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变成太监

作品:《侯府弃女

    镇国侯也顾不得丢人了,主动来到齐氏近前,笑着说道:

    “夫人,这都快过去一个月了,眼瞧着都快到了春年花开的节气了,你怎么还生着气不肯回家呢,瞧瞧我把谁给你带来了,你不是最想红兰嘛,叫她陪在你身边尽孝可好。”

    虽然齐氏现在,恨不能立刻冲上前去,搂着苏红兰抱头痛哭,询问下她这小半年来,离开了侯府一切可过的都好。

    但是留意到周笑笑向她微微摇头,递过来的眼神时。

    齐氏袖口里的手,紧握成拳,强忍着不去看向苏红兰,而是声音冷淡的说道:

    “侯爷这话说错了吧,一个不孝女罢了,之前担心她不过是因为那点母女间的情分罢了。

    您想将红兰接回来,那是您的事情,本夫人现在有笑笑陪着,觉得也很事事顺心,这样的逆女,从苏家族谱上被除了名也是应该的,我可没有如此不孝的女儿。”

    本来这几次前来别苑,镇国侯就听周笑笑同他说,齐氏有多思念苏红兰,只要见到她就算有天大的气,也必然会消了的。

    可是眼瞧着齐氏,此刻竟然都不拿正眼去看苏红兰一下,镇国侯不禁就有些发懵了。

    不过周笑笑到是立刻上前,善解人意的提醒道:

    “父亲,嫡母还在气头上,所以说话难免会不中听,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至于四妹妹嘛,要不您先将从新认回家门,如此名正言顺了,就叫她也住在别苑里吧,时间长了,再旁规劝着,嫡母心结没了,自然就能回到侯府了。”

    如今的镇国侯,确实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齐氏赶紧请回去,旁的事情若是能妥协的,他也不想计较过甚了。

    所以就见镇国侯,很是痛快的一点头说道:

    “这是自然了,毕竟具本侯所知,那杨子贡瞧着我侯府真对红兰不管不问后,他就开始冷待我这个四女儿了。

    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将红兰交给她,本侯也委实不放心,所以回来了就好,红兰自然还是我侯府的千金,谁也别想欺辱了她。”

    齐氏就算再想忍着,可是一听说苏红兰过的不好,她下意识的就站起身来,冲到这个爱女的身边,眼泪就落了下来。

    “你说说你这个孩子,当初母亲早就说了,那杨子贡与你成双入对,可私底下对你三姐也是纠缠不休的,这种男人根本就要不得。

    可是你这孩子呢,无论是我规劝,还是你三姐姐的苦口婆心,你就是听不进去,闹到被赶出家门的下场,也一定要跟着杨子贡离开。

    结果现在好了吧,你非得自己吃尽了苦头,才算彻底看清楚,那杨子贡究竟是个怎样的卑鄙之人,可怜你小小年纪,就要遭受这份苦楚,有了这段不光彩的事情,你以后还如何嫁人。”

    苏红兰以前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没有见识过什么叫人心险恶,这才着了杨子贡的花言巧语。

    可是如今看着最关心她的人,仍旧只有齐氏这个生母罢了。

    苏红兰又是心疼,又是觉得后悔,直接就给齐氏跪在了地上。

    “母亲,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糊涂,红兰真的知道错了,您快别哭了。

    女儿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也不准备嫁人了,我就留在您身边,一辈子给您尽孝,陪伴着您,母亲终究只有您待我最好。”

    望着齐氏和苏红兰抱头痛哭的这一幕,到底这也是镇国侯的妻儿,他就算在自私凉薄,眼圈还真就跟着有些红了。

    而周笑笑将镇国侯的反应,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马上来到对方的近前说道:

    “父亲您瞧女儿说的没错吧,就算嫡母嘴上说的在绝情,可她心里岂会不在意着四妹。这次嫡母是真被伤透了心,私下里老和我说,父亲您眼中处了祖母就是宠爱的妾室,从未真真切切有一日,是替她这位结发妻子着想的。

    所以父亲若想叫嫡母息怒,女儿到是觉得,杨子贡此人绝对不能放过。他将四妹妹害的如此凄凉,只有他活得穷困潦倒,才是解了嫡母心里的愤怒。

    更何况他欺辱我侯府的千金,若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旁人也只会说父亲无能,连个小小的郡侯都震慑不住,女儿就是担心,长久下来,连父亲您都要被人耻笑,我侯府到时又该如何自处。”

    周笑笑的一番话,听得镇国侯连连点头,觉得确实在理。

    眼瞧着齐氏今天,似乎也没心情理会他,镇国侯到也不着急了,全当叫她们母女好好团聚,回府的事情只要齐氏有了松动的意思,那自然也就好办了。

    而望着镇国侯,那阴沉着脸离开的样子,周笑笑不禁鄙夷的笑了,知道有些人恐怕是要倒大霉了。

    果不其然,三天之后,周笑笑正在院子里溜达晒太阳呢。

    福宝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见礼后立刻压低声音的说道:

    “小姐,您叫我暗中留意的事情,还真别说,杨子贡那边真的出事了。

    这不四小姐被接了回来,这位郡侯觉得自己,又有了攀附上侯府的机会,所以昨天傍晚时分也紧跟着就来了帝都。

    可是哪成想还没等他从城门处进来呢,一辆马受了惊的车子,向着他直奔着就冲了过去。

    这位郡侯硬生生被马蹄和车轮子从身上压过去,虽说命是保住了吧,但是一条胳膊都压断了,而且听说关键处,就此也不能生儿育女,彻底变成了个太监,您说这事是不是咱们侯爷动是手,否则怎么就这么凑巧呢。”

    伸了个拦腰,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的周笑笑,不禁用手戳了下福宝的小厮帽说道:

    “就你鬼机灵,但是凡事切记,看破别说破,否则就真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想来过两日咱们就该回府了,将东西都收拾收拾,省的到时候现整理,又该手忙脚乱了。”

    福宝闻言赶紧躬身退下,而直到他离开了,周笑笑的眼中才闪过一丝感慨寂寥之色,喃喃自语的说道:

    “含笑妹妹你可听见了,当初答应你的事情,姐姐我可是帮你办到了的。虽说我羽翼未丰,只能借助你父亲镇国侯的手,叫那杨子贡这辈子凄凉至极,痛不欲生的活着。

    但到底你我的仇,也算是同他彻底了结了,你若在天有灵的话,也可以安息的去了,还有你的母亲沈氏,以及我承载着你身体的这一生,我周笑笑必好好帮你守护住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