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相邀饮酒

作品:《侯府弃女

    失去了柳姨娘的事事筹谋,就像被硬生生折断了羽翼的苏柔婉,她如今已经不再因为自己,马上能入宫为妃,而有任何得意的心情了。

    患得患失,终日被禁足的她,甚至都会惶恐不安的想着,什么时候周笑笑若觉得她碍眼,是不是和齐氏联手之下,将她暗中害死都无人知晓。

    因此陷入极度绝望的苏柔婉,可以说戚采薇的一番话,简直就如同晦暗里的明灯,溺水前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又叫她看见了一丝希望。

    “采薇姐,你真是有办法,叫父亲对我再次疼爱起来吗,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那你叫我做什么都行,我全都答应你。”

    可是戚采薇却摇摇头,很是干脆的回答道:

    “舅舅是镇国侯,我不过是个外甥女,他岂会听从我的摆布呢。但若是我成为你的二嫂,这侯府将来也由你苏茂哥哥继承爵位,他的性子你也该了解,最是没有城府了,到时事事必然听我这个妻子的话。

    我叫他帮衬着你,那偌大的侯府,想不成为你的倚仗我难呢。因此我想拜托柔婉妹妹的事情,就是帮我制造个机会,叫你二哥必须将我娶为正室。”

    苏柔婉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可是当戚采薇谨慎的看了眼房门外,附耳在她身边说了几句话后。

    就见得苏柔婉连连点头,最后更是豁出去的说道:

    “表姐的这个法子,细细推敲到也可行,那我为了给自己争个出路,自然愿意帮衬着你。

    可是妹妹我,还有另外一个要求,你须答应我才行,否则咱们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心愿达成。”

    看着苏柔婉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戚采薇确实是个心思很深的女子。

    就见她都不待苏柔婉继续说下去,掩嘴轻笑间,当先猜测的讲道:

    “我若没有想错的话,妹妹这般咬牙切齿的样子,必然是因为舅母齐氏,还有三表妹笑笑吧。毕竟你的姨娘被逐出府,这样大的事情,我来到侯府也听到了很多的风言风语。

    虽然事情的经过始末,我没亲眼得见不好乱猜,但表姐却知道,害的你生母发疯,并且被逐出侯府的人,可不就是齐氏和周笑笑嘛,你想来最不肯放过的也是他们吧。

    这件事表妹只管放心吧,只要你助我达成所愿,将来一旦我掌握了侯府的实权,那必然没有齐氏的容身之地,至于周笑笑嘛她一个外嫁女,更别想得到侯府的支持,没了母家做倚仗,她在夫家的处境会如何,想来就不必我多说了吧。”

    苏柔婉听得是连连点头,而戚采薇眼瞧她应下自己的事情了,唯恐丹霞姑姑在外面起疑,她马上起身告辞了。

    而第二日,苏柔婉的房内,就传来了阵阵碗筷摔在地上的动静。

    “你们都给本小姐滚出去,我是陛下的女人,马上就要入宫为妃了,你们竟然如此苛待,那我就此绝食,到时若我有个三长两短,且看你们如何向皇室交代。”

    齐氏直到天亮了,眼瞧着蒲文茹也醒了,她这才头晕眼花,极为乏力的回了锦宁院。

    可是才躺下休息,还没到一个时辰呢,苏柔婉这边竟然又闹了起来。

    脸色极为憔悴的齐氏,看着摔摔打打的苏柔婉,她强忍不满的问道:

    “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没人要禁足你,只是希望柔婉你在进宫前,能静心学习宫规罢了。

    若我这个做嫡母的真有心苛待你,岂会叫你好吃好穿,住在这般装点华丽的闺房里吗,柔婉你可不能没有良心啊。”

    苏柔婉闻言,却毫不领情的冷着张脸说道:

    “嫡母的好意女儿还是心领了,如今我姨娘已经离开了侯府,我对她思念至极,可也知道无法再见。

    所以我所求,不过是回到翠薇院小住,直至入宫为止。另外在侯府内,不再被限制自由罢了,我姨娘已经不在了,难道嫡母对女儿还是如此戒备,你觉得我单凭自己,还能掀起多大风浪不成,您未免也太高看我苏柔婉了。”

    这要是周笑笑在,任凭苏柔婉说破嘴皮子,她眼皮都不会多抬一下,绝对不会给对方入宫前任何自由行动的机会。

    可是偏偏齐氏是个直性子,被苏柔婉质问的,脸上有些颜面尽失,却又笨口拙舌寻不到反驳理由,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妥协说道:

    “那好吧,既然这是柔婉你入宫前,最后的请求,嫡母也不好太过苛刻的待你。

    想搬回翠薇院你就去那住着吧,但是有一点,你祖母和父亲不愿你在入宫前四处走动,由其是离府去看你那犯了大错的生母,因此柔婉你要答应我,好好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可有任何不该有的念想。”

    一见齐氏总算妥协了,苏柔婉在暗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很痛快的点头答应了。

    不过等到苏柔婉回了翠薇院,一连两三天她确实安分守己,更没偷偷往府外跑。

    只是在第四天的时候,宫里晋封她为婉妃的圣旨下到了侯府,并且叫她七日后入宫的时候。

    苏柔婉以兄妹叙旧为由,先是见了苏信,接着第二日又将苏茂给了翠薇院,并且戚采薇也在旁作陪。

    彼此落座后,苏柔婉就叹了口气,很是同情的说道:

    “二哥,妹妹之前因为受生母的影响,遭父亲嫌弃至极,所以知道你二房出了事,我也不好过去探望你。

    说起来咱们这些世家出身的子女,看着衣食无忧,可事事却只能任人摆布,二哥你是如此,妹妹何尝不是呢。

    因此啊我和二哥是同病相怜,想着就要入宫了,以后想再见到兄长也是难了,所以妹妹亲自做了些你喜欢吃的菜,就不知二哥是否赏脸,陪着柔婉饮上几杯酒,算是咱们兄妹借酒消愁,同时也算给我践行了。”

    苏茂是个重情义的人,瞧着他对梅若雪的用情至深,就可见一半了。

    加上再有戚采薇也从旁游说规劝,苏茂这几天确实一肚子的愁苦,大哥苏信因为妻子小产的事情,嘴上不说,但苏茂也不傻,他感觉到和这个兄长是产生隔阂的了。

    所以他也不在推迟,坐下来就连饮了三杯酒,不过一向酒量不浅的苏茂,也不知为何,竟然突然觉得脑袋发晕,又喝了不过两三杯,一壶酒都未饮用完呢,他竟然就倒在了桌子上,人事不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