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气到黑脸

作品:《侯府弃女

    梅若雪伸手指着周笑笑,气的好半响没说出话来。

    蒲文茹见此,唯恐大除夕夜的,这边的争执,若再惊扰到正堂内的长辈,那就不好了。

    所以她微微沉吟了下,就将梅若雪的手给推开了些。

    “若雪,你我两房比邻而居,知道二弟素日里爱重你,所以你以嫂嫂相称,就算不合规矩,我也从未与你多做计较,毕竟一个称呼罢了,都是小事,不值得伤了两房的和气。

    但是今晚是除夕家宴,我不管是二弟纵容你来的,还是你自己忘了身份,自作主张过来的,但是这正堂你不能进去,也没有这个资格。

    若因你一人,惹得二弟被父亲责骂,那若雪你的罪过就大了。我到底是长房长媳,这个主还是能做的。而且三妹是什么身份,你也敢出言顶撞,今天落了颜面,全当是对你的教训了,下次若雪你要谨言慎行,若犯了更大的过错,就是二弟也护不住你。”

    本来欢欢喜喜的想要赴宴,在侯府内确立下自己的身份,可如今倒好正堂的门都没进去呢,就受了这般大的羞辱。

    梅若雪不知反省,反倒觉得是周笑笑和蒲文茹,故意针对,瞧不起她这个落了奴籍的官宦千金。

    哪里还有脸留下来的梅若雪,掩面哭着就离开了。

    蒲文茹叹了口气,有些自责的说道:

    “按理来讲,这东合院的事情,本就是我这个长房长媳来管着的。是我没有约束好二房的女眷,到是叫三妹你见笑了。

    不过还望三妹别和她计较,这个梅若雪也是可怜,即便她父亲鱼肉百姓,但到底与她无关。被家门连累入了奴籍,除非嫁入世家贵族,否则穷其一生都无法摆脱这个卑贱的身份。

    将来一旦生下孩子,依旧是奴籍加身,只能给人为奴为婢。她会将二弟视若救命稻草,窥视二房正室的位置,到也是情有可原。”

    瞧着面露不忍的蒲文茹,周笑笑之前总觉得她是个清冷的性子,却不料到是个心软之人。

    微微的一笑,她就握住蒲文茹冰凉的手说道:

    “瞧长嫂这话说的,那梅若雪说话是不中听,可她在我这不也没讨到便宜。

    而且平日里我与她都难以见上一面,反倒是嫂嫂刚刚训斥走她,虽说是为了她好,省的她冲撞了我祖母,她老人家眼里可是揉不得沙子的,这梅若雪若被视为狐媚,立刻驱逐出府都有可能。

    但我瞧那梅若雪,可没打算领嫂嫂你的情,这种心高气傲,又好坏不分的人,我劝长嫂你啊,以后也躲着点,少管她的闲事。”

    目送着蒲文茹进了正堂,周笑笑也赶紧在刘多山的帮衬下,悄然的出了侯府,直奔凌云观山脚下赶去。

    只是马车走到一半,才进了山林没多久,竟然就停下了。

    周笑笑心里一惊,感慨她不会运气真如此差吧,难道又叫她遇到歹人了。

    刚想问问在外面赶车的福宝,究竟出了何事,却不料楚云宸那熟悉的声音,到先传入车厢里了。

    “你不是金香院的福宝,坐在这马车里的,不会是你家小姐周笑笑吧。”

    千算万算,周笑笑也没想到,这除夕夜里,楚云宸竟然会在这山林间瞎晃悠。

    但眼瞧着是瞒不过去了,周笑笑只能掀开车窗帘子,尴尬的打着哈哈说道:

    “姐夫真是巧的很那,你怎么在这里啊,咱们还真是有缘分。”

    一看探出个小脑袋的,果真是周笑笑,楚云宸嘴角抽搐了两下。

    强忍住上前揍这小妮子一顿的冲动,他哼笑间说道:

    “这话应该是本王问你才对吧,除夕夜的,你不在侯府待着,怎么跑来这里了。至于本王陪着母妃过完节,眼下要赶回宫里参加夜宴。

    亏得是叫我碰上了,否则若你这妮子,再遇上一次悍匪拦路,本王可未必有闲工夫,还能及时将你从河里捞出来。”

    听出了楚云宸言语里的不悦,周笑笑心里叫苦连天的同时,脸上笑的却更甜了。

    “瞧姐夫你这话说的,我哪能如此倒霉,回回出门都碰上悍匪呢。而且这些歹人,不也得回去过除夕,哪里有时间守在路上等我呢。

    其实姐夫你也别恼,你是知道的,我与侯府那些至亲,向来不睦已久。我若去吃团圆饭,他们瞧着我碍眼,我看着他们也不舒坦。

    所以我就躲个清静,去陪我干爷爷,凌云观下有名的周半仙同过这个除夕夜。这也是我之前答应他老人家的事情,我可不能做那言而无信的人。”

    解释过后,唯恐留下来挨说,周笑笑赶紧就要叫福宝驾车继续赶路。

    可哪成想,楚云宸手里的马鞭子,往前一拦说道:

    “就你这马车,行进的再快,真赶到凌云观下,都得子时了。正巧宫里的夜宴,本王也不爱陪着我那帮子皇室至亲们,虚与委蛇,想想都觉得烦。

    所以小妮子你给本王出来,我亲自骑马送你过去吧,叫福宝他们,驾着马车在后面跟着。”

    能快点赶到凌云观山脚下,别叫周老头独自孤零零的等太久,周笑笑自然是愿意万分的。

    所以下一刻,就慢吞吞,手脚并用爬上马背的周笑笑,回头冲着楚云宸,大大咧咧的一笑说道:

    “姐夫果然是我的福星,每次遇到你,不但危险全都迎刃而解。并且我有需要的时候,你好像都会很恰巧的出现在我身边呢,简直就像”

    一时间没想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的周笑笑,在哪仰着头琢磨了起来。

    瞧着她这副,有别平日里狡黠的模样,反倒透着三分憨傻之气的样子,楚云宸不知为何,心里竟然因为隐隐的期待,有些迫不及待的先开口问道:

    “简直像什么,你到是说说看。”

    周笑笑一拍脑袋,总算想出个最贴切的词,笑眯眯的说道:

    “像我的哥哥啊,一般做兄长的,不都是对妹妹爱护有加嘛。要不我以后不叫你姐夫了,我叫你大哥得了,王爷你觉得好不好啊。”

    也不知怎的,当听到这个称呼时,楚云宸的脸瞬间黑了下去,想都没想,断然回绝道:

    “谁要给你做大哥,摊上你这么个闯祸精转世的妹妹,气都气到减寿十年了,本王还想过两天清静日子呢,你少往我身边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