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遗憾的话,那就,怦然心动吧

作品:《总裁的第一宠妻

    北沐景一见到向绾,眉眼里就全是笑。

    “别愣着了,进来呗。”

    念凉凉坐在脚凳上歪着脑袋看门口的两人,语带调笑。

    北沐景这才往里看了一眼,发现里面还有人。

    他愣了愣,刚还以为这是向绾的独立房间。

    两人进了房间关上门,他将外衣的扣子解开,刚脱掉向绾就顺手接了过去轻轻整理着。

    北沐景手一顿,愣在了半空。

    向绾将衣服放好,又踮起脚将他脖子上的围巾摘了。

    “冷吗?”

    向绾有些好笑的看着手上的围巾,这个季节穿衣服还真是

    爱美的女生早已经褪下了厚厚的寒衣,裙子热裤各色丝袜,她家这个老干部竟还穿着外套带着围巾。

    “不冷。”

    北沐景愣神过后,心里猛地一暖,笑着摇头。

    “我想也是。”向绾捏着围巾吐槽道:“今天这么热,你怎么穿这么厚?”

    “那还不是因为心尖尖一声不吭跑了去,让人家心间好冷好冷”念凉凉笑着双手捂住心口,一副夸张的伤春悲秋。

    向绾没说话,直接将手里的围巾冲她甩了过去。

    闹了一会儿天渐渐黑了,厉瑾还没回来。

    “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盛南城问道。

    “别了吧。”念凉凉摇头:“表哥心里肯定憋屈,助理也肯定跟着呢,应该不会有事。”

    北沐景这会儿才主动问了句:“怎么了?”

    向绾就将之前的事情一说,然后三个人齐齐看着他。

    北沐景听完叹了口气,像是有些无语。

    “这谢家”

    刚开了口,下意识的就闭了嘴,回头看着向绾。

    念凉凉和盛南城都被他这样子逗得一乐,念凉凉打趣道:“啧,看这样子,你有不少事瞒着我们绾绾啊,这回露馅了吧?”

    向绾双手环臂,懒洋洋的看着他。

    北沐景一看就知道她没生气,而是跟着一起看自己热闹。

    他笑笑,简单解释以证清白之后才说:“那这样,先看看厉瑾的意思吧,然后我可以去谢家走一趟,老领导应该还是好说话的。”

    “真哒!”

    念凉凉顿时开心了。

    “什么真哒?”

    她那一声喊,正好压住了门卡开房门的声音,几人同时回头看着厉瑾。

    “嗯?”厉瑾一看挑了挑眉:“沐景也来了。”

    “刚到。”

    “那正好,一起吃点东西,饿了。”

    厉瑾也没坐,直接一挥手。

    晚饭后几人也没急着回酒店,在街上散步逛着。

    “哥,你下午去哪儿了。”

    “我去附近的小广场逛了逛,那里有很多白鸽,我还喂了鸽子。”厉瑾笑着回头,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下:“是不是以为我去找了她?”

    她本来还不好直接问,但见厉瑾这么神色淡然也不怕了,还有点失望:“原来没去啊。”

    厉瑾笑了,伸手揽着她的肩膀叹了口气:“你应该找过她了吧。”

    念凉凉一愣,仰头看他。

    “我就诈你一下。”厉瑾狡黠的轻咬唇角,眼里尽是得意。

    “你这人”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厉瑾又笑了:“你找了她该知道她态度坚决,就别再费心思了,说不定帮不了她还会给她惹麻烦。”

    念凉凉瘪了瘪嘴,听他说话的语气就憋屈。

    “明白了吗?”厉瑾搂紧她的肩膀晃了晃。

    “明白啦!”她拉长声音叹了口气:“可是哥,你难道就不觉得遗憾吗,她那么好看,性情也不错,而且还有点酷”

    “遗憾吧。”厉瑾淡淡笑着,口气隐有自嘲:“没关系,慢慢就不遗憾了。”

    念凉凉皱了下眉:“这话怎么有点耳熟”

    “嗯?”厉瑾回头看她。

    她想了想,更憋屈了。

    “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说你不喜欢谢叉叉,她说”

    厉瑾笑的弯了眼睛:“谢叉叉”

    “谢嘉树。”北沐景听见了没忍住笑道:“谢娉婷的哥哥,叫谢嘉树。”

    “芳华幸勿谢,嘉树欲相依。”厉瑾眼角的笑意淡了一些:“谢嘉树,谢娉婷,都是好名字啊。”

    念凉凉悄悄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轻哼一声:“名字再好有什么用,人品又不好。”

    厉瑾没出声。

    她仰着脸冲厉瑾甜甜一笑:“表哥最好!”

    “乖。”厉瑾揉了揉她脑袋,烦闷一扫而空。

    “我不是故意讨好表哥,我是说真的,而且慕小姐还让我给你带句话,她说”念凉凉清了清嗓子,柔声笑着说:“相逢一面我很开心,承蒙错爱,不需留恋。希望他心结纾解,一生欢喜。”

    厉瑾轻垂眼,有些许动容。

    念凉凉故意软下了语调,没了俏皮调侃,学着慕倾心恬淡的语气说话,还真有几分相似。

    身旁错落的几人都悄悄看着厉瑾,见他神思怅然却面有微笑,心里都有些遗憾。

    厉瑾这个人,总是让人如沐春风,给人的感觉就是完美到毫无缺陷,总会让人想要祝福,想要他事事顺心。

    不需留恋。

    厉瑾心里轻轻默念,几遍之后呼了一口气,笑着拍了拍念凉凉的肩膀:“你的事情忙完了吗?”

    “什么?”

    “回去之后订票吧,我准备回去了,休假这么久也该工作了。”

    念凉凉深深看了他一眼,才无奈的笑:“好吧,不过我还要跟绾绾”

    说着,她有一顿,想到既然北沐景在,她留着也是碍事。

    “那我跟着你呗。”盛南城在厉瑾另一侧探出脑袋看她。

    “好。”

    她回头冲后面那两人笑:“既然都来了,也能稍稍放松一些,你们就多待几天玩玩吧。”

    北沐景握着向绾的手,笑着看她。

    “行。”向绾拉着他的手轻轻晃着。

    念凉凉笑着回头,心里想,虽然表哥感情不顺,至少绾绾开心她也安慰一些。

    第二天,念凉凉和盛南城带着礼物专门去医院看望江导的女儿,下午又去片场找了温存,三人在片场见了几个导演和制片人,但一直没有让她觉得惊艳的男演员。

    直到最后失望的都不想再找了,她却忽然看见了一个人,顿时激动的抓住了温存的手臂。

    “那个!”她小声而快速的问着:“就那个,看见了吗,你认识吗?”

    温存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没了声音。

    “嗯?”

    温存努了努嘴,轻摇头。

    “不认识啊”念凉凉明显有些失望,但很快松开了她的手臂:“没关系,我去找他!”

    温存看着她三两步走过去,眼带玩味,轻轻捏住了手指。

    “你好。”

    念凉凉走近了看,这人更让他满意,虽然没有厉瑾肤色白,但勉强也算合格,只不过这人冷着脸的样子倒是跟自己家那位的气质有点像。

    但找了这么久,能跟厉瑾完全符合的人几乎没有,她也只能放低要求不在乎气质了,只能希望演员演技在线能弥补。

    那人听她说话,停下看着她,面带疑问。

    念凉凉很礼貌的自我介绍,语速精炼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温存在不远处偷偷看着,看见那人的脸色先是淡定,后是不解,再是惊讶,愕然,愠恼,最后回归平静。

    她觉得好笑,轻咬着指甲笑了笑。

    “先生?”

    “嗯。”那人应了一声,看着她忽然说道:“姑娘看起来有些面熟。”

    “啊?”这回轮到念凉凉意外了,她在南城耀眼瞩目,但在北城还是很低调的,眼前这人竟知道她?

    “南城。”那人像是自语呢喃

    南城薄家,厉家,北家。

    薄家有女,据他所知已经结婚且离婚,而且年纪对不上。

    北家有两位公子,并未听说有女儿。

    那人顿了顿,凝眸看着她轻轻一笑:“原来是厉家,听说厉总裁有位很宠爱的妹妹,就是姑娘吧。”

    温存站在不远处,原本想看他吃瘪的画面,不想两人竟相谈甚欢。

    她垂下手,眼角的笑容淡去。

    不想这时,念凉凉却忽然转身,冲她的方向一指。

    她愣了下,在转身要走已经来不及了。

    “温存,快来啊。”念凉凉笑着冲她招了招手。

    那人看了温存,眼神就一直落在她的脸上。

    “凉总,好久不见啊。”

    念凉凉嘴角一抽,好久不见?不是不认识吗。

    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温存,这会儿就算再迟钝也察觉到他们两人的不对劲了。

    “凉凉小姐。”那人忽然看着她一笑:“您刚才说缺的那个角色,是女一号的哥哥对吗?”

    她点头。

    那人嘴角一勾:“好,我接了。”

    温存的脸色,一瞬间非常难看。

    那人说完,冲念凉凉轻一颔首:“之后的事儿,我的助理会跟您了解清楚。”

    等那位凉总走了,她看着温存:“对不起,我不清楚你们”

    “没有。”温存一笑。

    “没事,你放心,我不用他。”

    温存知道她是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担心自己会生气,她深吸一口气轻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之前算是得罪过他,有点过节。”

    念凉凉的脸色微变,轻声道:“潜规则?”

    “不是。”温存摇头笑:“之前被他看到过几次误会,被讽刺了几句,然后我气不过故意吐了他一身。”

    念凉凉:“”

    “非常酷了。”她伸手在温存肩膀上拍了拍:“那这个”

    “用。”温存点头:“正好能让我再折磨折磨他。”

    当天下午,念凉凉给向绾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和盛南城先走了。

    一周的假期结束后,还有戏份的演员回了剧组,她又看到了温存和那位凉总。

    拍摄的过程虽然有点一言难尽,但好在顺利的杀青了。

    念凉凉看着最后一幕画面,心里无限感慨。

    “带子已经存好了,之后就是后期制作。”江导也松了口气,说话都带着些轻松:“真的不考虑上映吗,我其实觉得有些可惜。”

    她笑着摇头:“不用了。”

    “好吧。”江导也不勉强,笑着问:“这一部戏跟下来,觉得如何?”

    “挺难说的,我现在反而想不起什么感觉了。”

    江导哈哈一笑,在她肩上拍了拍:“之后呢,还是继续写剧本吗?还是准备专心导戏了?”

    “剧本就算了,我倒是挺想继续跟着剧组,江导是想栽培我吗?”

    “不敢不敢。”江导连忙摆手:“不过我这边确实缺人手,马上又有个新戏要开机,要来试试吗?还是副导。”

    “什么时候啊?”念凉凉挺感兴趣。

    “半个月吧。”

    她笑着叹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我这之后要”

    江导猛地想起来:“对!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这马上就要举办婚礼,那我得提前恭喜啊!到时候可别忘了邀请函发我一份啊!”

    “一定。”念凉凉腼腆的笑着。

    她不能来,江导有些惋惜,想想又说道:“不上映也就算了,片名要不要改一下。”

    “要改吗?”

    “最爱你的那几年。”江导摇头:“我觉得不够完美,有点遗憾,难道现在不是最爱的吗?”

    念凉凉笑了笑,爱情不可能总是在热恋期的,当然会有最爱的那几年。

    “不够完美,遗憾”她忽然又想起了厉瑾和慕倾心,心里莫名有点悲伤。

    “还是改一下吧。”江导看她这个表情,笑着又说了一句。

    不远处传来剧组工作人员的笑声,她回头一看,是薄乔衍带着楠楠来了,正跟工作人员说话。

    “那就”念凉凉看着丰神如玉的那人,轻笑:“怦然心动吧。”

    “好。”江导顿时笑着点头:“那就,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