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隐匿神甲

作品:《盖世唐皇

    李世民走出书房之后,就走到地窖上方的棚屋内,把他的神血睚眦重新拼装在了一起。

    时隔一日,他已对神血魔脉的能量控制装置,做了不小的微调。当然他现在,还远没法做到尽善尽美的地步,神血睚眦内部这些零件的使用寿命依旧堪忧。不过在他看来,这尊战甲已经可以使用了。

    要想彻底掌控出这台神阶动力炉,他必须收集更多关于前者的数据不可。而一场实战,正是测试这神血魔脉的绝佳方法。只是闭门造车的话,他对于这台神阶动力炉的了解,永远都浮于表面。

    随着李世民将着甲的机关按动,那神血睚眦瞬时分解成了一块块的甲片,以潮卷汹涌之势,覆盖上了李世民的身躯,

    仅仅须臾,李世民就已化为一头背插双翼的赤红色钢铁怪兽。而随着墨甲表面的符文,光华闪动,这尊甲又渐渐转为了暗黑颜色这正是那神出鬼没之术发动的异像。

    李世民先是默默感应着这套甲的各个部位,接下来又尝试着,驾驭神血睚眦走动。

    这很轻松,他毕竟是亲手将神血睚眦拼装出来的人,加上本身在御驾术上的造诣,也极其了得,所以适应的过程极快。

    在凑出棚屋的时候,他还只能笨拙的走动,可当他来到西跨院的时候,就已能操纵这尊甲,施展出他不久前才修炼出来的秘术幽游萍踪。以极其灵巧的动作在地面滑行,来到最西面的花园内。

    到了这里之后,李世民就询问早就等候在此的樊世兴:“我吩咐你的事情,可已办好了?”

    樊世兴没有第一时间答话,而是先指了指对面。李世民顺着他的所指之处,看了过去,随后就发现又一块足有二人高的青色石碑,已经摆放在了十二里外的河对面,

    “主上吩咐说不能引人注意,我就只能找来这么大一块玄青石。不过厚度达到七尺二,勉强能达到少主的要求。”

    樊世兴语声里,略含着几分得意:“我猜主人您是要把这东西当成箭靶用,所以已提前送到了那边。”

    李世民哑然失笑,赞赏的拍了拍樊世兴的肩膀,随后就从自己的背部,取下了一张有着宛如龙翼般弓臂的暗黑色长弓。

    这正是神弓射岳,在神出鬼没的作用下,这张弓原本珊瑚色的弓体,赫然也转换成了纯黑般色泽。

    此时他的眼内,已经出现黑白二色的阴阳鱼,徐徐转动。

    阴阳元瞳带给他的,可元远不止是过人的视力,洞穿幻术与部分物质的异能,还有着超人一等的观察力,

    此时从南岸到北岸,一切的风速,风向,湿度,距离等等,都巨细无遗的映照入李世民的心念间。而此时汇聚再他周身左右的青黑色罡气,也正如蛇一般,缠绕住了他右手握着的一支三棱重箭。

    “主上你是准备今天就行动?”

    这声音来自于李世民的身后,正是无面箭罗礼:“就不打算留出一段时间,适应你这尊战甲?那台神血魔脉实在太不靠谱,难道你要直接驾驭着它去杀人?”

    “我已经没时间!”

    李世民的神色依旧肃然,全力将自己的精气神,聚而为一。

    而射术一以贯之的诀窍,也正在于专注,

    “天子已在太原巡视半月,想必数日之后就将回京,这几天时间最为关键。何况我延请你无面箭的目的,不正是为防意外?”

    “说实话我已有些后悔了,看来这次,真是卷入烦。”

    那罗礼微微一叹:“那时是真没想到你李二郎,还有着这样的胆量。”

    可他一方面在后悔,一方面又很期待,他这位主上到底能在这东都中,掀起什么样的波浪出来。

    “只是让你望风而已,有这么为难?”

    李世民一声失笑:“你的风险应该很低,毕竟杀人的是我不是你。”

    “望风自然无妨,可我担心你这尊甲半路抛锚,我该怎样才能掩护你脱身。”

    罗礼一声嗤笑,随后又用无奈的语气道:“算了!我看来是没法让你回心转意,君上你自己小心吧。顺便转告一件事,章北斗已经答应了我,最近几天就将赶至东都。”

    就在这刻,李世民的身前,蓦然有一条黑色的光影穿梭而出。

    从搭箭到开弓,再到放弦怒射,整个过程都用不到四十分之一个眨眼,在这之后片刻,才有箭支射出引发的音爆声,传入到了众人的耳膜内。

    那重箭虽快,似如白驹过隙,却仍需一定的时间,才可飞越洛河。李世民随手将手中的射岳弓放回到了自己身后的弓袋内。

    “那就定在五天之后,你让他寻一间毗邻洛河的客栈入住,我夜间会去寻他。”

    当语落之时,他们的河对面,忽然闪现起了轻微的火花。李世民遥目远观,发现自己的三棱重箭,无比精准的击中了那块玄青石碑的最正中央处,随后透石而入,直至没羽,并从那石碑之后,透出近半箭身!

    “好箭!”

    那无面箭罗礼,忍不住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叹:“厚达七尺二的玄青石,居然也能一举洞穿,箭力好生了得。这即便是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也必将命归皇泉。”

    其实关键不在箭力,而是那重箭飞出之后,在飞跃洛河的过程中,近乎于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的异声。箭身也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即便是他,也没法寻觅其轨迹。

    而罗礼更隐隐从这一箭,看到了李世民的武意。尽管仅只是微不足道雏形而已,可他应该没有看错。这个家伙,明明只是依靠丹药之力,初入二品而已,却居然就已摸到了武意的门槛这份天资,真让他不知怎么说才好。

    “刚才,你应该还没用全力?”

    “七成左右!”

    李世民清晰的听见耳旁,传来罗礼的惊叹声,他却微一摇头:“我这可不是有所保留,而是再多的话,就控制不住。”

    旁边的张雨柔,此时亦是面含惊容。

    她目力不佳,看不多对面的情况。可有外丹与手中那么银镜的帮助,还是能准确的将河对岸的那面石碑,映入眼内。

    尽管早已对这尊墨甲的性能了然于胸,可张雨柔依旧震惊不已,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化身为神血睚眦的李世民。

    她知道李世民这一箭之所以强大,并不单纯是因神血睚眦,而是这位的武道进境,在这几日内又有了不小突破。

    可这离前次她见李世民施展一以贯之的时候才多久?这样的武道进境,简直就是一日千里了。

    而据张雨柔所知,李世民每天的大多数时间,都是用在神血睚眦上,在武道上用的时间心力,都不到四成,

    而等到张雨柔醒过神的时候,就发现她眼前的这尊暗黑墨甲,赫然已消失无踪,不知去向。

    张雨柔再游目四顾,却只见四下里都是一片黑暗,根本就寻不到神血睚眦的踪迹。这尊高达两丈多,远远算不上轻盈的墨甲,就仿佛自始至终都不存在,

    “神出鬼没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张雨柔一声轻哼,再次手结符印,打入到了那面银镜内。而下一须臾,就有一道白色的光点,现于其上。

    就只这片刻的时间,李世民的神血睚眦赫然已经沿着河岸,跑到了二里开外。

    张雨柔不敢耽搁,急忙将她的那件斗篷披上,然后整个人也融入到了黑暗中化为一,追寻着镜中那白色光点离去的方向迅速遁行。

    她的这面神照观玄镜,其实还远不足以察觉李世民那尊神血睚眦的行踪,那神出鬼没之术,也是真的很厉害。

    这次她之所以能够辨识神血睚眦的方位,是因她提前记录下了这尊墨甲与神血魔脉的能量特征及气机,可一旦双方的距离,拉开到了五里,那么她就再没有追上李世民的可能,

    李二郎以为将她抛下就可以,可她自然有的是办法,让这位小恩公的图谋不能得逞。难道她自己就没有脚么?

    李世民只走出了七里多路,就已知道张雨柔已经追在自己的身后。

    这倒不是他自己的本事,尽管周天玄灵元炁咒在灵机感应方面很是灵验,而神血睚眦的感应能力,也被他特意强化过。可张雨柔那件斗篷形状的法器,也很是不俗,有着毫不逊色于神血睚眦的隐匿之能。

    他之所以能够得知,还因是罗礼的提醒之故,后者始终都随在李世民身后的四里距离,也很快就发现了他们后面的这条尾巴。

    张雨柔的法器固然了得,可在这位位阶一品,身经百战并凶名赫赫的顶级神射眼中,又未免有些不够看,

    李世民不禁暗觉无奈,他是真不想在今夜的行动中,带上这么个累赘,那会让他分心,难以专注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