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分身乏术

作品:《侯府弃女

    周笑笑不禁一挑眉说道:

    “我和长嫂是一个看法,这二房有个梅映雪,已经够闹腾的了,如今采薇表姐若真如愿以偿,进了二房变成我二嫂了,恐怕以后这府里就更热闹了。

    长嫂你是个喜静的人,我这金香院呢,在侯府内是最偏僻的地方了,但有一点好处,那就是难得的清静雅致。

    我说什么都得去瞧一眼了,到底是表亲的姐妹,至于长嫂你只管好好调养的身子,任何事,任何人就算求到你跟前了,最好也别管,犯不上给自己找麻烦。”

    人与人之间,有时候相处起来,就是如此的神奇。

    日日相见的人,可能水火不容,相看生厌。

    可有的人,你哪怕只是接触了一两回,却彼此就是能成为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

    而蒲文茹和周笑笑,就都有这种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的感觉。

    也是因为这份投缘,周笑笑如此不爱管闲事,恨不得独善其身的人,才愿意多说两句提醒着蒲文茹,就怕她再次卷进什么内宅的勾心斗角里去。

    至于蒲文茹再次伤感的摸了下,自己平坦的小腹,凄然一笑的说道:

    “多谢三妹事事替我想着,有了这次的教训,二房的人和事,我岂会再管。嫂嫂我没这么傻,你就放心的去翠薇院吧,毕竟嫡母现在事事需要你帮衬的,妹妹若在不过去,恐怕丹霞姑姑也是要来吹的了。”

    将竹心和松果,全都留在金香院照看着蒲文茹。

    周笑笑就领着福宝,直奔翠薇院赶去了。

    和蒲文茹猜的一样,她走在路上,就迎面撞见了奉齐氏的吩咐,前来寻她的丹霞姑姑。

    也很想先知道,翠薇院情况如何,心里好有个准备的周笑笑,她不禁忙问道:

    “丹霞姑姑,二哥哥那边情况如何了,他并非不稳重的人,怎么就和表姐牵绊到一起去了,这事里可有什么古怪之处。”

    齐氏厚待周笑笑,视若自己的女儿般看待。

    丹霞姑姑现在也把周笑笑,当成半个主子对待,所以也不隐瞒的马上说道:

    “二少爷不是之前因为那个梅姨娘的事情,闹的心情郁结,结果在二小姐院里,借酒消愁多喝了两杯,这才做下了糊涂事情。

    二少爷懊恼的很,姑奶奶逼着他对自己的爱女负责,否则就算是一家人,也要闹得人尽皆知,给自己的女儿讨个公道回来。

    本来二少爷是不肯的,但表小姐先是撞了桌角,接着又是要上吊,又是要跳井的,闹的可厉害了,家丑不可外扬,老夫人的意思是将他们的婚事给定下,眼下侯爷还有些不太愿意,事情就僵持在这了。”

    镇国侯会看不上戚采薇做儿媳,这点周笑笑并不意外。

    毕竟这个父亲是多势利的一个人,戚家早就落寞呢,无权无势的儿媳,娶回来对侯府任何益处都没有,他自然是会觉得亏本的。

    “二房的事情,既然有父亲做主,那嫡母没有参与其中吧。”

    丹霞姑姑知道周笑笑担心什么,马上摆摆手,笑着说道:

    “如今我家夫人,最是将三小姐您的话听在心里了。您不是早就说了,这大房二房的事情,自有侯爷做主,咱们家夫人只要等着听结果就成,凡事少插手才不会出错。

    所以夫人这次学乖了,可没掏心掏肺的跟着出谋划策,多少次了,明明夫人是一片好心,可是侯爷提放着,老夫人厌烦着,就连两位少爷也并不是多领情,奴婢看在眼里,别提心里多急了。”

    知道齐氏明哲保身,周笑笑就暗松了口气。

    她这人就是如此,在意的人,那是掏心掏肺。

    不在意的人,就是在她面前断气了,周笑笑都未必肯低头瞧上一眼。

    说她冷血也好,无情也罢,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一来到翠薇院,果不其然,苏湘芸这位姑母,正在里面哭喊闹得正欢呢。

    瞧见周笑笑来了,苏湘芸就迎了上来,扯住她的手说道:

    “还是笑笑你这孩子贴心啊,知道你表姐出了事,就立刻赶过来了。不像有些混账东西,连自己的表姐都要欺辱,苏茂你今天不给姑姑我一个交代,我定然轻饶不了你。”

    周笑笑有些不喜的微一皱眉,就将自己的手,强行从苏湘芸的掌心里挣脱出来了。

    看着这个姑母,那望向她十分不满的表情,周笑笑却并不在意的说道:

    “二哥和表姐,都比我年岁要大,他们的事情,有父亲和祖母在这里呢,哪里有我一个做妹妹的,指手画脚,多言多语的地方呢,姑母真是折煞我了。

    而且事情的始末,我才来就更是不清楚了,因此岂敢妄言呢。并且我过来,是因为长嫂醒了,心情郁结之下茶饭不思,所以我想请母亲过去一趟,好好安慰下嫂嫂。”

    齐氏就算是镇国侯的第三任续弦,可她到底是苏茂名义上的嫡母。

    镇国侯正烦难如何推掉戚采薇,或者叫她给苏茂做妾,这二房正妻的身份,他确实没相中这个侄女。

    可这话镇国侯不好自己说,因此他就想叫齐氏出面当这个恶人。

    这下到好,镇国侯这个想法,才将将和齐氏说出来,周笑笑这就以蒲文茹为由,过来要将人给带走了。

    镇国侯自然不愿,可周笑笑既然以此为理由,当然就有几分的把握,所以她马上说道:

    “父亲,如今长嫂的事情,等再过两日是务必要告知给蒲家的。若是此时嫡母不日日陪伴在侧,到时蒲家只会以为,我们镇国侯府苛待嫂子呢。

    而且这后宅女眷的事情,真要同蒲家解释,也得是嫡母出面。此时本就是二哥闯下的祸端,嫡母处理起来已经焦头烂额,因此还望父亲多体谅才是,这二哥和表姐的事情,说到底是我苏家亲人的事情,也只有您亲自决断,那才能叫所有人心服口服。”

    镇国侯如何听不出来,周笑笑这是在提醒他,戚采薇的事情再难办,那也比不得安抚蒲家人来的重要。

    而这两件事情,齐氏分身乏术,自然是要捡着重要的来办。

    若所有的事情全丢给她,真有个闪失,到时可怨不得齐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