美人的身份。曾易顺利的出了城门。

    再说宿舍三人,三人看到曾易扛着个美女跑了出去,集体鄙视曾易畜生不如,接着也都跑进王府寻找美人,结果可想而知,别说美人了,老妈子都没找到一个,兴王府的人除了兴王父子三人,早跑了。美人没找到,三人倒是找到了兴王父子的尸体,看着两个大老爷们的尸体,几人暗骂曾易的狗/屎运。

    几人都是雁过拔毛的主,尸体也不放过,老四招呼老大老三:“哥几个,扛着尸体,咱领赏去!”三人扛着两具尸体也跑出了兴王府,路上遇到的玩家在次惊讶“这是流行趋势吗?”三人才不管别人的眼光呢!扛着尸体一路来到朝廷大军指挥部,士兵看到三个敌方玩家,自然阻拦,三人高呼:“队长,别开枪!”

    一番交涉,三人总算是见到朝廷的官员,几人大骂兴王一通,细数了兴王无数罪状,说自己人在曹营心在汉,一心心系朝廷,在朝廷的号召下,决定叛变兴王,然后说自己经过艰难的进攻,最终诛杀了这对反贼父子!

    官员仔细查看了兴王父子的尸体,确认就是兴王父子,比较疑惑的是,两人好像是自杀的,不过这时候也不在乎那些细节了,随后重奖了三人,每人足有五千积分!

    曾易扛着小美人顺利出了西海郡,找了个没人的小树林,扔下小美人,曾易这才放下心来,总算不用担心被追杀了!曾易摇晃几下美人,美人眉头皱了几下,睁开了美目,看着曾易愣了片刻,接着双手环抱膝盖,无声的哭了起来。

    曾易看了一眼她,说到:“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自由了,看在你是个美女的份上劝你一句,不要辜负你父亲和你哥哥的期望!”

    美女听到父亲哥哥,一下子哭出声来,曾易真不是一个见了女人就脚软的主,要不是怕兴王残余势力,曾易都有想法,把她抓回去'赚点功劳。

    看着她哭哭啼啼,曾易也不想说什么了,正打算离开,没想到美人哭着说了句:“我,我的衣服呢。”

    这下曾易比较尴尬了,“那个,那个这不是怕你被发现吗!所以给你换了一身!”

    听了曾易的话,美人哭的更加大声了,哽咽着说到:“一天之内我失去了父亲和哥哥,还**与你。你,你让我,让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办?你要是不管我了,我只能去死了!”

    曾易一下跳了起来:“坑爹呢吧!这个锅我可不背!我告诉你,我可什么也没看到啊!”

    “呜呜呜!”美人也不说什么!就是哭,曾易也是蛋疼,刚被她爹坑了,现在又被威胁了,要是她死了,曾易还是逃脱不了追杀。是在没办法了,曾易恶狠狠的说到:“我可告诉你了,现在可是自由之身了,要我管你这个美人的话,我可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我,我已经**与你,一切,一切听你的。”美人低着头哽咽着说到。

    “妈的,亏大了,又要多养一张嘴了,还有老子是真的,什么也没看到啊!”曾易心里狂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