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作品:《穿成男主师尊了

    摸摸小可爱~达到50%订阅就可以解锁啦~或者稍等24小时哟~魏凌道:“不能御剑而已, 怎么你的灵识也废了吗?”

    陆无尘略显诡异的看了魏凌一眼,道:“弟子等会儿拉师尊上来。”

    魏凌本来想说不用的, 但想了一想, 最终没开口拒绝。

    陆无尘的四肢修长,动作身法灵活矫健, 腾挪之间, 一手抓着藤蔓,一手攀扯住附近的树干树枝,足底一个发力,没一会儿就爬到了两三丈的位置。

    魏凌知道那个东西还要往上一点,便对他道:“继续爬。”

    陆无尘朝下望了望,点头道:“好。师尊稍等。”

    又是小片刻过去, 陆无尘不但爬到了四丈左右的位置,还找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树枝交叉处, 给魏凌弄了一根长长的藤蔓甩下来。

    魏凌略带不屑的看了眼兀自摇晃不停的藤蔓, 一脸从容的走到树下, 微微提气纵身, 一个使力便往上纵了快一丈位置。随后他墨引点上树身,一个借力又跃了近一丈的距离, 如此点了几下,不过眨眼功夫, 就又轻又稳的落在了陆无尘对面的树干上。

    “……”陆无尘。

    “……”魏凌。

    “……师尊这老胳膊老腿儿可真利索。”陆无尘面带微笑。

    魏凌右手持着墨引, 往左手掌心敲了一敲, 装作没听到陆无尘的话道:“妙音钟为什么把为师带进来, 你知道吗?”魏凌一边看着对面表情僵住的主角,一边在心底吐槽,本座被你拽到这鬼地方,你丫的竟然还敢对本座有意见,嗯?

    陆无尘似乎明白了魏凌话中的意思,于是不再说话,开始起身清理四周的藤蔓和密密麻麻的树枝树叶。

    魏凌撇了下嘴,心想主角的脾气还挺大。

    过了一会儿,主角把四周阻碍视线的东西全部清理完成,魏凌便闲闲的靠在身后的树枝上淡声道:“坐忘峰心法修的是心境,所以元魂之力会比一般的修士强上一些。这幻境虽然限制了你我的灵力,但元魂之力还在,爬一棵树自然不在话下。”见主角看过来,魏凌道,“只是你修为太低,感受不到太多的元魂之力,更别提去好好运用这股力量了。”

    陆无尘站起身道:“弟子日后定会好好修炼,争取不再连累师尊。”

    哦……只是争取而已啊。

    魏凌抬了抬眼皮,不甚满意道:“你知道就好。为师看这幻境没有什么恶意,大概只是想给你指引些什么机缘。你看看这上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印记。”

    陆无尘每个粗壮的树枝上都来来去去的找了一遍,回道:“没有。”

    魏凌心底大呼不可能,面上却作出一副高冷姿态,冷冷憋出三个字:“……再找找。”

    于是主角继续四处翻找,魏凌继续死鱼眼盯着忙碌的主角。

    半盏茶时间过去,主角重新汇报:“弟子找遍了,确实没有。”

    魏凌想了想,道:“那就下去吧。”

    陆无尘:“……”

    见陆无尘嘴角微抽却说不出话的样子,魏凌心情大好的上前拍拍他肩膀:“机缘这个东西强求不得,或许下次换个人陪你来,这东西就出来了。”

    陆无尘眼角既缓且慢的抽了一下,对上魏凌的视线道:“师尊的意思是?”

    魏凌道:“妙音钟乃是拥有自主意识的上古仙器,它既然织出这样的幻境把你拉进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信息或者机缘要告诉你。你现在随随便便的把为师也拉进来,它气你拽进来的人不对,所以把信息和机缘都藏起来了。”

    魏凌说完,心情不错的再次拍拍陆无尘肩膀,越过对方朝前走出几步,随便抓住一根藤蔓就要下去。

    陆无尘道:“师尊,你说的……”

    魏凌眼也没抬的打断他:“老老实实下去找出路,别浪费时间。”

    陆无尘在魏凌语声落下的瞬间,坚持把自己未完的话说完:“师尊你说的……是不是这个?”

    “嗯?”魏凌抬头,质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脸见鬼的看着自己刚才倚靠的树干。

    因为脚下的这棵树本就十分粗壮,所以它树身上最小的枝干也有成年人的胳膊粗细,而魏凌刚才倚靠的,是一个足足有少女腰肢般粗细的枝干。

    现在这个枝干上,赫然出现一个直径约有一尺、微微发光的阵法印记。这印记粗粗看上去似乎是由一个个没有规律的怪异符号组成,细看之下,却并不是这样。

    魏凌看得出来,这些怪异符号一直在移动,它们正按照某个规律不停变换位置,看得久了,会让人产生一种陷入无尽漩涡的眩晕感。

    至于符号……看起来很像21世纪博物馆里面陈列的那种甲骨文符号。

    魏凌收回惊讶的表情,微蹙着眉不说话。

    陆无尘刚才找遍了上上下下所有枝干,却唯独漏掉了魏凌倚靠着的这个。

    一阵暖风吹过,乱了两人的发丝和衣袂。魏凌抬头和主角对视一眼,忽然有种想要捂脸遁走的冲动。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陆无尘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道:“师尊有没有想过,或许妙音钟选的人不是我,而是师尊?”

    魏凌脸更冷了:“试试。”妙音钟选了谁,不用试魏凌也知道。但既然主角都这么说了,试试也无妨。

    陆无尘点头,转身走到那个树干前,伸手临摹了一遍那上面微微发光的奇异符号,道:“鸿蒙印记。”

    魏凌皱眉:“什么鸿蒙印记,这明明就是你们方……”

    陆无尘“唰”的一下看过来,魏凌霍然闭上嘴,若无其事的继续道:“方便你们记忆胡乱取的名字。”

    魏凌心跳宛如擂鼓,暗道还好自己反应快,不然方丈两个字出来,恐怕他就是长八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陆无尘没有接话,也没有收回视线,眼底的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魏凌被陆无尘盯得心中忐忑,便故意冷下脸道:“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外面门派大比就要开始,你是要为师陪你耗在这里吗?”

    陆无尘垂下眼脸,再抬眸时已经恢复常态:“师尊放心。”

    陆无尘说完,右手食指与中指并剑,一道剑气划过他左手掌心,殷红的鲜血立刻淌了出来。

    魏凌脚尖轻点,飞身过去伸头看了看,催促道:“把血滴到印记上。”

    陆无尘照做。然后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

    魏凌“噫”了一声道:“你是不是……”被夺舍了几个字被魏凌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他下意识的与陆无尘错开几步,身子保持一些距离。

    陆无尘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忽然有些阴狠,抬头对魏凌道:“师尊想说什么?怀疑我是不是袁陆?若我不是呢?是不是现在就杀了我为修仙界除害?”

    魏凌没料到主角反应会这么大,反射性道:“胡说什么呢?我刚救了你就杀你,那我的元气不是白白浪费了。”

    陆无尘咧嘴一笑,森森白牙看得人心里一寒:“你果然是后悔了!”

    “我后悔什么了?”魏凌察觉陆无尘状态不对,手持墨引对着他肩头一戳,“你这是入了什么魔障!醒醒!”

    纯澈的元魂之力入体,陆无尘身子一颤,瞬间清醒过来。

    “师尊……”陆无尘脸色煞白,眼底的神色隐隐带着一丝挣扎之色。

    魏凌面无表情道:“应该是妙音钟设下的魔障,无事。”

    无事……个屁!这小兔崽子稍稍被这阵法上的符号一影响就这么面容狰狞想要弑师了,这以后指不定还要怎么样呢!果然他就不该收下他!更不该三番两次出手救他!

    魏凌在心底对自己一阵唾弃,恨不得时光倒流重新抉择,把主角这个不□□扔到十万八千里外的九天云霄。但他脸上却是半分不显,依然冷淡自持的站着不动。

    脑中万千思绪辗转而过,魏凌想着两人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便对那树干上的奇异符号道:“既然把我们弄进来,就别这么磨磨蹭蹭的,想要做什么直接来吧。”

    魏凌话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然感觉到脚下的整个树身都在颤动似的。随后他的面前忽然出现数条极粗的藤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他的四肢和腰身缠绕了起来。

    ……tf?!

    这特么的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的就开始玩捆绑play了?

    “师尊!!!”陆无尘也是被眼前突发的情况弄得一愣,下意识的伸手去拽缠绕住魏凌身子的藤蔓,结果下一秒,藤蔓一松一勾,将陆无尘也一起勾到了藤蔓的包围圈中,将两人面对着面的缠了个死紧。

    魏凌:“……”

    看着和自己胸膛贴着胸膛,脸颊贴着脸颊的主角,魏凌一双墨玉般的眸子里全是炸裂的细碎光芒——他娘的快放老子出去!快放老子出去啊啊啊啊!!!

    魏凌听到那提灯笼的人道:“快起来,别装死了!”

    细弱的应答声传出,那孩子艰难的动了下胳膊,却怎么也撑不起身子来,最后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那提灯笼的人“嘿”了一声,折返身子去取了一样东西。等他回来的时候,一瓢带着腥臭味的脏水便泼到了小孩身上。

    魏凌想要阻止,但身为局外人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穿过了铁栏,穿透了那提灯笼人的身体。

    魏凌回头,看着被折磨得半梦半醒的男孩,一时间手脚发凉、心尖儿胀痛。

    这是陆无尘的过去,是陆无尘灵魂深处的记忆。

    魏凌沉默的站在牢笼外,一时间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渐渐地,四周重新陷入黑暗,那个提灯笼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这里再次变得漆黑、腐朽、死寂。

    直到牢笼中有小小的声音传来,弱弱的叫着“疼、疼”,魏凌才终于回过神来,重新走进笼子,用灵力伸手化出一个光团,一点点靠近那个孩子。

    就在指尖将要碰到对方身体的时候,一个声音猛然闯入他的耳中。

    “师尊!”

    声音的主人就在他身后,魏凌动作宛如被定格了一般,很久之后才缓缓回头,看向身后的少年。

    “师尊。”对方仿佛在确认什么似的,再次叫了一声。

    魏凌霍然起身,先是回头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男孩,再看了看面前长身玉立的少年,最后压下心中的情绪,勉强淡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陆无尘没有回答魏凌的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魏凌心中忐忑,便开口重新问了一遍。

    陆无尘道:“师尊是怎么进来的?”

    这个问题他也想问好么?魏凌憋着一口气道:“为师正在给你疗伤,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这里。”

    陆无尘的脸色一时间变得很精彩,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最后撇开头道:“……对不起。”

    魏凌眉头一皱:“不用你对不起。”

    两人一时无话。

    此时魏凌身后的男孩儿还在地上弱弱的呻吟,两人的对话一旦停下来,这孩子的呻吟声便被无限放大,清晰而又迅速的传入两人耳膜之中。

    陆无尘重新看向魏凌,脸色略有一些扭曲:“这些一定脏了师尊的眼睛吧?弟子这就毁了它!”陆无尘说完,立刻绕过魏凌走到小男孩身前,居高临下的挥出一道灵力。

    白色的灵力直直的没入地上那孩子的体内,蜷缩着的人影瞬间变得支离破碎,连附近的牢笼和黑暗也一起快速的消融于空气之中。

    魏凌:“……”好端端的怎么生气了?

    魏凌想不明白便不再去想。他见四周渐渐有了丝丝的光亮,便收回手中的光团,转身看向背对着他站着的陆无尘。

    这一看,不得了了!

    或许是幻境的缘故,又或者是魏凌刚见过小时候的主角的缘故,恍然间,魏凌竟然觉得这个背影看似笔挺坚强,实际上却脆弱无比。好像只要他再那么稍稍的去刺激一下,他就可以立刻瓦解这个人的所有伪装与防备似的。

    这种感觉,挺糟糕的。

    魏凌走上前,轻轻握住他骨节发白的拳头,道:“放松。”

    令魏凌没想到的是,陆无尘立刻就转回了身,对他道:“这是幻境,弟子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