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除夕守岁

作品:《侯府弃女

    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楚云宸嫌弃成这样,周笑笑脸皮也厚,吐了吐舌头,到没往心里去。

    瞧着她这副孩子气的样子,楚云宸嘴角无声的勾起一抹笑意。

    有他骑马相送,那路上耽搁的时间,自然就少了许多。

    所以又过了半个时辰,周笑笑就到了周老道居住的小道观内。

    观门才被叩响,就听得道观内,周老道笑呵呵的声音很快传来了。

    “哎呦呦,是不是笑笑呀,你不愧是我的干孙女啊,就是聪明伶俐。

    我还以为你被困在侯府出不来了呢,没想到这除夕之夜,你还真来陪我老人家一起过节了。”

    周老道边说着话,边将道观的门给打开了。

    可当瞧见立于马背上的周笑笑,身后竟然还跟这个楚云宸的时候。

    周老道马上神情一僵,就要将道观的门,慌慌张张的重新给关上。

    周笑笑见此,赶紧连连挥舞一双小白爪子说道:

    “您老人家瞧清楚了,我是你干孙女周笑笑啊,怎么看见我就像见鬼了一样,转身就关门啊。

    你知不知道我偷溜出来一次,被嫡母训成什么样子,她才肯帮我这个忙,您老要是不待见我,那我可真走了啊。”

    周笑笑狡黠如狐,对于身边人,她也是个活泼爱笑,古灵精怪的性子。

    还真别说,周老道是真挺喜欢她这个小辈的。

    所以门都关的,只剩下一条小缝的周老道,还是没有忍住,又探出半个脑袋说道:

    “别啊,这大除夕的,我这观里只有个徒弟陪着过除夕,简直太冷清了。

    我哪能不欢迎笑笑你呢,只是云亲王怎么也跟着来了,难道是上次揍我那顿,觉的不解气还想再揍一顿。

    大过节的这顿打,您瞧能不能给我这把老骨头先留着,年后再说成嘛。”

    瞧着周老道那欲哭无泪的样子,被楚云宸扶着下了马的周笑笑,满脸错愕的说道:

    “不是吧姐夫,我这干爷爷都多大年纪了,你竟然还下得去手欺负他,您堂堂的一位亲王殿下,也不怕此事传扬出去被人笑话。”

    楚云宸当先迈步往道观内冷着脸走去,声音漠然的说道:

    “那天伤你的恶猿,就是这牛鼻子老道驯养的,此人就是个故弄玄虚的骗子,你少和他往一起凑。”

    一听说楚云宸竟然是为了这件事情,才将周老道揍了一顿。

    周笑笑也觉得,这老头的一顿打,挨得确实不冤枉。

    当时那恶猿,险些晃断铁链,要了楚云宸和她的命,还一巴掌抓伤了当朝的太子。

    也就是楚亦宣的性子,向来好说话,否则的话,周老道就不是挨揍了,恐怕他早就被砍掉脑袋了。

    不过看着周老道,对着她又是挤眉弄眼,又是拱手作揖的样子,分明是想叫她在楚云宸面前,多多美言两句。

    周笑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凑到楚云宸面前,笑眯眯的说道:

    “姐夫你就别恼了,再说那恶猿不是已经坠谷摔死了嘛,以后都无法作恶了。

    到底周道爷,现在可是我的干爷爷,你就当给我个面子呗,这事就此掀过去,咱们以后谁都不提了。”

    望着周笑笑那一脸讨好的笑容,楚云宸心里无奈至极。

    他一身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区区一只恶猿罢了,斩杀也就算完了,他还不至于揪着一个七八十岁的老道不放。

    其实楚云宸是因为每每一想到,周笑笑那天,若是他再晚到一会,必然就会跌入谷底,摔的粉身碎骨不可。

    所以气愤难平之下,他养好伤了,知道那恶猿的主人是周老道,这才找上门去的。

    如今周笑笑都不计较了,楚云宸自然更加不会将周老道如何的。

    “只要这牛鼻子老道,以后别再驯养山间的猛禽凶兽,做出伤人的事情,那本王自然也懒得和他计较。”

    周老道赶紧点头如捣蒜似得,保证连连道:

    “云亲王放心,就算我有心驯养只新的猿猴,可您瞧瞧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这种畜生啊,不从小养个七八年,感情是培养不出来的。

    我都未必能再活过十个年头呢,加上老胳膊老腿的,这些猛禽凶兽,我是再也不敢碰了,王爷只管放心就是。”

    周笑笑再旁听的,简直无语至极。

    这周老道为了不招惹上楚云宸这尊煞星,竟然对自己这么狠,连活不过十年的话都说出来了。

    唯恐大除夕夜的,周老道真被楚云宸吓出个好歹来,周笑笑赶紧打着圆场,笑呵呵的说道:

    “姐夫你看,你也送我过来了,那你就赶紧走吧。不是说宫里还有皇室的家宴嘛,我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明日福宝自然会驾着马车,送我回侯府的。”

    望着周笑笑话一说完,还挥了挥手,催促他离开。

    楚云宸也不知怎的,心里就是好一阵的不痛快。

    下一刻二话不说,他竟然当先迈步,就往正堂内走去,嘴里更是冷声说道:

    “本王早就说了,懒得去宫里赴宴,这凌云观山脚下,白雪皑皑的月下景致到也不错,想来周老道你这里应该不缺我的一副碗筷吧。”

    上次那些突然出现的悍匪,动机过于古怪,楚云宸还是不放心周笑笑,就怕她明早返回,有人暗中窥得她的行踪,又出手加害。

    周老道心里到想叫这尊煞神赶紧走,可他面上却还得表现出欢迎至极的神情。

    不过一顿除夕饭吃下来,周老道也算瞧出来了,楚云宸就是看着孤冷了一些,实则不惹到他,到也不是个难相处的主儿。

    尤其喝了周笑笑带来的陈年佳酿,今晚特别开心的周老道,迷迷糊糊间,少了些许的忌惮,到多了几分长辈与小辈间的亲厚随意。

    最后心满意足的周老道,倒在桌子上,鼾声大作的呼呼睡着了。

    他的小徒弟,比周笑笑还要小两岁的长天,满脸无奈的说道:

    “还说要守岁呢,自己到先睡着了,师姐你说要不要给他老人家灌服醒酒汤,将他给弄醒呢。”

    长天穿着道童的衣服,面容还粉雕玉琢的,才见到他,周笑笑就觉得这孩子怪招人喜欢的。

    她和周老道是祖孙女的关系,真按辈分讲,长天还大她一辈呢。

    可不愿吃这个亏的周笑笑,耍起了无赖,硬是叫长天唤她师姐,白捡了个便宜师弟逗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