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活寡五年

作品:《侯府弃女

    总算有人出面求情了,镇国侯赞许的看了戚采薇一眼,有了台阶可下后,他马上说道:

    “采薇你打小在侯府住着的时候,就最是纵着你这二表弟,你难得回来一趟,既然你都开口求情了,舅舅我还能不答应嘛。

    苏茂还不谢过你表姐,然后带着那个狐媚东西上屋外跪着去,一切等你长嫂醒了再行定夺。”

    镇国侯话一说完,就将内堂守着蒲文茹的老夫人挽扶出来,立刻送她回宜安院歇着了。

    这位父亲一走,苏茂总算松了口气,千恩万谢的看向戚采薇说道:

    “别看咱们是表亲姐弟,可是表姐待弟弟到是极好的。反倒是有些人,与我还是亲兄妹呢,出了事不说替我劝一劝父亲,就知道在旁添乱,真是叫人好生失望。”

    站在一旁的周笑笑,她听得出来,苏茂这话就是说给她听的。

    眼瞧对方今晚,闹出如此莽撞的举动,事后竟然还不懂悔过,反倒好像所有的错,都是她造成的一样。

    对于这种冲动又没脑子的人,周笑笑都懒得搭理他,立刻赶往内堂,就要看看蒲文茹情况如何了。

    而戚采薇在周笑笑经过的时候,却迈步将她的去路给拦住了。

    “堂姐还有什么指教,你纵容梅若雪被留下,还要叫父亲允许她被抬为二房的姨娘。莫非现在堂姐是觉得痴长我几岁,又要命令我给二哥道歉不成。”

    周笑笑觉得戚采薇适才的一番话,简直是助纣为虐,反正就是个堂亲的姐妹,除了年关这几天,她回来给楚老夫人拜大年。

    平时都见不到面的人,周笑笑也不觉得,需要对戚采薇言语毕恭毕敬的客气。

    戚采薇神情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周笑笑说话如此的冲劲十足。

    但下一刻她却温和的笑了,更是主动道歉的说道:

    “三表妹,以前你在府外长大,这到是表姐第一次瞧见你呢。却不料妹妹虽是个女子,却是个说话直爽的人。

    我不过是盼着家和万事兴,也不忍看见二表弟被逐出家门罢了,若因此叫笑笑你心里不痛快了,姐姐在这给你赔不是了。”

    望着主动示好的戚采薇,周笑笑却对她委实亲近不起来。

    这戚采薇看着温和,是个老好人,但若真是个良善之人,瞧见蒲文茹昏死在病榻上的一幕,就该和她是一样的心情,对于罪魁祸首的梅若雪,岂有同情的道理。

    说到底戚采薇不过是说了句便宜话,叫镇国侯觉得她懂事,苏茂也记下她的恩情罢了。

    这般左右逢源,为了自己的利益,是非不分的人,周笑笑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可周笑笑想走,戚采薇却依旧拦着不放行。

    最后还是齐氏看不过眼了,扬声说道:

    “湘芸,老夫人都离开了,你也带着采薇回去吧。文茹这边有我和笑笑照看着,你虽说是府里的姑奶奶,但到底已经嫁出去了,如今回了娘家,远来是客怎好叫你多费心操劳。”

    齐氏话音落下没一会,正堂内的苏湘芸就走了出来。

    先行给齐氏见礼后,她就笑着说道:

    “瞧嫂嫂这话说的,我是苏信的亲姑姑,他房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能不着急嘛。

    不过嫂嫂体恤,我自然领情,那我就先和采薇回宜安院了。文茹这一胎没了孩子,母亲指不定多难过呢,我得去劝劝她放宽心,曾孙总还是会再有的。”

    等到戚采薇母女一走,齐氏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没了,趁着堂内也无旁人了,她马上压低声音说道:

    “笑笑,你适才的做法就对了,这母女俩没一个省油的灯。你那个表姐,当年还想给你大哥做平妻呢,结果蒲家也不是小门小户,你父亲心里有忌惮,此事才算作罢。

    所以你嫂嫂真有个好歹,那母女俩指不定多高兴呢,也不知道这回她们要待上几天才走,真是看见这母女俩,我就觉得头疼。”

    这些侯府内的事情,周笑笑才回来没多久,若非齐氏提点着,她还真不知道,戚采薇竟然还有嫁入侯府的打算。

    微微凝眉想了下,她就对齐氏说道:

    “母亲你也回去休息吧,我一会同大哥说声,他一个大男人照顾嫂子到底不方便。要不叫嫂嫂去我的金香院暂住吧,由我亲自照顾着她,顺便开导陪伴着,也好叫她尽快从痛失孩子的悲伤里走出来。”

    周笑笑挺喜欢蒲文茹,端庄清雅的性子,这内宅里的事情,多个小心总归是没错的。

    既然戚采薇想被抬进大房,谁知道她会不会暗中对蒲文茹下手,周笑笑想护着这个嫂子,自然是接进金香院最为妥当了。

    周笑笑都不嫌累,此事无论是齐氏,还是苏信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甚至还都挺感谢她,将这个烂摊子给揽过去管着。

    至于离开了左廊院的苏湘芸,走在回去宜安院的路上,她就忍不住的埋怨道:

    “我说采薇啊,你素日里最伶俐了,想的也比母亲我要面面俱到。可是这回你怎么糊涂了,你不是不知道,因为你之前要给苏信做平妻的事情,无论是蒲文茹,还是对这个媳妇很满意,性子最是耿直不过的齐氏,对咱们母女可都是颇有微词的。

    现在倒好,那梅若雪伤了蒲氏,你竟然还去替她求情。这不明摆着告诉所有人你和蒲氏不睦,意欲取而代之嘛。别忘了你身上还背着孝期呢,现在就指望着和侯府这点亲戚关系,让你顺利的给我那大侄子做姨娘,否则你再不嫁人,熬到二十四五,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戚采薇闻言,眼中闪过一丝不甘的说道:

    “是啊,谁叫我命苦呢,婚事都订好了,可未婚夫婿,却在大婚三天前,因为过于高兴宴请宾客,竟然从酒楼二层跌落到大街上摔死了。

    我被说成不详,按我大云朝的风俗,还要给那个害了我的死鬼守五年活寡的重孝。否则我是巡抚之女,还是镇国侯府的表小姐,我用得着屈尊降贵给人做妾吗,还不是年纪大了熬不住,就盼着先做妾,耗死蒲氏到时我就能被抬为正室了。

    可是母亲我现在改主意了,与其苦熬到正室的位置,我要直接成为正妻。不过我这次来到侯府,目标不是大表哥了,而是二表弟苏茂。我替他留下梅若雪,是希望他为了这个女人闹得更加出格,到时名声毁了,世家贵女无人肯嫁,正室的位置不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