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二房闯祸

作品:《侯府弃女

    周笑笑那犹如被困在笼中的鸟,渴望自由而扬起的小脸,在月色的映衬下,叫楚云宸瞧得有些失神。

    半晌回过神后,楚云宸却立刻泼了盆冷水道:

    “就算你除夕许愿,本王看你想摆脱侯府也是不易。毕竟你现在和我那位做太子的堂弟,可是关系匪浅。

    具我所知别看帝后对你的出身不甚满意,可你的父兄已经积极的在朝堂和后宫为你布局造势了。所以来自你生母沈家这边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少,镇国侯现在视你为一枚,攀附上太子最有用的棋子,他岂会轻易放你离府。”

    这些事情周笑笑心里也是清楚的很,但是她没有丝毫气馁的说道:

    “就是因为知道不容易实现,所以才要许愿啊。其实我到不急着离开侯府,大不了和这些人继续周旋也就是了。

    只是我很想将母亲从府内搬出去,她性格敦厚,也没什么防范人的心思,我不可能日日守在她的身边。而且若父亲控制住母亲,以此要挟我,到时我会相当的被动。”

    以前叫沈氏留在府里,除了是要为她讨回公道,争回当年被逐出侯府的这口恶气。

    也是因为,嫁妆没有要回来前,周笑笑连补品都无法独自承担,沈氏颇为消耗银子的汤药钱,她就更是拿不出来了。

    所以权宜之计下,也只能叫沈氏留在金香院。

    但正如她所讲,此一时彼一时了,现在周笑笑手里不缺银子,当然就想给沈氏更好的住处养病,而不是留在勾心斗角,危机四伏的侯府。

    而楚云宸闻言,也不知为何,周笑笑的所有烦恼,他就是想帮忙解决。

    因此微微沉吟了下,他就马上说道:

    “你一个侯府的嫡出女,本王确实也不好将你安置出府,但是沈夫人就不同了,等过两日我再去凌云观探望母妃时,会和她提及此事。

    到时叫你母亲去观内静养,同时也算给我母妃做个伴了,这不就能顺理成章的离开侯府,你也无需担心沈夫人在府外的安危问题了。”

    能得到宁贵妃的庇护,周笑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

    楚云宸虽说是在满地积雪的夜里赶路,但他的骑术确实精湛,周笑笑都没怎么感到颠簸,大约一个时辰后,她就从新回到了侯府。

    和楚云宸道谢一声后,她赶紧从后门,偷溜进去了。

    看着那探头探脑,撩起罗裙往府门内进的周笑笑,十足十像极了一只要去偷鸡吃的小狐狸。

    楚云宸嘴角微微上扬,竟然直至彻底瞧不见周笑笑的身影了,他才有些不舍的策马离开。

    因为竹心和福宝,还赶着马车没回来呢,为了不露出破绽,周笑笑是打算溜进府内的小佛堂里,将彻夜祈福的这出戏给演下去。

    可是哪成想,她人才进了小佛堂的院门,在院子里绕圈圈走着的刘多山,就满脸焦急的迎了上来。

    “谢天谢地,主子您可算是回来了,大房那边出事了,侯爷急着要见您呢。亏得主子你是提早回来了,否则真拖到明天才回府,侯爷震怒之下彻查你的行踪,今晚偷溜出府的事情保准要露馅。”

    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楚云宸,能把周笑笑气到跳脚,逼得她分寸大乱了。

    所以哪怕刘多山话说的云山雾绕的,周笑笑也意识到侯府必然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但她仍旧沉得住气的说道:

    “究竟发生了何事,刘多山你别急,慢慢把话说清楚了,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如此毛躁像什么样子。”

    刘多山看着她神情自若,这心跟着就像找到主心骨般,到也冷静下来了。

    “主子说的是,都是奴才不好,光顾着心里着急了,连事情都没交代清楚。

    今晚不是除夕夜,府里各院的主子要聚在一起吃团圆饭嘛。结果二爷最疼爱的填房梅若雪,貌似因为主子您的几句话,受了不少的委屈,不知是不是有这事。”

    周笑笑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认下了这件事情。

    不过区区一个连姨娘身份都没有的填房罢了,周笑笑还真不觉得,对方有什么说不得的。

    但是再瞧刘多山,却马上愁眉苦脸的叹口气接着说道:

    “主子您是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坏就坏在梅若雪的身上了。她把此事告知给了二爷,结果二爷就恼了,亲自来小佛堂寻主子你,要你把话说清楚,究竟为何羞辱他二房的人。

    少夫人是长房长媳,东合院的事情本就归她管,唯恐二爷再和您争执起来,少夫人也赶到了小佛堂,可谁知道他们叔嫂间怎么就动了手。二爷那一身的功夫,放眼帝都内外,也难逢敌手啊,所以推搡间,少夫人的后腰直接撞在了佛堂内的供桌上。

    不但老夫人亲自请回来的白玉观音摔了个粉碎,就连少夫人也昏了过去,郎中过府一号脉,说少夫人已有快两个月的身孕了,但她身子本就虚弱,这一撞孩子是保不住了,现在满院的主子们,都在大爷的左廊院呢,主子您也快过去瞧瞧吧。”

    齐氏是现任侯府的大夫人,蒲文茹是长房长媳,所以称为少夫人,将来二房的苏茂娶了发妻,则称为二夫人。

    大云朝世家贵族,在辈分之间,皆是如此称呼。

    所以在听闻刘多山说少夫人出了事时,周笑笑素来就知道,蒲文茹的身体不好,所以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当得知对方甚至还小产了,她一刻都不愿耽搁下去,向着左廊院甚至是一路小跑赶过去的。

    等进了院门,周笑笑当先看见的,就是跪在地上的苏茂,还有依偎在他身边,也跟着同跪,还有脸在那里哭哭啼啼的梅若雪。

    正所谓祸不及家人,在大云朝除了谋逆作乱,否则襁褓中的婴儿,都不会因为族亲有错,而受到牵连。

    可如今呢,就因为一个填房,苏茂闹上小佛堂,还推搡掉蒲文茹腹中的孩子。

    周笑笑真是越想越气,她本就不是个忍气吞声的脾气。

    因此就见周笑笑,二话不说,上前一脚就踢在了梅若雪的后背上。

    眼瞧这背地里嚼舌根,撺弄着苏茂闹上佛堂的梅映雪,竟然还有脸惊呼间喊疼。

    周笑笑扯着她的衣领子,弯腰扬手,对着她的脸,就是四五个巴掌直接招呼了过去。

    那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真是站在左廊院的墙外头,都能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