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母女团圆

作品:《侯府弃女

    当初苏红兰被逐出侯府,就是镇国侯亲自下的命令,人也是他看着撵出去的。

    如今叫他朝令夕改,镇国侯颜面上自然觉得有些挂不住,所以迟迟都没有言语。

    也猜到镇国侯不可能这么快妥协,周笑笑也不急着再去规劝。

    反倒是向着他,翩然施礼后,马上就陪着齐氏离开了侯府,前往了别苑。

    而一晃四天就过去了,眼瞧着侯府那边,迟迟也没个动静,甚至镇国侯连个奴才过来探望下,这种安排都没有。

    齐氏就有些慌了神,惴惴不安的望向,正陪着她坐在屋内的周笑笑说道:

    “你说这都一晃多少天过去了,怎么侯府那边还是半点动静也没有。

    是不是侯府看出我根本不可能真的回齐家,所以他有恃无恐之下,根本就不急着将我接回府去。

    要不笑笑,你说我干脆就和他提出合离吧,如此一来,就不怕他不妥协了。”

    看着有些慌了手脚的齐氏,周笑笑到稳得住心性的规劝道:

    “嫡母,父亲心里不是不急,他只是再和你对熬,谁先低头了,那自然就输了这一局。

    而且嫡母切莫把合离的话总是挂在嘴边,我们的目的是逼着父亲就范,将四妹妹接回来,而并非真的要您离开侯府。

    毕竟您守住这个正室夫人的身份有多不易,若您不在这个位置上了,四妹回府更加无望,而且三弟年幼,你叫他如何在苏家的深宅大院内自处,他们可都还需要你这个生母的保护啊。”

    齐氏听得连连点头,虽然心里还是很着急,但到底情绪被稳住了不少。

    就在她想问问周笑笑,用不用派人回侯府,好好探明下情况的时候。

    却不料丹霞姑姑,满脸欢喜的推门就进来了,更是顾不得施礼就立刻说道:

    “夫人大喜啊,侯爷亲自过来了,就等在院门外呢,您赶紧去迎一迎吧。”

    闻听这话,齐氏确实坐不住了,总算盼到镇国侯先服软了,这是十几年来的头一回。

    因此齐氏想都没想,起身就要往外走。

    但是她还没迈出门槛呢,就被周笑笑扶着又给拉回了房间。

    就见周笑笑强行叫她坐下,而后就苦笑一声说道:

    “父亲一来,还什么道歉低头的话都没说呢,嫡母你就准备原谅他了不成。

    那如此一来,你岂非马上就得跟着父亲回侯府,再没了继续闹下去的理由,那女儿想问问您,四妹你要用何种理由,劝说父亲让她回来呢。”

    面对周笑笑的质问,齐氏哑然了,其实她就是心思爽直了些,为人并不糊涂了。

    马上意识到,周笑笑这话里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了,齐氏却有些心惊胆战的说道:

    “莫非笑笑你的意思,是想叫我继续冷着你父亲,直到他同意叫红兰回来为止。

    可是你父亲都亲自来了,我若真的不出去,他会不会一气之下离开啊,你之前还说不能闹到合离彻底僵持下去的地步,我就怕过犹不及,要不我就去迎迎他,到时不同他说话也就是了。”

    可是周笑笑想都没想,就很果决的直接摇头说道:

    “见都不能见,只要瞧见你稍微有服软被劝动的迹象,我那一向在府中,颇为说一不二的父亲,就根本不会同你妥协的,更会立刻看穿嫡母你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论心机,嫡母你你根本就不是我父亲的对手,所以为有不见,叫他因为彻底摸不清虚实,而自行乱了章法,到时咱们叫四妹回来的机会才会出现。”

    齐氏如今对周笑笑,确实是十足十的放心。

    所以一见她都如此说了,虽然齐氏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但仍旧一拍桌子,豁出去的说道:

    “你这孩子比我心思缜密,既然你说这么做对,那嫡母就听你的。

    我这次也是豁出去了,反正你四妹妹回不来,我也不怕和你父亲合离了,最坏的打算我都做好了,也不怕晾着他,惹得他动气不满了。”

    安抚住齐氏后,周笑笑马上毛遂自荐的说道:

    “嫡母能稳住心,那这一局你必然是最后的赢家。至于父亲那边,女儿我亲自走一趟,将他打发走。

    而且接下来,他来了第二次,第三次嫡母切记,仍旧不能见。

    除非父亲哪一日,领着四妹妹亲自来见您,否则您大可不必出去相迎,就在别苑内,好好的全当休息一阵子了,毕竟难得远离侯府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这种机会可委实难得的很呢。”

    齐氏虽然听得不住点头,可是想到镇国侯那向来说一不二的性子,她委实觉得,周笑笑的这步棋,是不是还是有点太玄了。

    可是足足等到半个月后,苏红兰真的跟着镇国侯,一并前来见她的时候。

    齐氏简直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激动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瞧着齐氏的情绪,一时半会是稳定不下来了,周笑笑不免赶紧说道:

    “嫡母,别忘了四妹回来,只是咱们的第一步罢了。要想叫侯府内宅彻底安静下来,就必须借着这次的机会,叫祖母她老人家永永远远的让出管家权。

    所以我先迎着父亲他们进来,您也赶紧将眼泪擦一擦。只有您的表情越无动于衷,父亲为了叫你让步,才会许下更多的承诺,成败可就在此一举了,您心里就算再欢喜,也一定要撑住了。”

    齐氏闻言,赶紧点点头,示意周笑笑去请人吧,而她自己则努力的深呼吸,希望赶紧把眼泪给忍回去。

    到底齐氏在侯府夫人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多年了。

    就算她喜怒总是爱挂在脸上,半点遮遮掩掩都不屑于去做、

    但是等到镇国侯进来时,齐氏还是将正室的气度,展现的淋漓尽致。

    起身守着规矩见礼后,她也不同镇国侯说话,甚至都不去看苏红兰一眼,冷着脸就当先坐回了椅子上。

    看着齐氏的反应,镇国侯可谓相当的尴尬,但难得总算是见到人了。

    想到这段时间,在帝都内已然传出他们夫妻不睦的消息,甚至连齐家都派人过来询问了,镇国侯的心里确实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