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颐养天年

作品:《侯府弃女

    因为镇国侯从来就不甚去管后宅的事情,他也不替齐氏,撑腰做主过一次。

    因此久而久之,早就不将这个媳妇放在眼里的楚老夫人,这才越管越甚,最终到了自己都察觉不到,自己做的有何过分的地步了。

    所以面对镇国侯骤然护着齐氏,竟然顶撞她这个生母的举动,楚老夫人觉得很受伤,颤颤巍巍间气的声音都在发着抖的说道:

    “好啊,这到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这齐明欣才离开府邸多久,现在一回来,我儿就事事只知道护着她,觉得你的媳妇受了莫大的委屈,可你眼中还有我这个亲娘吗,你都敢顶撞我了,看来这侯府,也没有老身的一席之地了。”

    望着楚老夫人越说越不像样子了,镇国侯作为儿子的,却也不好发作,可那神情上的不满也是掩盖不住的。

    感觉着这场闹剧,确实火候也差不多了,始终都未言语半句的周笑笑,不禁站起身来到近前满眼担忧的说道:

    “还望祖母慎言,就算您是侯府内的老祖宗,可您也要为了我苏家百年的清誉兴衰着想。

    父亲在朝为官,乃是重臣,若真传出苛待生母,凉薄不孝的声名声,到时仕途受损,连累的就是满门,祖母您也要深受其累,根本不能独善其身。”

    周笑笑搬出侯府的清誉,即便是老夫人,她辈分再高,也高不过侯府的列祖列宗,所以被呛得当即就不言语了。

    而周笑笑几句话,叫楚老夫人闭嘴后,又看向镇国侯,极为贴心的笑着说道:

    “父亲,其实要我说,祖母这把年纪,本就不该为了府邸内的事情,再操心费神了。

    所以之前母亲去别苑,外面流言蜚语无数,说你们夫妻不睦。可实际我跟在身边,却是瞧的真真切切,嫡母不过是奉了父亲您的嘱咐,亲自去将别苑翻新装点了一番,如此还叫祖母搬过去后,可以更好的颐养天年啊。

    而且姑母现在,我瞧着也不想回到夫家那边了,如此甚好,嫡母要操持家里的事情,自然无法在祖母身边日日尽孝。有姑母陪伴在侧,一并去了别苑,这府内府外不但都安生了,父亲也就没什么可担心费神的了。

    听完周笑笑这番话,镇国侯多人老成精,马上就知道这个法子,确实是个一劳永逸的好主意。

    其实向他这种朝廷重臣,哪个不是有着杀伐果决的一面,否则如何能在朝野里站稳脚呢。

    所以连对待自己,都能如棋子去算计的镇国侯,所谓的亲情,在他的眼中,究竟有多淡漠,也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就见镇国侯,也就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马上就点点头,露出一副颇为欣慰的神色说道:

    “夫人对待母亲,当真是孝顺,事事都提前想在为夫前面了。母亲确实需要静养,搬到别苑去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还有湘芸你也跟着一并去吧,就不用留在府里了。”

    楚老夫人根本没想到,她说不想管这个家,不过是句气话,怎么就话赶话,说得她此刻,好像不离开侯府都不成了呢。

    “你这逆子还有周笑笑,你们好啊,都是好样的老身”

    楞是一口气没提上来的楚老夫人,话讲到一半,竟然硬生生被气的昏死了过去。

    不过镇国侯见此,竟然都没着急,反倒还松了口气。

    毕竟若是楚老夫人执意闹下去,那这事还就不好办了,现在昏了反倒更好,直接装进车厢,到时人送去了别苑,就是再闹谁又能知道呢。

    这样想着,镇国侯就赶紧将刘多山给叫到近前,嘱咐了两句后,就马上叫他找来一帮丫环婆子,抬着昏死过去的楚老夫人,外加不肯离开的苏湘芸,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出去了。”

    眼见这一幕,周笑笑知道,恐怕这一整年里,楚老夫人是回不来了。

    等到下个年关除夕,就算她归府了又能如何,周笑笑有自信,一年的时间,足够她帮着齐氏,将整个侯府牢牢把控在自己的手里,到时谁也别想再来染指半分。

    因为是叫所有的晚辈都来了正堂,所以戚采薇自然也是到场了的。

    眼瞧着亲生母亲被强行带走,去了别苑,这一晃什么时候回来,都要变成未知之数了。

    戚采薇可是最盼着,苏湘芸能掌权的人,这样她在侯府内才更有倚仗。

    但是就在她想冲上前去,替自己的母亲求个情的时候,哪成想早一步看穿她打算的周笑笑,已然挡在了她的身前说道:

    “表姐,你可别忘了,现在你还没和二哥成婚,这侯府内的事情,你母亲不配管,你一个外姓人就更没资格指手画脚了。

    如今我父亲,正在和嫡母说话,你凑上前去究竟为何啊。若你是觉得叫小姑母去别苑,委屈了你的生母,要带着她即可离开,连和二哥哥的婚事都不想再提了。

    那不用你说,我这就替你回了父亲,这桩婚事你比谁都清楚,我侯府也根本不想认下你这个儿媳。所以你还是安分些吧,我嫡母还在一日,这侯府就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意图染指,这话你可听明白了。”

    望着为了表现的更加体贴,而亲自送着齐氏回锦宁院,此刻都走出去很远的镇国侯。

    戚采薇知道,就算她现在追上去,一切也是于事无补了。

    所以心里就算再恨,她也清楚周笑笑背后站着的是齐氏,现在老夫人和她生母,都被赶去了别苑,她可没有本事和对方一较高下。

    所以强忍着怒火,戚采薇还得挤出笑容的说道:

    “表妹提醒的很是周全,刚刚是表姐我失态了,如此我就先回宜安院,帮外祖母和母亲,整理好行李,一会好给他们送过去。”

    周笑笑闻言,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戚采薇离开了。

    而等到众人纷纷散去后,却不料苏清君,腿微微有些瘸的走到近前,笑着温和的说道:

    “一晃不过数月罢了,如今三妹妹在这侯府内,早不是初来时,那般唯唯诺诺需要我保护的妹妹了。

    如今的你,真是说一不二,锋芒无人能及,姐姐到是要对你说句恭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