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表亲姐妹

作品:《侯府弃女

    周笑笑动手直接打人,镇国侯看得还只是一愣一愣的,拍着桌子呵斥了一声成何体统。

    可听完苏茂要迎娶梅若雪为妻的话,镇国侯直接气的,咳嗽连连,手里的茶盏,向着苏茂就砸了过去。

    “忤逆不孝的畜生,我看你三妹这顿打还是太轻了,她怎么就没将那个狐媚东西给活活打死呢,也好断了你不该有的念头。”

    到底是儿子,镇国侯还指望着苏茂,将来能得个武将的官衔,领兵打仗,手握兵权呢。

    所以骂了两句,他就强忍下怒火,反而看向周笑笑质问道:

    “今晚的事情,全都因你而起,笑笑你到是告诉为父,你不在小佛堂祈福,究竟跑哪里去了,女儿家的闺名你是不是不想要了。”

    周笑笑一听这话音,就知道镇国侯是想将过错,全都往她的身上推。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她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了。

    毕竟镇国侯膝下就三个儿子,苏启太过年幼,将来的造化如何,眼下是瞧不出来什么的。

    反倒是苏信,苏茂兄弟俩,一文一武,相辅相成,镇国侯府的荣辱兴衰,可就全肩负在他们兄弟俩的身上了。

    所以镇国侯不愿苛待儿子,与任何一个关系疏远,更不想看见兄弟反目的事情,发生在侯府之内。

    哪怕镇国侯现在对周笑笑的态度改观不少,但到底女儿比不得儿子。

    所谓女儿下嫁权贵,说到底也是为了辅佐父兄,最重要的还是儿子。

    取舍之间,会拎周笑笑出来顶下过错,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镇国侯想的到不错,那也得周笑笑肯配合才行。

    就见重新跪于地上的周笑笑,后背挺的笔直,不卑不亢间说道:

    “昨夜二哥满脸怒容往小佛堂赶去,要与我不肯罢休的事情,恰巧被嫡母知道了。

    为了不叫我们兄妹起了嫌隙,嫡母的意思是叫我先避到锦宁院,等二哥冷静些后,再当面把话说清楚。可是谁成想,二哥如此冲动,竟然将气撒在了大嫂身上。

    若是父亲不信,大可问过嫡母,女儿不过是希望除夕夜,家中一团和气。却不料主动退让,还被猜忌诋毁,还望父亲为了女儿的闺名着想,也断然不能轻纵了梅若雪。”

    齐氏自然是护着周笑笑的,眼瞧对方如此说,她赶紧把话接过来,点了点头笃定的说道:

    “确实不错,笑笑始终待在锦宁院呢,此事唯恐知道的人多,茂儿又去我院子里大闹一场,因此本夫人才没同旁人讲起。

    后来文茹受伤昏迷,我更不敢叫笑笑立刻出来,谁知道茂儿冲动之下,会不会又做出伤人的事情。

    直到侯爷您来了左廊院亲自坐镇,我这才叫人去将笑笑给请了过来,所以今晚的事情,可怨不得这孩子。若侯爷执意纵容真正有错之人,这府里由上至下,恐怕都要议论纷纷,难以服众啊。”

    齐氏再不受镇国侯的待见,可她终究是正室夫人。

    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镇国侯就算想将错处,全都算在周笑笑的身上,也不好意思再厚颜开这个口了。

    但蒲文茹受伤,还失了孩子,此事必须得有个交代。

    蒲家那是大云第一书香门第,影响之大,家族底蕴之深,就是镇国侯也不能小觑半分。

    因此他一指梅若雪,满眼厌恶的说道:

    “狐媚惑主的东西,二房是留不得你这等,搬弄是非的人了。看在茂儿的份上,本侯不要了你的性命。不过来人啊,将这贱婢赶出侯府,将她从新发落回伢婆手中,卖去苦寒之地。

    至于老二,你从现在起,就跪在大房的院子里,直到你长嫂醒来肯原谅你为止。过两日你更是要跟着为父,亲自去蒲家负荆请罪,就是活活被打死,那也是你罪有应得,为父定然不会为你求情半句。”

    镇国侯话说的绝情,实则就是想叫苏茂知道怕,从此长个教训,下次少莽撞行事。

    毕竟蒲文茹失了孩子不假,但人却无碍,蒲家就算再不满,也不可能真要了苏茂的性命,就此和侯府亲家变仇家,镇国侯老狐狸着呢,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叫两家面子上都过得去罢了。

    可是苏茂那莽撞的性子,若真知道何为收敛,就不会除夕夜的,闹成眼下这副样子了。

    所以一见两个婆子,上前要将梅若雪带走,苏茂直接一脚一个,将人给踢翻在地后,就将心爱之人护在身后说道:

    “父亲,您要打要杀,儿子不敢有一句怨言,大不了十八年后我苏茂又是一条好汉。

    但是若雪是我的女人,更是我苏茂今生认定,要用一辈子去守护疼爱的妻子。所以您要赶若雪离府,那还不如将儿子也逐出家门算了,反正若雪去哪,我就去哪,绝对不会和她分开的。”

    镇国侯今晚已经够心烦的了,好不容易将事情给圆过去了,眼瞧着向来器重的儿子,竟然为了个女人,连家门祖宗都不打算要了。

    确实被气到的镇国侯,当即站起身就给了苏茂一巴掌,更是怒不可歇的吼道:

    “好,你现在就带着这个狐媚东西,给本侯滚出府门。没有用的东西,真是白白栽培了你这么多年,最后竟然因为个女人昏了头脑,本侯没你这般不中用的儿子。”

    苏茂就是一根筋的人,此刻他但凡先低个头,认个错,事情就会有转圜的余地。

    可哪成想,他竟然真的扶起梅若雪,气呼呼的就要往屋外走去。

    镇国侯见此,眼中闪过焦急之色,可话都说出去了,他再将人叫住,这颜面还要不要了。

    就在这局面僵持住的时候,却不料从内堂快步走出来一个女子。

    一身海棠花的锦缎罗裙,配上她那未曾言语先带笑的清丽面容,到是个婉约动人的美人胚子。

    这女子叫戚采薇,是镇国侯胞妹苏湘芸的女儿,按亲疏算,她是周笑笑的表亲姐姐。

    此女来到镇国侯近前,就跪在了地上,神情不忍的恳求道:

    “舅父您息怒,二弟他是不懂事,惹您生气了,可请您看在他也是至情至性的份上,就网开一面吧。

    要不先叫他领着若雪姑娘回二房,文茹嫂嫂这边,到底也无碍了。说起来今晚的事情就是一场意外,您看在除夕团圆夜的份上,要不就开个恩典,叫梅姑娘给二弟做个妾室,有了名分自然就会安分守己,都是一家人,何苦闹得父子成仇呢,采薇看着真是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