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月下许愿

作品:《侯府弃女

    看着周笑笑从地上一股脑的爬起来后,竟然脸色通红,逃也似的就要立刻离开。

    被周笑笑适才一把推得,坐在地上的楚云宸,单腿屈膝,手托在膝盖上,姿势无比霸气的同时,更是低沉间笑出声来。

    “周笑笑,原来你这个脸皮堪比城墙厚的小妮子,竟然也会脸红。刚刚你呼吸急促,双眼紧闭,莫非是觉得本王会轻薄你不成。

    可你这小妮子,不躲也不跑,睁开双眼时,还略微有些失落的样子,要本王说呢,清君当初的提议,我似乎可以考虑答应下来,你貌似挺想给我做侧妃的。”

    楚云宸眼瞧,周笑笑听了他打趣的话,脚下生风般,向前走去的更急了,他大笑间出声提醒道:

    “妮子赶紧回来,真被气傻了吗,没有我骑马送你出去,这片密林你是想徒步走上半个时辰不成,当心到时再被狼给叼了,本王可不负责。”

    楚云宸还是了解周笑笑几分性情的,这妮子绝对不是个为了面子,肯吃眼前亏的人。

    果不其然,闷头离开的周笑笑,很快就悻悻然的又走了回来。

    瞧着楚云宸竟然还坐在地上,好像根本就不打算起来。

    周笑笑气的不行,几乎是咬牙切齿般的说道:

    “楚云宸你赶紧起来,我要回侯府了,是你把我带到这密林深处的,你现在也得把我带出去啊。”

    看着一向都是把他气得半死的周笑笑,难得现在也露出挫败懊恼的神情。

    顿觉很有意思的楚云宸,竟然存心逗弄的伸出手说道:

    “知道自己有求于本王,你刚刚还像个刺猬般,凶巴巴的逮谁刺谁。本王是被你推着坐到地上的,现在你就得负责把我扶起来,否则咱俩就在这耗着好了,看看究竟谁更着急。”

    要不是顾忌着楚云宸的身份,周笑笑都恨不得一脚踢过去了。

    她怎么以前就没瞧出来,这楚云宸耍起无赖来,竟是如此的老道,简直气的她都快七孔生烟了。

    可是谁叫她有求于人呢,所以周笑笑也只能忍气吞声的,一把扯住楚云宸的衣袖,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可楚云宸还是纹丝未动,悠哉的坐在地上,完全没有一点要起身的意思。

    任由周笑笑又拉又扯,将衣袖都给弄皱了,向来最不喜衣服褶皱的楚云宸,非但不恼,反倒心情大好的又是一阵低笑,最后才总算良心发现的一个借力,站起身来了。

    可是周笑笑只顾着闷头,用尽力气的去扯楚云宸的衣服了,所以对方突然一起身,她根本半点准备都没有。

    当即她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眼瞧着就要栽进雪地里了。

    好在楚云宸人高马大的,长腿往前一迈,手在这么一捞,提溜着周笑笑的衣领子,就将她像个小猫崽似得,扯回到了自己的怀里。

    周笑笑这个郁闷啊,想她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那也算遇事,能独当一面的人。

    可偏偏在楚云宸的面前,她总是被拎来抱去的,她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简直太丢人了。

    帮着周笑笑,将身上沾到的雪拍落后,瞧着她那气鼓鼓,又狼狈的小模样。

    楚云宸难掩笑意,却也不再逗弄她了。

    “好了,我扶你上马吧,真没见过你这般胆子大的世家贵女,除夕夜都敢偷溜出来。

    快些回府,就少一分露馅的可能,你是想继续置气的站在这,还是叫我送你回去,小妮子你自己选吧。”

    本来还想着,挽回些面子,再置气一会的周笑笑。

    眼瞧楚云宸翻身上马后,果真调转马头就要离开。

    周笑笑当即赶紧踩在雪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追了上去,冲着楚云宸伸出手说道:

    “我当然是要回去的呀,否则真等着狼来了把我叼走吃了啊。姐夫你赶紧扶我上马,你再存心逗弄我的话,当心我告诉长姐,叫她替我出气。”

    本来脸上笑意正浓的楚云宸,听到苏清君被提起后,他的神色就闪过一丝担忧的说道:

    “清君自从腿受伤后,一直郁郁寡欢,每次本王去看她时,你长姐竟然总是提出要解除婚约,不想连累我。

    可是清君却不知道,就算她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我楚云宸也不会做出那等背信弃义,舍弃未婚娘子的事情。有机会你替我多宽慰开导下她,别叫你长姐胡思乱想。”

    爬上马背,总算牢牢坐稳的周笑笑,不得不说,她虽然才被楚云宸气的半死,可这位云亲王,确实是这世上少有的良人。”

    毕竟苏清君以前是名满帝都,才貌双绝的第一美女,与楚云宸那才叫良才女貌。

    可如今她腿断了,楚云宸作为皇室贵胄,竟然还肯不离不弃,甚至不在意自己的嫡王妃是个终生站不起来的废人,这种担当和气魄,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所以为了成全他们这对苦命鸳鸯,就算周笑笑现在,并不大愿意和苏清君走的太近了。

    可她还是立刻点点头,笑着答应道:

    “姐夫只管放心就是了,我会替你多开导长姐的,不过毕竟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有机会你多带她出去散散心,说说甜言蜜语感动下她,这可比我规劝上一万句都要管用呢。”

    说话间的工夫,眼瞧子时就要到了,楚云宸不禁提醒道:

    “不是说要对月许愿吗,错过了时辰,可就要等到明年了。”

    坐在马背上的周笑笑,闻言赶紧双手合十,双眼闭上,嘴里嘟囔道:

    “月神在上,信女周笑笑祈求您,在新的一年里,保佑我财源广进,大赚四方,产业翻上几番,彻底摆脱侯府,带着我母亲沈氏离开苏家,过我想过的日子,快意恩仇,不留遗憾。”

    楚云宸本来以为,这女子许愿,一求容貌才情,二求如意良君。

    可周笑笑到好,简直财迷一个,听得都有些愣住的楚云宸,足足好一会后,这才哭笑不得的说道:

    “既然侯府待得不舒坦,当初你又为何,求着我一定要帮你回去。”

    许完愿的周笑笑,无奈的一耸肩说道: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之前我母亲沈氏,那是被侯府逐出家门的。这口气,还有那个害了我母亲的柳氏,这些我当然要讨回来。

    现在该办的都办好了,侯府苏家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可留恋的地方,若能离开啊,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