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月下驰骋

作品:《侯府弃女

    周笑笑眼瞧长天这个小师弟,对周老道这个师傅,可谓是相当彪悍。

    弄来一碗醒酒汤,究竟就要往周老头嘴里直接灌服下去。

    眼见于此,周笑笑忍俊不禁的拦下说道:

    “你师傅他也一把年纪了,既然睡的这么香,你就将他扶回房间好好歇着吧。

    至于我天蒙蒙亮时,就得赶回侯府,恐怕就没法和他老人家亲自告别了,小师弟你记得帮我转告一声,等我再有机会,到时就来看望他。”

    长天将话一一记下,当即就扶着周老道准备离开。

    “师姐,那你自便吧,我送师傅回房后,还要去念经,为他老人家祈福,希望他能长命百岁,所以就没法陪你了。”

    周笑笑也不是在意这些客套虚礼的人,点点头示意她知晓了,就目送着长天离开了。

    正在一旁自斟自饮的楚云宸,不禁微一挑眉的说道:

    “人家师徒俩都走了,你莫非要独自留下守岁,本王这就送你回侯府吧,瞧你那睡眼迷离的样子,可是觉得乏了。”

    周笑笑从早忙到晚,侯府一大家子吃上团圆饭了,她又立刻坐着马车出了府。

    真可谓一刻也没闲下来的周笑笑,说不累那是假话。

    可即便困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但周笑笑还是摇摇头说道:

    “姐夫你要有事,就自己先回吧,今年这个除夕夜,对我的意义很不一样。

    我听闻守岁到子时,对着月亮许愿,必会心想事成,我不熬到时辰绝对不会甘心的。

    而且我之前睡的太久了,难得像今晚这般欣赏下月色,这大好的除夕夜我是万万不能辜负的。”

    楚云宸闻听这话,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解,但周笑笑没有细说下去,他也不是那多嘴追问的人。

    其实在这个世上,恐怕除了已经魂归故去的苏含笑,没有人能听得懂,周笑笑刚刚那番话的含义了。

    这睡的太久,其实她指的就是被毒害身死的那些年,今晚是她重获新生后,所过的第一个除夕夜,意义自然很不同。

    至于楚云宸,虽然听不懂周笑笑话里的弦外之音,可对方眉宇间的那抹感伤,他却瞧得真真切切。

    没来由的,一阵心疼涌向了心头。

    楚云宸放下酒杯,二话不说拉起周笑笑的手,就将她领出了道观。

    拦腰将周笑笑直接丢到马背上坐稳后,楚云宸翻身也上了马,将她护在怀里的同时,更是策马扬鞭,向着密林深处驰骋而去。

    “姐夫,你要把我带哪去啊,这密林里不会有狼吧,阴森森的瞧着怪吓人啊。”

    完全是不情不愿,却自己没法从马背上下来的周笑笑,提心吊胆的询问着。

    楚云宸闻言,眼底尽是笑意的说道:

    “这凌云观脚下,穿过这片密林,有一处莲池,因为景致极美,我那皇叔父命人精心打理过,以便母妃她闲暇时下山游赏。

    你不是一直想学骑马,莲池旁有一大片空地,正好本王今晚有时间,全当帮你提提神,否则瞧你睡眼迷离的样子,没坚持到子夜呢,就得先睡着了不可。”

    周笑笑一听说要学骑马,当即就来了精神。

    其实上辈子她走南闯北的,就想学骑术,不愿坐在马车里了。

    可是她一个女子经商,已然惹得非议不小,说她抛头露面,毫无女子德行可言。

    所以为了家门的清誉,加上周笑笑也不好凡事,做的太过格了。

    因此这骑术,一晃耽搁到现在,总是想着寻机会去学,却始终难以如愿。

    眼下总算有机会了,周笑笑哪里还会不乐意,当即点头如捣蒜的说道:

    “早就听闻姐夫文武双全,弓马更是娴熟,正所谓名师出高徒,你肯教,我自然巴不得和你学了。”

    瞧着周笑笑兴致勃勃的,楚云宸连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眼中此刻,尽是宠溺之色。

    “想学骑术,首先就不能惧马,妮子你自己抓住缰绳,试着往前行进。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尝试,有本王在后头帮你压阵呢,绝对伤不到你的。”

    周笑笑本就不是个胆子小的,所以也不矫情,缰绳往手里一握,她就有模有样的叫马儿,慢悠悠的往前走着。

    觉得稍微熟练了一些后,都不用楚云宸教,周笑笑的脚向着马腹轻轻一用力。

    就见得马儿,立刻四蹄传来嘀嗒嘀嗒的声音,向前开始小跑起来了。

    就像出色的弟子,想要获得师傅的赞许般,周笑笑很是得意的扭头,就想叫楚云宸赶紧夸她两句。

    可这一转身不打紧,周笑笑才发现,她刚刚太聚精会神的练习骑马了,而楚云宸功夫又太了得,飞身下马竟然悄无声息。

    所以这一瞧之下,周笑笑才发现,不知何时,她竟然是自己坐在马背上的,楚云宸则是在三米开外站着呢。

    没了楚云宸压阵,周笑笑到底第一次独自骑马,心里瞬间就有些慌了。

    结果双脚一个不听使唤,踢在马腹上的力道就大了些。

    当即马儿吃痛的嘶鸣一声,向前就飞快的奔跑起来了。

    被吓了一跳的周笑笑,惊呼一声,手里的缰绳都拿不稳了。

    一个踉跄间,她就头朝下,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

    不过楚云宸始终留意着周笑笑的安危,眼瞧情况不妙,不过三米开外的距离,他一个纵身就赶到了近前,稳稳当当的将人给接到了怀里。

    因为楚云宸是用自己的身子垫在下方的,所以哪怕跌落在地,周笑笑也没被摔疼。

    “姐夫你真是的,说好在后面护着”

    有些后怕的睁开眼睛,周笑笑被吓得,马上就要对楚云宸埋怨两句。

    可等她瞧见对方那孤冷英俊的脸,都快碰到她的鼻间了。

    甚至周笑笑说话呼出来的白色哈气,都直接打在了楚云宸的脸上。

    瞧着这一幕,周笑笑也不知怎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心里像在敲鼓似得她,眼瞧着楚云宸的脸,越凑越近,她吓得赶紧将眼睛闭上了,都不敢再去瞧对方了。

    可等了半天,她才发现是自己吓自己,楚云宸任何出格的事情可都没做。

    只是凑近了些,伸手帮她将发髻上沾着的雪给拍落罢了。

    总算松了一口气的周笑笑,却不知怎的,心里竟然还有了一丝小失落。

    当察觉到,自己竟然生出这种不该有的情绪时,周笑笑赶紧一把将楚云宸推开,慌慌张张的说道:

    “这骑术果真不是好学的,其实我一年到头也出不了几次府,不学也无妨。我还是赶紧回侯府吧,省得偷跑出来被人发现可就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