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请君入瓮

作品:《回到明末玩淘宝

    次日,吴三桂召来了满清使者范永斗,令他书写一封亲笔信,再派一个随从前去向满清传话,应允了满清的劝降。三日后,多尔衮和满清军士可以入山海关接管山海关的城防。

    在范永斗亲自书写了投降信,送出了山海关后,吴三桂立刻翻了脸,令军士将范永斗一行人活捉了,开了南关门,往方原所在的老龙头海城去了。

    方原听闻周鉴的回报,吴三桂愿亲自押送着满清使者范永斗前来海城拜见,立刻将之前的嫌隙抛开,在海城隆重的迎接了吴三桂一行。

    因方原既是大明的驸马,也是摄政王,身份尊贵,吴三桂想向方原行臣子之礼,却被方原死死的拦了,“吴都督,你我同是陛下之臣,行礼就免了吧”

    吴三桂见他还算和颜悦色,并不似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近,悬着的心儿也落了一半,与方原一起进了海城,到了大堂,分主宾坐定。

    吴三桂为了向方原表明投诚的诚意,立刻下令将范永斗押了上来,恭候方原的惩处。

    范永斗也未曾料到吴三桂会突然翻脸投降了方原,如今落进了方原的手里,哪里还会有活路他是面如死色,死死的盯着方原,目光里尽是怒火。

    方原与这个晋商老汉奸算是多年前的老交情,当年范家的满门还是被方原屠灭的,唯一的活口,只有范永斗的一个孙女,如今已是景杰的女儿,景玲。

    方原呵呵一笑道,“范老汉奸,当年令你逃走了,未曾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还是来自投罗网了,哈”

    范永斗一生最大的仇人就是方原,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直直瞪着方原道,“方贼,我与满清做买卖,不过是商人逐利。你这篡夺大明江山的乱臣贼子,也敢称他人为汉奸最大的贼人,就是你快杀了我”

    方原似笑非笑的端着酒杯,悠悠的道,“范老汉奸,你家已死绝了,断子绝孙,最该死的其实是你,真是王八活千年。不过,你这个老王八想死,却没这么容易,哈我会在山海关关门之前,当着多尔衮,满清鞑子的面活剐了你,令辽土给满人做事的汉人看一看,当汉奸是个什么下场”

    “不过,你这老王八一路上不会孤单,你家早在阴曹地府等着你团聚,大汉奸尚可喜被灭绝的家在陪着你;我之后还会送耿仲明、孔有德、范文程、李永芳的儿孙来陪你”

    “还有,你被活剐的雕像会永远立在山西的边镇,令那些和满清做买卖的晋商也看一看,卖国的老王八是个什么被千古唾骂的下场。”

    范永斗一听要被当众凌迟活剐,之前的嚣张不见了踪影,吓得是立足不稳,瘫倒在地,晕死了过去。

    方原冷笑一声道,“来人,将他押下去记着,在活剐之前,不许他自尽”

    马一山立刻指挥着锦衣卫将范永斗押了下去,锦衣卫的专职就是审讯犯人,要令范永斗不死的法子可是多如牛毛。

    方原微微一笑,冲着吴三桂道,“吴都督,凌迟活剐了范永斗,你有什么说法”

    方原以强硬的手段惩戒了范永斗,也是杀鸡儆猴,给一边观望的吴三桂看的。也是警告吴三桂,不要再有异心,敢再反复的去当汉奸,范家、尚家的下场就是他吴家的下场。

    吴三桂一来就吃了方原一个下马威,吓得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面上仍是佯作与自己毫不相关,赔笑道,“摄政王,汉奸,人人得而诛之,活剐的再好不过。”

    方原哈哈大笑着敬了吴三桂一杯酒,换做了和颜悦色,“吴都督,此行之前该与周总兵谈妥条件了”

    其实周鉴并未与吴三桂谈妥改编条件,方原不过是在明知故问。

    吴三桂支支吾吾的道,“摄政王,我此行就是与摄政王商谈,关宁军如何与玄甲军联军作战。先退强敌,再议其他。”

    方原见吴三桂乃是想保留关宁军军阀的独立性,也是暗暗冷笑。不过,关宁军是一群骄兵悍将,哪里是这么容易屈服的必须要再施展更强硬的手段,才能令吴三桂老老实实的接受改编。

    眼下,最主要的,不是强行改编关宁军,引发不测,而是先打退满清八旗再说。

    吴三桂虽然人已到了海城,也交出了满清使者范永斗,其实也是在走一步看一步,试探方原的真实居心。

    吴三桂也做好了两手的准备,若方原设计的军事计划,是想令关宁军出关去迎战满清,拼得个两败俱伤,而玄甲军在后面坐享渔翁之利,估计投降一事还要再行斟酌。

    方原抚摸着酒杯,目光落在吴三桂的身上,缓缓的道,“吴都督,你有什么退敌之策”

    吴三桂之前令范永斗派人前去满清回话,愿意三日后归降,其实就已经想好了一个退敌的计策,试探的道,“摄政王,我有一策,乃是请君入瓮,佯作关宁军投降满清,引满清鞑子进入山海关,然后由关宁军和玄甲军共同围歼入关的满清鞑子若满清皇帝多尔衮也失了防备入了关,便可一战功成。”

    方原听了是沉吟不语,吴三桂的这个法子倒是一个良策,将满清鞑子引进山海关,凭着坚墙火炮来宰杀,总比打野战来得更容易。若能宰了满清皇帝多尔衮,那这次满清的入侵,必然以失败告终。

    但吴三桂的这个计划,却有两个最大的变数。

    其一,满清鞑子会不会轻易的中计玄甲军大举进入山海关,任何一个双方配合上的疏漏,都有可能被满清鞑子察觉到。纵然满清鞑子中计进了山海关,一旦战事陡起,在满清鞑子里应外合的配合之下,山海关的关门能不能守得住,满清鞑子会不会顺势突破了山海关,殊难预料。

    其二,最大的变数,其实还不在满清,而是在吴三桂的关宁军。若吴三桂名义上是借着与玄甲军合围满清鞑子,临阵反水的话,入关的玄甲军能有几个能活着逃走的这请君入瓮之计,还不知是请满清入瓮,还是请方原来入瓮。将战胜的希望寄托在吴三桂,关宁军的忠诚度上,还不如信母猪会上树。

    方原的目光闪烁不定,心里也在犹豫和纠结,到底是信任吴三桂,赌这一把呢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真刀真枪和满清干一场呢

    吴三桂也默不作声的饮着酒,等着方原最后的决定。

    良久,方原的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开口道,“吴都督的计谋很好,但,我却想再稍微调整一下作战计划,保管能一举歼灭入关的满清鞑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