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白日做梦

作品:《侯府弃女

    一晃除夕这天就到了,作为年关的最后一天,大年夜自然是要吃团圆饭的。

    这镇国侯府,家大业大的,上到各院主子,下到奴婢小厮,账房伙计,跑外的杂役,还有一帮子的家生奴才,全都是要顾及到的。

    所以从早忙到晚的周笑笑,简直觉得自己,都快变成在地上转圈圈的陀螺了。

    晕头转向,却还是有张罗不完的事情,等着她来拿主意。

    好在周笑笑管事的能力,那也不是一般的强悍,虽说头一次接触,这种世家大族,过大年时候的各种排场,叫她有些不大适应。

    但好在直到团圆饭被端上桌的时候,一整天里,到也没有出现任何的纰漏。

    就在周笑笑靠在正堂外的长廊柱子上,总算长长的松了口气时。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她赶紧转身瞧去,这才看见是大嫂蒲氏。

    彼此见礼后,周笑笑就忙关切的说道:

    “嫂子你身体一向比我还畏寒,赶紧去正堂内坐着吧,马上就要吃团圆饭了,你可不能像我这般躲清闲。”

    蒲文茹闻言,有些不忍的说道:

    “都说长嫂如母,偏偏我这身子,却是个不中用的。有劳三妹,忙里忙外的操持着了。

    可如今倒好,你忙碌了一天,却因为改名换姓,还有所谓同桌入席,会冲撞苏家先祖的命格,就只能站在正堂外,却不得进去,嫂嫂我真是替你有些不值。

    更何况怪力乱神之事,本就不可尽信,老夫人她们,未免将这种事情,看得太郑重了。”

    蒲文茹是书香门第出身,祖上又出了好些位大儒,还有帝师的。

    所以她饱读诗书,眼界见识自然与寻常女子不同,因此神鬼一事她敬畏在心,却也不会过分的笃信。

    但是周笑笑闻言,心里却是苦笑不已。

    什么冲撞苏家先祖,不过是她借着周老道的名义,寻个由头不想吃这桌团圆饭罢了。

    毕竟她可没有忘记,自己是答应过周老头的,眼下天色刚刚渐黑。

    她若马车赶得快些,午夜左右正好能到,除夕的团圆饭她就能陪着周老道一起吃了。

    但心里有着自己的计划,周笑笑自然面上不好同蒲文茹说清楚的。

    所以就见她还得故意装出惋惜的样子,苦笑一声说道:

    “能重回侯府,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所以嫂嫂你快进屋暖和去吧,我今晚准备在佛堂内,闭门祈福一整晚。

    希望洗涤心灵,除去所有的灾劫,明年可以有幸,与你们这些亲人,一起吃顿团圆饭。”

    周笑笑话音一落,就准备暗中悄然离府,这事她是和齐氏通过气的,有这位嫡母给她打掩护,到也不怕旁人轻易揭穿。

    可谁成想她才要走,路却被人拦住了。

    就见得梅若雪领着桃喜,一脸冷傲的看着周笑笑,语气带着三分挑衅的说道:

    “原来是三小姐啊,我就说嘛,这府里除了你,还有谁会不祥到,除夕夜竟然要去佛堂念经祈福。

    亏得当初,三小姐没有将我选入你的院里做侍婢,否则我梅若雪,岂会有机会侍奉在二公子身边。

    所以我奉劝嫂嫂,离着这些晦气之人远些,当心您自己的身子,别又病情加重了。”

    梅若雪这一自报名字,周笑笑才露出恍然之色,想起来她是谁了。

    当初周笑笑才入府那会,身边的奴婢全都阴奉阳违的,所以苏信这位长兄做主,叫她自己挑选几个喜欢的奴婢小厮。

    当时这梅若雪可不就在其中,因为昔日是个县令的女儿,父亲犯了错,被斩首示众,她就此也入了奴籍。

    结果官宦女子都做不成了,可脾气却冷傲的厉害,周笑笑嫌这样的人,留在身边,非得给她招惹来麻烦不可,因此才未选她。

    后来苏茂瞧着梅若雪可怜,又怜惜她颇有才情和傲骨,就领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当即周笑笑了然的一笑,悠哉悠哉的说道:

    “原来是梅姨娘啊,今天是各院的主子们,聚在一起过除夕,你一个奴婢怎么来了。

    还有,谁准你同我一样,可以管大哥的结发之妻叫嫂嫂的。莫非二哥何时抬举你,叫你做他的发妻了,那我侯府怎么连喜事都没办呢。我更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出个二嫂来了。”

    周笑笑住在侯府的西合院,这边住着的是老夫人,齐氏,还有镇国侯的各房姨娘,以及府中的几位姐妹。

    东合院则是镇国侯,还有苏信,苏茂兄弟俩住着的,毕竟就算是亲兄妹,年纪渐长也是要避嫌的,当然不能挨得太近。

    等到将来苏启再大一大,也是要在东合院那边,单独搬到个庭院里独住的。

    因此离得较远,周笑笑也是开始打理侯府诸事起,才和蒲文茹这位深居简出的长嫂,渐渐熟络起来的。

    至于梅若雪,至从那次选过奴婢后,周笑笑都没再见过她。

    却不料这才几个月过去,这位奴籍的区区官婢,脾气又渐长了不少。

    不过周笑笑的一番冷嘲热讽,可谓相当的不客气。

    就见梅若雪被气得,脸色通红一片,羞愤交加的说道:

    “我怎就叫不得嫂嫂了,平日里我们两房走动间,可都是这么称呼的。

    而且我也不是二爷的妾室,再不济我梅若雪也是官家女出身,三小姐别把话说的太早了,你怎知我将来就不是你的二嫂呢。”

    周笑笑很配合的露出惊讶之色,但下一句话,却险些把梅若雪气的昏死过去。

    “原来你连二哥的妾室都不是啊,那这样说起来,你这位所谓的官家之女,竟然不知廉耻到,没名没分就给我二哥做了填房。

    不过你觊觎二房正室的位置是一回事,我父亲和嫡母,会不会认你这个奴籍的儿媳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梅若雪你也是识文断字的吧,那怎会连自取其辱这四个字,你都不知是何意。

    想在我面前,寻回颜面啊,等你真做了我二嫂再说吧。你可要好好努力啊,我等着看你,怎么把白日做梦变成真事呢,你可千万别叫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