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自食恶果

作品:《侯府弃女

    齐氏如今对周笑笑,那是彻底的信任有加。

    她本就不是个有主意,心机深的人。

    否则也不会坐在正室的位置上,却被柳姨娘一个妾室,欺压这么多年了。

    所以现在一有要拿主意的大事,齐氏最先想到的,就是询问周笑笑该怎么办。

    好在周笑笑以前经商做生意,那就是自己拿惯主意的人了。

    所以就见她微微沉吟了下,马上就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说道:

    “嫡母无需发愁,此事我去办吧,自打回府后,这柳姨娘明里暗里,可多次险些置我于死地呢。

    眼下她人都要离开了,我自然要去送一送。”

    齐氏到是立刻松了口气,但随即她又有点不放心的说道:

    “笑笑,要不还是嫡母陪着你一起过去吧,我虽然再也不想多看见柳氏一眼。

    但她这个泼妇,侯爷的一纸休书送去翠薇院后,她就砸了家具,甚至扬言要烧了院子,死也不肯离开侯府。

    我就是担心,她若瞧见你,到时真发起疯来,再伤了你可如何了得。”

    周笑笑一挑眉,浑然不在意的幽幽说道:

    “发疯好啊,我就担心她疯的还不够彻底,最好叫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自己疯的,那才和我心意呢。”

    安抚了齐氏几句,叫她不必担心后。

    周笑笑就领着竹心等人,直奔翠薇院而去。

    果真如齐氏说的一样,才到了院门大开的翠薇院。

    周笑笑就瞧见,刘多山领着几个粗使婆子,还有小厮,正围着柳姨娘呢。

    但因为柳氏手中,握着个碎瓷片,谁敢靠近,她就乱挥个不停,大有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所以一早就接到齐氏的吩咐,要将柳姨娘逐出府去的刘多山,这差事却是迟迟没有办妥。

    当他瞧见周笑笑竟然都被惊动来了,马上满脸羞愧的赶到近前,请安见礼后说道:

    “都是奴才办事不利,柳氏这厮简直就是个泼妇,竟不想将主子您给惊动来了。

    要不您先回,再给奴才点时间,我就是生拉硬拽,也要将这柳氏赶出侯府。”

    刘多山私下里,对周笑笑的称呼,可不是三小姐,而是以主子相称。

    别瞧就是个称谓,可却能瞧出来,刘多山在这府里,是给谁忠心效力。

    周笑笑摆摆手,到没有露出不满,反倒淡淡的说道:

    “柳氏盘踞侯府,根深蒂固多年,眼下瞧着一切所谋皆成空,这比杀了她,还叫她难以接受。

    会做困兽之争,也是必然的,而刘总管你这边,又不好真逼的闹出人命来,否则父亲第一个就得拿你是问。

    知道你不易,所以我就是来帮你,把这个差事给做圆满的,我这里有包药,你去掺在酒里,我一会要用到。”

    刘多山不敢耽搁,连忙接过药包。

    就在他心惊胆战的想着,周笑笑莫非准备了慢性毒药,逐柳氏出侯府不算,还要她数日后暴毙街头不成,那这位主子的心性,还真是够狠辣的。

    而那边的柳氏,此刻也瞧见站在院门处的周笑笑了。

    心里的愤怒与不服,瞬间就像找到宣泄对象般,她奔着周笑笑就冲了过去。

    “你个山野村姑,竟然还敢来见我,你可将我害得好惨啊,就算我被休弃出侯府,我也要杀了你个贱人泄愤。”

    刘多山和福宝,唯恐周笑笑再有个闪失,立刻就要往前冲,准备强行夺了柳氏手中的碎瓷片。

    可谁成想,周笑笑却一把推开他们,浑然不惧的向着柳姨娘,直接迎了上去。

    “柳氏,你到是伤我一下试试,到时我二姐就有个害人性命的生母。

    她别说入宫为妃了,恐怕很快会步你后尘,也被赶出府去,你若真不为二姐考虑了,那就尽管继续闹下去。”

    打蛇打七寸,这个道理周笑笑很早就清楚。

    而柳姨娘的七寸,不必多说,自然是苏柔婉了。

    果不其然,还有四五步就能冲到周笑笑身边的柳氏。

    她的脚步不但猛然停下,手中紧握到,连她自己的掌心,都划破染满血的碎瓷片,也颓然的落在了地上。

    刘多山赶紧上前,就将碎瓷片给踢开了,心里对周笑笑那是越发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他适才可是领着七八个人,围着柳氏,足足彼此周旋快一个时辰了。

    结果周笑笑不过是三言两语,柳氏立刻就消停下来了。

    不过唯恐柳氏,再发起疯来伤了周笑笑,刘多山马上就想叫粗使婆子上前,将对方用绳子给绑上。

    可对此,周笑笑却一挥手说道:

    “刘总管你留下,加上竹心和福宝伺候在侧就成了,你手底下那些人,叫他们退下吧。”

    等到翠薇院内,只剩下他们几个人时,柳姨娘不禁仰头笑了起来,好半响伸手拭去眼角落下的泪,颇为可惜的说道:

    “若是知道,我最终竟然会败在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当初说什么我都会在你未回府前,将你这个危险扼杀掉的。

    可如今你周笑笑羽翼渐丰了,我已经拿你没有任何的办法了,眼下败局已定,却不想最后来送我一程的人,会是你这个,我之前根本没放在眼里的山野村姑。”

    周笑笑秀眉一挑,语带讽刺的说道:

    “都落得今时今日,一纸休书要滚出侯府的下场了,若挖苦我两句,能叫你心里觉得舒坦的话,那你自便好了。

    毕竟我周笑笑,不会和一个疯子计较过甚,那岂非是在给自己添堵。”

    柳氏闻言,正诧异周笑笑这话是何意的时候,刘多山已经将兑了药的一壶酒端了上来。

    瞧见那酒,柳姨娘呼吸一窒,强自镇定的说道:

    “看来你和齐氏,确实不打算放过我,这是送我上路的毒酒吧。

    也不知齐氏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竟叫老天爷把你派到她的身边,毕竟按她那看着蛮横,实则心软的性子,可做不出这么决绝的事情。”

    周笑笑闻言,漠然的说道:

    “就是因为我母亲仁善,嫡母又是个敦厚的性子,否则你以为这侯府内宅,你区区一个姨娘,能兴风作浪近乎二十年吗。

    不过眼下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不过柳氏你放心吧,我不会叫你死的,否则有损我侯府的清誉,父亲事后知道,岂非要因此迁怒我。

    这酒里兑下的好东西,就是你当初交给福禄的那包药,你自己的东西,还是自己享用吧,这恐怕就叫自食恶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