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病的太轻

作品:《侯府弃女

    齐氏到底娘家也不是泛泛之辈,镇国侯也的确不好,将所有的烂摊子,都往她的手里丢。

    因此周笑笑很顺利的就将齐氏给护了出来,至于蒲氏那边,有蒲文茹帮衬着安抚娘家人。

    这件事情处理起来,齐氏自然是圆满妥帖的应付过去了。

    而两日后,镇国侯那边,在楚老夫人和苏湘芸的软磨硬泡下,无可奈何,也只能答应叫苏茂娶了戚采薇做正室。

    得知这个消息后,正养在病榻上的蒲文茹,不禁惊讶的说道:

    “我以为此事,就算公爹同意了,二弟为了那梅映雪也是断然不肯的,却不料他到是出息了,竟然不再胡闹,真应下了这桩婚事,如此也算有个比较不错的结果了。”

    正剥开蜜桔,吃的津津有味的周笑笑,闻听这话,却耸耸肩说道:

    “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了,毕竟当日梅映雪要被逐出侯府时,嫂嫂你昏迷着不知道,为她求情的人可不就是表姐。

    我那个二哥的性子,你也应该了解,最是欠不得人情,又责任心极强。所以他必然记着表姐的好,又对她极为的羞愧难当。

    所以二哥未必对表姐有情,但是这个正妻,他也必然会捏着鼻子认下的。只是戚采薇心机真是不浅,以后她在这侯府里,肯安分些是最好的,否则的话各房各院,我看都不得安生了。”

    看着周笑笑眉头紧皱在一起的样子,蒲文茹赶紧宽慰的说道:

    “妹妹何苦说这样杞人忧天的话,你可是有嫡母护着的,而且沈夫人现在也搬去同宁贵妃同住了,旁人也要高看你一眼的,戚采薇纵使真不是个好相处的,也多半不敢为难你的。”

    周笑笑闻言,不免苦笑一声说道:

    “嫂嫂忘了,我是有嫡母护着,可是姑姑和表姐背后,给她们撑腰做主的可我那位好祖母。

    之前柳氏还不过是个远房的外甥女,祖母瞧着她顺眼贴心,尚且庇护有加呢,如今变成最疼爱的小女儿,还自幼在膝下养大的外孙女,她岂有不照拂的到底,我看着侯府内难得安生下来的日子,恐怕是要再起波澜了。”

    真不知是该说周笑笑预料的准,还是该说她真是个乌鸦嘴。

    正月十五元宵节这一天,等到镇国侯彻底当众宣布,戚采薇和苏茂的婚事后。

    就见得本来在侯府内,只是日日陪着老夫人的苏湘芸,就开始蠢蠢欲动,不再安分了。

    先是借着老夫人的名义,府内甭管大事小情,她全都要管上一管。

    等到出了正月里,苏湘芸更是过分到,连侯府的账房银子她都要过目查账,已然一副她当家做主的样子。

    本就是个直性子的齐氏,和苏湘芸争执了两回,怎奈楚老夫人自然是偏帮着小女儿,还给了她不少冷言冷语的训斥听。

    因此一来二去的,齐氏被气得头疼不已,这两日身子不大爽快,连锦宁院的门都不出了。

    周笑笑因为之前,一直照顾着蒲氏,她将养一个月,总算能下地走路,人也不会觉得头晕目眩了。

    所以等到周笑笑将她送回左廊院后,这才顺路来了锦宁院,探望下齐氏的情况如何了。

    瞧见是周笑笑来了,齐氏先是欢喜的从床榻上坐起身来。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什么,竟然赌气似的又躺下了,更是一个转身,将后背对准了周笑笑。

    瞧着齐氏这副样子,周笑笑一愣后,就忍不住哭笑不得的说道:

    “嫡母这是在同女儿置气呢吧,您可是再埋怨,这一个多月来,对于姑母和您针锋相对的事情,我却故意躲清闲,就连您叫丹霞姑姑去请,我都不过来的事情而感到难过失望对吗。”

    齐氏是个心里藏不是话的人,既然周笑笑都如此说了,她马上坐起身来讲道。

    “我知道,苏湘芸是你的亲姑姑,她和柳氏不一样,你们是姑侄女,所以笑笑你有所忌惮,不好对她如何,嫡母其实从未怨过你。

    只是现在红兰不在我身边,跟着那个混账东西杨子贡走了,苏启又年纪太小,所以我不过是想让丹霞把你给叫过来,陪着我说说话,仅此而已。

    可是你这孩子,是不是心里觉得,我这个嫡母找你,必然就是为了利用你,叫你给我办事,你可真是太伤我的心了,难道嫡母我待你,究竟是实心实意,还是拉拢哄着你办事出力,笑笑你这孩子如此聪明,当真就感觉不出来吗。”

    看着齐氏说着说着,还拿出锦帕擦了擦眼泪,显然是真被气到了。

    其实周笑笑觉得她何其有幸,重生一世,不但遇到了沈氏,这般温婉慈爱的母亲。

    在侯府内,她与齐氏本没有交集,可这位嫡母如今,却肯将她当成亲生女儿般厚待。

    因此周笑笑赶紧来到床榻边,握住齐氏的手连声说道:

    “嫡母你别哭啊,我知道这段时日你受委屈了,齐氏小姑姑做的事情,我暗中都有留意。

    只是我不说,是想叫她闹得更过分一些,嫡母可想看见四妹,叫她得以重回侯府呢,那此事成与不成,可都在我这位小姑姑的身上了。”

    一听说周笑笑有法子,叫苏红兰回来。

    齐氏哪里还顾得上心里的委屈,当然是破涕为笑,颇为激动的忙追问道:

    “笑笑你当真有办法吗,难道叫苏湘芸事事欺压我一头,你四妹就能回来了。

    莫非你是想叫讨好着她,然后让你小姑母去老夫人面前,替我求情说服你父亲,允许红兰回来不成。

    若真是如此的话,只要你四妹能从新回到我的身边,别被杨子贡那个伪君子欺骗,那别说忍气吞声,就是掌家权都给了你小姑母,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是周笑笑却摆摆手,眼中一丝筹谋的寒芒闪过说道:

    “嫡母,就算你有心退让,小姑母也只会更加肆无忌惮罢了,到时她彻底无需畏惧你的时候,又岂会替你求情讲话呢。

    至于女儿的办法呢,就是捧杀,嫡母你病的还不够严重,小姑母闹得也还不够过分,最好啊你被她气得寝食难安,若是连侯府都待不下去了,那要不了多久四妹妹就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