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请回侯府

作品:《侯府弃女

    又是一晃四五日过去了,等到周笑笑觉得,齐氏也是时候回到侯府了,当即她就将这个消息,只会给了镇国侯。

    就见得一向对齐氏这位续弦妻子,并不是很上心,甚至还有厌烦的镇国侯,这次却是亲自乘坐马车来迎。

    甚至可以说,齐氏都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会享受如此待遇,她甚至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就见得亲自扶着齐氏上了马车后,镇国侯就厚待有加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

    “夫人总算肯同为夫一并回府,这就好啊。这段时间夫人一离开了府邸,本侯这才觉得,府中里里外外的事情,确实是千头万绪,没有一见能离得开夫人的打理。

    因此这次本侯也想明白了,咱们夫妻本就是最亲近的人,以后无论是何事,我必与夫人商允着来,绝对不会再伤了你的心。”

    其实这女子所求的,永远都是夫君的爱重,子女能有出息,如此也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难得听到镇国侯的嘴里,竟然能说出如此叫人动容的话,不得不说,齐氏还真被感动的眼圈微微泛红了。

    而跟着她同乘一辆马车的苏红兰,眼瞧这位母亲,是又要被劝住心软了。

    苏红兰在外面吃了苦头,才知道当初周笑笑待她,到是比府里的旁人,反倒要有三分的真心。

    并且她也从丹霞姑姑那里知道了,从她离府以后,再到齐氏被救出来免去禁足,日日陪在她身边,帮着出谋划策,扳倒柳姨娘的人,桩桩件件全都是周笑笑的从旁帮衬。

    苏红兰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过去那个莽撞的小姑娘了,她分得出对错亲疏,想到周笑笑的交代,她不免轻咳间,向着齐氏连连使去了眼色。

    而本来也要握住镇国侯的手,就此想要夫妻缓和关系的齐氏,当即不禁手又放下了,脸色渐冷的说道:

    “侯爷如此爱重,真是叫我受宠若惊,可是我虽然是侯府的正室,但是自从我进了你们苏家的门,因为我是第三任续弦妻,这闲言碎语何曾少过。

    就是因为谁都敢给我脸色瞧,所以婆母大人,本到了颐养天年的岁数,却还事事指手画脚,恨不得将侯府的事情全都一人掌握,防我就像防贼似得,她可曾将我当做自家人看待过一天。”

    眼瞧面对她的质问,镇国侯因为略显尴尬,赶紧将脸扭向了一边,显然是想装糊涂,把这事搪塞过去。

    若说适才还有些感动的齐氏,这会她却感慨,还是周笑笑的话说的在理,任凭镇国侯的话,说的再好听,也是一个字都不能信的,关键是要看他究竟肯做什么,又会让步到什么程度。

    而一旁的苏红兰,自然知道齐氏和周笑笑的计划,所以就见她也跟着见缝插针的说道:

    “父亲虽然我才回来,但是这段时间,您不在母亲身边所以才不知道,母亲她简直是日夜以泪洗面,连小姑母都敢给她脸色瞧,这若说背后没有人给撑腰,那女儿真是万般不敢相信。”

    镇国侯到是想避开这个话题不谈,可是怎奈齐氏和苏红兰,全都一瞬不瞬的望着他,显然这事他若不表个态度出来,绝对是难以善了的。

    微微沉吟了下,就见镇国侯马上说道:

    “夫人心里的不满还有委屈,本侯尽数都知晓了,这样吧回到侯府,我就将家里的人全毒叫到一起,必然给夫人你一个交代如何。”

    本来齐氏这冷着的面容,就快撑不下去了,因为她怕镇国侯发怒,所有的努力不但功亏一篑,甚至反倒要适得其反。

    若非出自对周笑笑的信任,以齐氏不善心机的性格来讲,这种硬扛到底的事情,她是万万做不来的。

    但一听见镇国侯的确先妥协了,齐氏在微微感慨之余,却也暗松了口气。

    但是想到她之前,千依百顺,事事谨小慎微,却赢不来这位夫君的尊重与厚待。

    可如今她生气了,甚至离开了侯府,这位夫君反倒着急了,事事都肯先妥协了,她真是位自己下嫁到侯府的几十年,觉得太不值得了。

    但不管怎么说,等到一回了府邸,镇国侯果真就叫小厮,将老夫人,还有各房的子女,全都给请来了正堂。

    对此周笑笑心里自然知道,齐氏那边的事情显然的办妥了,接下来只要把控得当,那这侯府内宅的天,必然是要就此彻底耳目一新了。

    等到稍许后,楚老夫人被苏湘芸扶着走了出来。

    甚至就连苏清君,都在丫环的挽扶下,被了正堂。

    等到纷纷落座后,楚老夫人就有些不满的望了齐氏一眼说道:

    “媳妇你可真是好本事啊,一晃出府躲了如此久的清闲,这府中的事情竟然还要老身事事替你操劳着,这是为人媳者该尽的本分吗。

    要我说啊,怀仲你妹妹湘芸,事事就很得体。

    既然这个家媳妇她不想管,那就叫你妹妹来管好了,都是自家人,总比旁人要亲厚几分。”

    镇国侯本来还觉得,这次齐氏离府,虽说主要的责任就在于楚老夫人,还有他的这个亲妹妹苏湘芸。

    可到底他对齐氏,都是面上的,到也没真想着要将老夫人如何。

    所以将晚辈们也给叫了过来,不外乎是想当着全家人的面,确立下齐氏在家里的地位,是不能被动摇的之外,也就算将事情掀过去了。

    但是看着不依不饶的楚老夫人,还有马上起身就在苏红兰和周笑笑的陪伴下,多余的废话都没有,直接要离开的齐氏时。

    镇国侯是真的有些急了,甚至连孝道都顾不得了,马上出言不满的打断道:

    “母亲还请您慎言,夫人是这侯府的正室,就算您对这个儿媳妇再不满,可您也不该如此咄咄逼人。

    而且湘芸是我妹妹不假,她也的确是苏家的人,可我侯府的这个家,她还没资格来管,您老人家莫非真的糊涂了,难道昔年我的那些姑姑回来了,母亲也会将掌家权交给她们吗,您做不到的事情,还怪夫人会生气,换成谁也是要恼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