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说定了

作品:《天行战记

    第199章 说定了

    到了勇气矩阵俱乐部,夏北先打扫清洁,泡茶。

    虽然已经是下午了,而且办公室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平常还长期不在。但身为后勤部门的小跑腿,夏北知道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专职助理部就在后勤部办公区,处于各大部门的包夹之下。平常不少新招进来的后勤职员看自己的眼神都是绿的。再加上来来往往的部门boss们,自己有心无心的举动,恐怕都被看在眼里。

    将办公室整理一番之后,夏北就按照惯例先去串门。

    中午午休时间,大家伙儿都喜欢聚集在茶水室里聊天。文歆禾,章丽,孟蟠,汪波,萧铮等等,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而和夏北上午所见所闻一样,今天的俱乐部茶水间里,也是一派义愤填膺的凝重氛围。

    全息光幕上,正播放着关于狄图星族攻击银河神界大本营的详细实况录像。

    夏北静静地看着。

    全息屏幕上的镜头画面分了很多个。几乎是从各个角度,完全再现了这场战斗。

    只见浩瀚的神界大陆边缘,银河人族的城堡静静地悬浮在半空。

    这一次神界大陆夺宝战开启,身为弱旅且深知自身定位的银河共和国,还是和往常一样,选择了外围比较偏僻的一个锚点。试图远离争斗最为激烈的区域,只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捞点汤水。

    然而没想到的是,银河共和国再度被宿敌狄图星族盯上了。

    狄图星族的悬浮城堡,抛锚在了距离银河共和国城堡两个区域的锚点。随后,一支超过三千争游者的队伍,横穿山林,在银河的争游者们刚刚以锚点为中心,四散探索的时候,发动了袭杀。

    丛林中,一名银河争游者正在疯狂地奔逃着。可随着光芒一闪,一把飞剑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飞回到一个狄图族争游者的手中。

    银河争游者扑倒在地。

    狄图族争游者上前搜索了他的尸体,还狞笑着吐了口唾沫,这才纵身离开,去寻找新的猎物。

    另一个镜头中,一支护卫着一名地境职业星斗士的银河小队,陷入了狄图族的围攻之中。这支小队数十名军方星斗士全部阵亡,而那名职业星斗士苦战之后,被一名实力强大的狄图族人一把抓碎了喉咙。

    新闻字幕显示了他的身份a级职业俱乐部蓝箭主力选手,包星海

    这意味着,这位职业星斗士的职业生涯就此止步

    更多的杀戮,发生在山林里,丘陵上无数人在互相拼杀,无数人在奔逃,无数人在惨叫。

    画面中,银河共和国的争游者纷纷从四面八方向悬浮城堡所在的安全区逃去。

    一开始还是有组织的撤退,但到最后,则完全是溃败了。

    只见以共和国城堡锚点为中心的四周平原上,到处都散落着银河争游者的尸体。而狄图族人还在疯狂砍杀。

    终于,当最后一个银河争游者倒在血泊中时,安全区外,再无一人。

    城堡静静地悬浮着。

    城堡下方投射的幻形光墙,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安全区。光墙内,银河人伤痕累累,脸色灰败。光墙外,狄图族人哈哈大笑,耀武扬威。

    茶水室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在这无尽的屈辱中沉默着。

    如果说,普通民众还能够愤怒地骂上几声以宣泄情绪的话,那么,身为职业星斗士的一员,大家连这个资格也没有。

    午休结束的音乐声响起,不知道是谁关掉了电视屏幕。

    大家沉默地出了茶水室,各自散去。就连平常如同快活的小鸟般叽叽喳喳的文歆禾,章丽,也反常地没了声音。

    而就在夏北等人按照惯例,准备进战术室听取今天的训练安排时,文歆禾忽然转过头来,对众人叫道“喂,你们几个”

    大家扭头看去。

    “如果你们以后要去神界,一定要多杀几个狄图人”文歆禾咬牙切齿地道,“听到没有”

    “对”章丽附和道。

    女孩们认真的样子,让每一个人都心情复杂。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正因为如此,女孩们的眼神和期盼,才让大家愈发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份量。

    一种被人所期待着的使命感。

    沉默中,孟蟠伸出手来,笑道“说好了,来击个掌”

    文歆禾红了眼眶,却噗哧一笑,和章丽对视一眼,拉着手走过来“就是嘛凭什么他们就要冲我们吐口水,凭什么我们就要被他们屠杀,凭什么我们就打不过他们总有一天我们要报仇”

    两个女孩一边忿忿地说着,一边和孟蟠,萧铮等人一一击掌。

    孟蟠等人走进了战术室。轮到夏北的时候,眼看夏北要过去,文歆禾瞪眼道“还有你”

    夏北看着两个女孩竖起的白生生的手掌,笑了起来“当然。”

    他伸出手,在她们的手掌上一一拍过。

    “说定了”章丽笑道。

    感受着手掌上残留的温度,夏北微笑着,却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定了”

    天行世界,凡界。

    古堡练功场上,夏北手持大觉枪,一遍又一遍地锤炼着大觉枪法第一式“大梦初觉”。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百临城深山气候变化多端,时而大雨瓢泼而下,时而烈日高悬,时而风沙弥漫。可少年的身影,就如同他手中长枪一般笔直,牢牢地扎在练功场上,挥汗如雨。

    凉亭里,季大师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

    古正侍立一旁。

    少女尚耶则盘膝而坐,大梦剑横于膝上,闭目行功。

    俄而,在刺出一枪之后,练功场中央,少年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风沙渐起

    铮少女膝头的大梦剑猛地一跳,便宛若要挣脱什么,破空而去。

    少女被惊醒了。

    季大师长袖一拂,一股柔和之力将大梦剑笼罩住,镇压下来。旋即轻轻咦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到凉亭边,目光饶有兴味“有意思。”

    场中风沙越来越大,渐渐形成了一道宛若龙形的风卷。

    少年的身形在风沙中若隐若现。

    一张星图,徐徐展开,便如同改换苍穹一般,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

    而星图上那游走的星辰,光芒纵横,在风沙中愈发变得迷离起来,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神秘莫测的感觉。

    “这是”古正感到自身气机受星图触动,有些惊讶地问道。

    “此子天赋实在可怕,会神境内,他对任何武学的体悟,都远较常人更快,更深,”季大师面带欣喜地道,“大梦大觉若非大梦,何来大觉。反之亦然。是觉是梦,只在一念之间”

    说着,季大师扭头看向尚耶。

    这两日,风辰进境神速,有会神境的辅助,加之自身刻苦修炼,这一招大梦初觉已然自入门,连破粗通,精通两关。

    如今看来,已经摸到了小成边缘。

    可尚耶的大梦剑法第一式“繁华若梦”,却还只刚刚达到粗通境界。

    因为大梦大觉两门功法,同出自大衍诀,相生相克,也相辅相成。因此,借着风辰气机牵引,季大师这番话,也是对少女的一番提点。

    然而少女迷迷糊糊,目光懵懂,看起来似乎什么也没听进去。

    季大师哑然失笑。

    他上前一步,朗声喝到“还等什么”

    这一喝,场中少年积攒已久的枪势,骤然引动,一声龙啸,青色长枪化龙而出,其势磅礴浩荡,宛若群山之巅千年积雪,一朝崩裂,滚滚而下。

    轰一声巨响

    星图风沙形成的迷梦苍穹,被这雪亮的惊艳一枪破开,无数星光汇入抢芒之中,宛若风助火势。青光张狂肆虐,光芒一闪,隔着足足百米的古堡城墙竟被陡然破开一个大洞,碎石爆射

    大梦初觉小成

    “好”季大师和古正齐声喝彩。

    两人话音未落,忽然,身旁传来一声剑鸣。剑气波动间,天空中,繁华盛开,一道状若彩凤的剑光一闪而逝,破空刺在城墙上。

    刚刚被轰出一个大洞的城墙,再度炸开。

    碎石爆射,尘烟弥漫。

    长剑如凤,在空中得意洋洋地清鸣几声,这才翩然折返,没入了少女怀中的剑鞘中。

    这一刻,不光季大师和古正都愣了,就连场中的夏北,也是一阵愕然。三双眼睛都聚集在尚耶的脸上。

    少女眼中凤形光芒消散,迷迷糊糊地道“我的繁华若梦,也到精通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哑然。

    季大师和古正分别身为天境地境强者,自然能感受气机。而夏北身怀大觉神功,自然也心生感应。

    少女这一剑,完全就是受刚才那一枪的气机牵动形成的。

    “人家苦练,你倒是捡了个便宜,”季大师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尚耶,“不过,这倒也是你的运气。”

    正说着,忽然,一阵急促地马蹄声从古堡城门处传来。

    葛伯回来了。

    我觉得我很快就能破三少的纪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