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见白谒陵

作品:《我从末法来

    第175章见白谒陵

    等到晚上的时候,楚荆歌见到了白谒陵。

    “我们这边得到消息,听说北辰府的人在蜀州府对你动手了,最后怎么样”迎仙阁二楼的接待厅中,只有白谒陵和楚荆歌两个人,他随意的问道。

    楚荆歌愣了一下,没想到白谒陵他们也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

    “还好,最后因为一个人暂时的走脱了。不过,鹤鸣山的资料库之中,那个人的名字始终都没有出现过。我也不确定这个人的真正身份,大概猜测出来这个人应该就是北辰府的嫡传弟子。”楚荆歌简单的说道,将代忘书的事情说了出来。

    白谒陵沉吟一声,敲着桌子,思索良久才是说道“这个人应该就是北辰府的一位嫡传弟子。但是隐藏的非常之深。我们对于北辰府的渗透工作虽然一直在进行。但是这种深层次的消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挖掘到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

    代忘书的出现,让白谒陵不得不正视一下这个问题了。

    在这之前,白谒陵还能说是情报部门自己内部的矛盾,但是现在代忘书的出现,彻底的让白谒陵打消了这个念头,情报部门的确需要一番整顿才行了。之前的种种事情,楚荆歌的行踪被人在北地泄漏出去,直接导致楚荆歌在沧州十分的被动,甚至是在蜀州府的时候,都没有选择联系宗门的人。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楚荆歌本身就是来自幽州修行界的人,宗门之中,很多人都怀疑楚荆歌的忠诚度,现在这一次在蜀州府遇到如此大的危机,都没有联系上鹤鸣山的人,更加说明了问题。老道认定了楚荆歌就是衣钵传人,白谒陵也没有办法改变,未来的炼心殿殿主也将会是他,现在和鹤鸣山的人不和,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在蜀州府遇到了危险,为什么没有联系宗门的人”

    “北地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干净,我不想联系宗门的人,毕竟到现在为止,我的行踪被人泄漏出去,就是北地情报部门的事情。”

    楚荆歌表现得非常平静,让白谒陵有些无可奈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次楚荆歌在沧州遇到这么多的麻烦,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情报部门的原因。不过,白谒陵早就没有掌控情报部门的手段,即便是想要重新掌握权力,那也得慢慢来,不可能在第一时间结束掉现在混乱的权力关系。

    “这件事还在彻查当中。北地的根子都已经烂掉了。我们之前也没有什么察觉。这一次你的事情一出来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白谒陵解释道,“宗门的人正在着手治理北地的问题,不用等到金盆洗手大典结束,应该就能给你一个交代了。”

    “苏长老那边是什么意思还要继续等”楚荆歌没有想法,就是想问一下那位苏长老,到底是需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将那个暴露自己行踪的人交出来,楚荆歌在沧州的时候,心中就憋着一股子气,任谁也想不到,在沧州的时候,不是因为别人,反而是在鹤鸣山的人,在背后捅了一刀,直接让楚荆歌腹背受敌,就算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楚荆歌都没选择和鹤鸣山联系,就是害怕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苏师叔掌握大局运转,也需要维稳。这件事情牵扯很大,一旦端掉了北地的根本,相当于重新选择人前往北地。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我也没有办法干涉其中的事情。毕竟你也知道,情报部门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中。”白谒陵说道,伸手端着茶碗微微抿了一口,“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苏师叔和你师父算是故交,这几年的时间,虽然很少见面。但是你的事情,绝对会有一个完美的交代。这件事的影响太坏了,苏师叔即便是有私心,绝无可能在这个时候表示出来。”

    白谒陵看人非常的准,苏博文现在就是骑虎难下,可能北地的情报部门有一些人不好动,但是苏博文不动不行。在这个时候,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能掉链子,老道交友满天下,如果被人知道自己的衣钵传人在来鹤鸣山的时候被自家的弟子背后一刀捅上去,那绝对是要当场翻脸的。

    白谒陵还不敢让老道知道这件事情。

    “我也不知道苏长老承担的压力有多么的大。但是我这一次被人捅了一刀,绝对不能这么结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不会让这个问题就此沉下去。情报部门积重难返,那就得重组了。”楚荆歌简单的表明自己的观点,“掌门,我想你也非常乐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吧毕竟当初最开始的时候,情报部门本来就是隶属于掌门人的管辖范围。但是上一任不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竟然让苏长老拿到了掌握权。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交接权力。很多事情,继续拖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现在的中原修行界局势越来越不明朗了。情报部门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可能就是一个隐患了。”

    白谒陵苦笑,他是知道楚荆歌的意思。

    不过这个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就算是白谒陵想要夺取情报部门的掌控权,但也得经过一系列的事情来慢慢蚕食掉。如果一时间拿走苏博文的掌控权,恐怕宗门的那些位长老们也不会同意。

    “这件事不用再说了。我这边明天和苏师叔问一下,看看具体的情况到了什么地步。如果能行的话,最近就能将那个人交出来。不仅仅是你着急,我们这群老一辈人也非常着急,毕竟这个人能泄露你的行踪,未来就指不定泄漏谁的行踪。大家都是有弟子的人,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白谒陵安慰了一句。

    他们也的确非常的着急,这几天的时间,很多的长老都在询问这个事情,未来的局面扑朔迷离,越来越多的年轻天骄开始出现,意味着竞争的激烈,每一代的陆地仙果位,只有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