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老顽童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天亮,继续赶路,离大青山密宗金刚门,越来越近了,曾易也越来越来担心了,要是真的到了密宗金刚门,那里高手如云,根本就是没有逃跑的希望,曾易打算不管如何,在到达密宗金刚门之前,再次实施一次逃跑计划。

    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曾易想来想去,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下毒,不求毒死金轮法王,只要牵制他片刻,曾易就有机会逃跑了。

    走着走着,突然曾易叫唤道:“哎呀法师,走不动了太累了,咱们休息一下吧!”

    金轮法王皱着眉头”再有半日,就到我金刚门了,回宗门在休息“

    “哎呀!反正都快到了,也不在这半日了,咱们就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我可不想您武功高强,我累的实在走不动了”曾易躺在地上,死活都不在起来。

    看着死狗般的曾易,金轮法王估计,曾易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也就停了下来,看到金轮法王停了,曾易麻利的起身,讨好的说道:“法师我去找点野味!”说着就走向旁边的下树林。小树林四周打量,没有看到金轮法王追过来,曾易偷笑一下心里:“原本还想给他下毒呢,看来不用了,这么好的机会,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曾易正打算放出旺财逃跑,耳边轻轻飘来一句话,“不是要抓野味吗?怎么不动了。”曾易立马收起了逃跑的心,心里暗骂“尼玛,这是自带雷达系统啊,这么远都能发现老子!”

    活捉了一只野兔,曾易悄悄的在背包里拿出一堆毒药,思量片刻,也不知那种会对金轮法王这样的高手起作用,干脆每一样来一点。直接下毒肯定不行,这丫的生性多疑,曾易这点道行肯定逃不出人家的眼睛,不过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曾易也有办法,拿出水壶,曾易倒出一点水,施展他那可怜的内力,凝水成冰,把毒药包裹在了冰块里面,看了看手里活蹦乱跳的野兔,曾易把冰块喂到了兔子肚子里,然后自己拿出解药吞下。

    回到原地曾易提着兔子,还在金轮法王的眼前晃了晃,说道:“这草原的环境就是好,您看这野兔,长得真是肥美”

    说完,就在金轮法王的眼前,杀了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兔子,然后升起火堆开始烤肉,为了不引起金轮法王的怀疑,曾易甚至没有添加任何作料,就在金轮法王眼前,烤熟了兔子。兔子烤的外焦里嫩,香气四溢,曾易不由得味觉大动,撕下半支递给金轮法王,结果人家没接:“我不饿,你吃吧”

    曾易知道金轮法王还是多疑,便也没说什么,自己坐下吃了起来,边吃还边打量金轮法王,看到人家无动于衷,曾易开始着急起来,最后想到金轮法王是个草原人,便拿出了当时学弓箭时剩下的酒,要知道当时为了学习弓箭,曾易也是下了血本了,买的都是好酒,曾易一掌拍开了酒坛的盖子,顿时香气四溢,曾易豪爽的端起坛子喝了一大口,口中呼喊道“好酒,好酒啊!”说着偷偷观察了一下金轮法王,发现金轮法王果然没那么淡定了。

    随后拿着酒坛递给金轮法王,“来法师,尝尝我们中原美酒”

    金轮法王迟疑片刻,最终没能抵挡得住美酒的诱惑,接过了美酒,兴许是看到曾易也都吃了喝了,金轮法王接过美酒,也就合着兔肉,开始喝了起来。

    美餐结束,曾易坐在火堆旁边,偷偷观察着金轮法王,不一会,金轮法王皱起了眉头,显然毒开始起作用了,就在曾易暗自高兴的时候,金轮法王双眼满含杀气的看向曾易,曾易心里一突“妈的,这是怀疑我了,想要杀我啊,不行得做点什么!”

    曾易眼珠一转,突然捂着肚子大喊道:“啊!啊,我,我肚子痛,我怎么了,怎么浑身没力气了,啊......”

    金轮法王皱着眉头嘴里嘟囔着:“难道不是这小子下毒,那会是谁呢?能不声不响的给我下毒,想来这天下也就西毒欧阳锋有这本事了!”金轮法王嘴里嘟囔完,便大声说道:“欧阳兄大驾光临,何不现身一见!”

    曾易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心里“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搭理你,哼!”

    结果曾易瞬间被打脸,树林里传来一声:“哇!这不是老和尚吗?你在这里玩什么?“

    听到有人回应,曾易也是无语了,这都能遇到人,难道最近这些高手都显得没事干嘛?怎么扎堆出现,开会啊?曾易心里忍不住祈祷:”玉帝,佛祖,耶稣,真主保佑,来个正派高手吧!“

    也不知是哪位天使大姐听到曾易的祈祷了,这次来的还真是个正派高手,金轮法王听到来人的声音,“是你!老顽童”

    “啊,臭和尚,你竟然还记得我?”伴随着声音,一个身材微胖,两鬓斑白的老头出现在两人面前。

    曾易看着老头:”这就是老顽童,那个超一流高手?怎么那么像宿舍门口的看门老大爷啊。“

    金轮法王阴沉的看着老顽童:“你不在全镇教待着,跑到草原来作甚?”

    “全镇教?一点都不好玩,哎,臭和尚,草原有什么好玩儿的死吗?”老顽童上蹿下跳的完全没有一点一派宗师的样子。

    ”哼!这里可没有什么好玩的事,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哎!一点都没意思,走了,臭和尚”说着老顽童就要来开。

    躺在地上的曾易,心里狂吼:“老顽童,你眼瞎啊,没看到一个大好青年被绑架了吗?身为正派宗师,难道你就不应该救一下吗?”好吧其实,在看到来人是老顽童时,曾易想到了结果,老顽童天性纯真,压根就没有身为一个高手的觉悟,遇到没什么好玩的事,他压根就没有心情要管。

    看到要走老顽童,曾易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这次的机会要是错过了,那他就真的,得去金刚门出家为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