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深夜探望

作品:《侯府弃女

    苏湘芸听的云里雾绕,忍不住嘟囔道:

    “采薇啊,你是不是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先不说你身上的孝期还有两年呢,而且你比苏茂还大了三四岁,这事恐怕你舅舅根本就不会同意。

    而且就算我那侄子再名声不好,叫人知道他宠妾无度,可是有镇国侯府在,想削减了脑袋往府里进的世家贵女,绝对不在少数,我的好女儿你又如何脱颖而出呢。”

    戚采薇闻言,丝毫都不气馁的说道:

    “所以啊,母亲你想不想指望着女儿,后半辈子过上荣华不尽的日子。从今往后能回到侯府住下,那你就得帮女儿一把。”

    苏湘芸闻言,自然是立刻说道:

    “你父亲在时,大小是个巡抚,也算是封疆大吏了。可如今他已然不在了,我又只有你一个女儿可指望,侯府虽说是我的母家吧,但到底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我也不好领着你,长年累月的住在府里,但若你和苏茂真能成婚,那就叫亲上加亲,咱们母女住下来也叫顺理成章了。母亲自然也盼着瞧见这一天,所以要如何帮你,采薇你就快说吧。”

    戚采薇稍稍沉吟了下,就马上讲道:

    “首先,你要劝说动祖母,叫她赞成我和二表弟的婚事,有她老人家做主,自然事半功倍。

    而且母亲你要想办法留在府里,最好能打着祖母的幌子,把掌家权从齐氏的手中分过来些,有了实权在手,自然就不一样了。”

    苏湘芸一笑,很是轻松的说道:

    “我是你外祖母最疼爱的小女儿,这事就包在母亲身上吧,我有把握只要央求你外祖母,多软磨硬泡一阵子,她必然是会同意的。

    还有那个齐氏,本来就是你舅舅的第三任填房妻了,别看明面上我叫她嫂子,可她一个续弦罢了,我是侯府的小姑奶妈,只要我求到你外祖母面前,代为管家也不是不可能的。”

    戚采薇笑着点了下头,立刻提醒道:

    “如此母亲就更该去外祖母面前,好好的尽孝侍奉,一叙母女情分。至于女儿嘛,我要去见个重要的人,能否在苏家扎根下来,此人至关重要。”

    戚采薇向来是个有主意的,这些年她父亲过世后,家里家外真正操持掌权的并非苏湘芸,正是这个能干的好女儿。

    所以对于她要做什么,苏湘芸也没有不放心的地方。

    而稍许后,戚采薇竟然来到了锦宁院,手里更是提着个食盒子。

    齐氏这会还待在左廊院,因为瞧着蒲文茹没苏醒,难以安心下并未离开。

    所以守在锦宁院内的只有丹霞姑姑,等到她迎出来见礼后,就马上诧异的说道:

    “表小姐眼瞧着天都快亮了,您一夜没睡了吧,怎么还不回去休息,反倒来了这边。只是夫人并未回来,您若真有什么急事,还是得往左廊院赶去一趟了。”

    戚采薇很随和的给丹霞姑姑,福身还了一礼后,就马上笑着说道:

    “本来确实乏累了,可是回到宜安院听外祖母念叨了两句柔婉妹妹,想到她因为身体不适,回绝说不能赴宴吃团圆饭了,一晃都许久没瞧见她了,我心里惦念之下,就从厨房拿了些好吃的糕点,过来探望下她。”

    丹霞姑姑比谁都清楚,齐氏是不愿苏柔婉与任何人接触的,直到她被送入宫里去为止。

    可是戚采薇是外人,不晓得这点,就算犯了忌讳,丹霞姑姑也不好明言点破。

    而且戚采薇还搬出了老夫人,丹霞姑姑再挡在门前,她到底就是个奴婢,委实就太说不过去了。

    所以无奈之下,丹霞姑姑也只能将戚采薇迎了进来,引着她到了苏柔婉的房门前,却还是忍不住的叮嘱道:

    “二小姐身体不适,所以需要多多休息,奴婢就等候在此,表小姐送了糕点,还请您尽快出来,不要叫我一个下人难做才好。否则夫人知道我没照看好二小姐,到时必然是要训斥重责的。”

    戚采薇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反倒歉然一笑的说道:

    “真是有劳姑姑了,这大冷的天还要站在外面守着,您放心好了,我放下糕点,探望过柔婉妹妹就立刻出来,绝对不会叫姑姑难做的。”

    态度谦卑温和的人,当然更叫人瞧着赏心悦目。

    因此丹霞姑姑忙屈膝还礼,脸上警惕的神色,到也放松了几分,加上天气确实寒凉,她不禁走到一旁的长廊下避风去了,到没继续守在窗户外头。

    而丹霞姑姑一走远,戚采薇脸上的浅笑,就被一丝筹谋的笑容所取代。

    等到她走进房门后,看着里面一片的漆黑,借着月色将烛台点燃,她就迈步来到床榻旁,语带嘲弄的说道:

    “二表妹当真是好宽的心啊,姨娘疯疯癫癫的被逐出府去,你这个即将入宫为妃的人,也过着近乎软禁的日子,可妹妹竟然还能吃下睡得着,这份好心态,真是姐姐万万学不来的。”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苏柔婉日夜以泪洗面,适才是哭的太久了,熬不住的才睡下。

    但她内心惶恐不安,所以戚采薇的声音才传来,她马上就醒了过来。

    当瞧见来人,竟然是这个不常走动的表姐时,苏柔婉神色淡淡的说道:

    “怎么,表姐难得回来一次侯府,这是特意跑过来看妹妹的笑话不成。那你已经看过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戚采薇也不在意苏柔婉的冷言冷语,将精致可口的糕点,一一摆在桌上后她就笑着说道:

    “妹妹不愧是要进宫的人,就算齐氏再不待见你,可这房内的布置却是极好的,一应的吃穿用度,可丝毫不比嫡出的逊色呢。

    只是表姐我还是很为你的将来担忧呢,既然齐氏敢禁足你,就说明此事我舅舅必然是晓得的,可他没有阻拦,就等同于说是放弃你这个女儿了。

    一个没有母家支持的妃嫔,真不知道妹妹入宫后,在皇后和瑶贵妃的压制下,还有宫里永远不会缺少的新宠明争暗斗中,你能保全自己到几时呢。所以我是来问问二表妹你的,若我有办法叫将来镇国侯府成为你的倚仗,那你愿不愿意同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