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提出合离

作品:《侯府弃女

    以前齐氏心里总盼着,什么时候镇国侯能多将心思,肯放在她的身上,并且允许苏红兰归府,更是觉得自己的荣华还有一生,都是依附在这位夫君身上的。

    可是望着此刻的镇国侯,原来只要她拿捏住对方最在意的事情,果真如周笑笑说的一样,对方就得上杆子来巴结着她。

    瞬间所有的恭敬和小心,都荡然无存的,甚至齐氏还有些鄙夷的看了眼镇国侯,转身就要离府。

    总算追到近前的镇国侯,一把将齐氏的手给握住了,满脸都是笑容的规劝道:

    “夫人这是何苦呢,我刚刚已经替你训斥过湘芸了,保证以后她再也不会给你添堵。

    这府里的事情,桩桩件件都离不开夫人啊,而且若你是回了娘家,旁人会如何非议我这个做夫君的,你我本就老夫少妻,何苦惹来人云亦云,为夫在朝为官,到时脸面可就全都没了,还望夫人替我多多着想才是啊。”

    虽然早就知道镇国侯凉薄,可是听着他嘴里说的话,桩桩件件还是为了自己着想。

    想到这里,顿觉无比心寒的齐氏,冷着一张脸甩开了镇国侯说道:

    “我不单单要回娘家,我还要与你这等凉薄之人合离,我的面子都不要了,凭什么还要顾全你的。

    现在知道挽留我了,侯府这十几年你早干嘛去了,真当我下嫁给你,就得忍气吞声不成,现在我齐明欣不想忍了,谁也别再想奈何得了我。”

    当镇国侯是回事的时候,齐氏到肯事事忍让。

    可如今她不将这个夫君放在眼里了,自然说话也用不着顾忌,怕什么伤情分了。

    被齐氏的一番话,呛得极为尴尬的镇国侯,虽然心里有气,可是偏偏就真不敢随意发作,如以前那般训斥出口了。

    就在两人僵持住的时候,眼瞧着在这样下去,还就要在侯府的大门前,闹出合离的一幕了。

    好在闻讯赶来的周笑笑,总算是到了。

    等着从一旁服侍的丹霞姑姑口中,知道了来龙去脉后,周笑笑不禁心里无奈的直叹气。

    其实叫齐氏把事情往大了闹的人正是周笑笑,可她的愿意,并非真想叫这位嫡母合离,只是希望震慑住苏家的一众人,借此立威,并且提出自己的条件罢了。

    可是齐氏这眼力揉不得沙子的性子,当真是个急躁的脾气,话赶话的,竟然都闹到合离的地步了。

    赶紧上前,将齐氏挡在了身后,周笑笑向着镇国侯性里请安后,就马上打着圆场的说道:

    “父亲息怒,嫡母这段时间,确实每天都头疼难忍,为此女儿经常前往锦宁院,帮着揉穴位,缓解嫡母的难受症状呢。

    这心里烦躁郁结难消的人,难免火气就大些,但好在嫡母还是肯听我再旁说上的几句话。

    因此要不父亲就将安抚嫡母的事情,暂时交给我来做吧,您看这样可好。”

    巴不得有人,赶紧帮他劝一劝齐氏呢,镇国侯哪里有拒绝的道理,更是颇为欣慰的说道:

    “笑笑你这孩子,到真是懂事,那你就快规劝着吧,万万不能叫你嫡母真回了娘家,否则镇国侯府的颜面,到时要往哪里放。”

    周笑笑闻言立刻点点头,表示她都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

    接着周笑笑就快步来到齐氏的身边,微微扯了下她的衣袖,就压低声音苦笑不已的说道:

    “嫡母您这是怎么了,莫非还真的被气到要与父亲合离不成,但是您别忘了,咱们这不过是给侯府演上的一出戏罢了。

    毕竟您也同我亲口说了,齐家对您并不待见,就算您真合离回了娘家,到时恐怕日子更难熬,四妹妹也没办法接回来了。

    所以一会我说什么,你顺着我的意思配合就成了,千万别再被情绪所左右了,若真闹得无法收场的时候,咱们之前所有的努力可都要付之东流了,还望嫡母为了四妹,也要多加忍耐才行啊。”

    闻听得爱女被提及,瞬间情绪就稳定下来的齐氏,她不禁一点头说道:

    “笑笑,刚刚是我失态了,不过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周笑笑闻言,总算安心的松了口气,等到她假意安抚了齐氏一会,就赶紧回到镇国侯面前,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

    “父亲是女儿无用,嫡母这次是真被伤透了心,说什么都不肯留在府里了,只说若再多待上半日,她非得被祖母和小姑姑,活活气死不可。”

    眼瞧镇国侯闻言,眉头紧皱,显然是极为不悦她的表现,并非对于齐氏离府的事情,也是真的开始着急了。

    感觉将镇国侯的情绪,调节的相当不错后,周笑笑这才话锋一转的又说道:

    “不过父亲您也无需太过烦恼,因为刚刚在我的一番劝说下,咱们这侯府嫡母是不肯住了,可她也不会立刻返回齐家,而是会去别苑小住一段时日,女儿到时也会陪伴在侧的,多加以规劝着,说不定要不了几天,嫡母气消了自然就回来了。”

    只要不回齐家,那侯府内的家丑,到底是能多掩盖一阵子的。

    所以面对这个不算多好,但也没坏到彻底的消息,镇国侯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不少。

    “既然你嫡母心情郁结,那去别苑小住一段时日,到也是不错的事情。

    既然笑笑你如此贴心,难道夫人也喜欢你留在身边,那你就陪着一并离府吧,切记要多多劝诫开导,早些叫你嫡母回府。”

    周笑笑自然神情极为乖巧的将镇国侯的话,全都一一应下,但马上她又神色为难的苦笑说道:

    “父亲放心,我自然是会规劝着嫡母的,可这次您也瞧出来了,嫡母是真被伤透了心。所以父亲若真想叫嫡母心情舒畅起来,何不叫四妹回来呢,再不济她也是您的亲生女儿,我的亲妹妹啊,无论她在糊涂,那也是我苏家的女儿,岂能真的不管不问。

    如此不但嫡母每每想起四妹,必然要与父亲更加疏远,就是府外头的人,哪一个不是伸长了脖子,就等着看笑话呢。

    只有四妹从新回来,所有的流言蜚语才能自行散去,至于那汝南郡侯杨子贡,只要四妹不在他身边了,想发落了他,还不是父亲在朝中一句话的事情嘛,只要郡侯府衰败了,他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帝都内,过上个几年,谁还会非议他和四妹妹之间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