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将计就计

作品:《侯府弃女

    苏柔婉到算是个孝顺的,一瞧见柳姨娘昏死过去了,她赶忙将这个亲娘搂在了怀里,焦急的喊道:

    “周妈妈快去找郎中,你们都过来搭把手啊,赶紧将我姨娘先移到床榻上躺着。”

    可是哪成想,周笑笑上前一步,就将抬着柳姨娘,要往她屋内床榻上放去的众人给拦下了。

    “我这金香院才将不干净的东西赶走,若任由柳姨娘这等,满身罪孽的人躺在我的屋内,那我岂非又要受到连累。

    所以祖母,还有嫡母,笑笑提议不妨将柳姨娘,继续禁足翠薇院内,本来她这两日能被放出来,那是看在二姐姐要入宫为妃的份上,叫她们母女小聚几天。

    可若是任由二姐继续接触柳氏,说不定也要霉运连连,入宫后若冲撞了陛下岂非要连累我侯府满门。所以二姐姐还是搬去嫡母的院子暂住,直至她入宫为止。”

    此刻已经急的泪流满面的苏柔婉,虽然她想不懂,明明是柳姨娘算计周笑笑。

    可为人真等到了金香院,却变成她们母女俩人仰马翻,被逼到悬崖边上了。

    但苏柔婉也不傻,她感觉得到,这一切必然是周笑笑造成的,所以她满脸愤恨的喊道:

    “你个山野村姑,本小姐今天和你拼了,都是因为你,我姨娘才会被吓的昏死过去。现在你还想将我姨娘重新禁足,我可是陛下的妃子,我看你们谁敢动我们母女半下。

    还有你们这些奴才,别理会她,赶紧将我姨娘放到床榻上啊,我是皇家的人,这侯府内的事情我说了算,谁敢违逆,我就要了谁的命。”

    陷入极度慌乱里的苏柔婉,确实彻底失去理智了。

    话一说完,她甚至扬手,还要打骂侍婢泄愤。

    可哪成想她的手才举起来,就被将门出手,那也是有些身手的齐氏,一把扯住了手臂。

    “这柳氏当真是教女无方,本夫人也很后悔,当初就该将柔婉你带在自己身边抚养着,瞧瞧你现在都混账成什么样子了。

    别说你现在还没有入宫,就算进宫作为娘娘,难道你就忘了,自己是苏家的女儿了。侯府还没指望上你光耀门楣呢,现在满府的人,就要开始看你的脸色了不成。

    别忘了老夫人还在,我这个嫡母也在,这个家还由不得你做主。来人啊将二小姐带走,送去我的锦宁院,她若再闹就将门给锁上。侯爷说的不错,柔婉你还是安心学习宫规吧,你姨娘的事情,不是你该操心的。”

    齐氏这次前来,自然是暗中和周笑笑通过气的了。

    周笑笑也很明确的告诉给她,若在苏柔婉进宫前,这一次还叫柳姨娘侥幸脱身。

    一旦她被册封诰命,紧接着就会被抬为平妻,想要除掉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所以即便苏柔婉要入宫为妃了,可齐氏也顾不得会不会得罪她,当即这吩咐下的极为果决,瞬间就将她们母女强行分开,彼此再难互相照应。

    至于老夫人,手里摆弄着一串念珠,先瞧瞧了齐氏和周笑笑。

    又望了眼昏死的柳姨娘,以及哭喊着被架出去的苏柔婉,一向喜欢事事做主的她,这次却选择了沉默。

    不是老夫人不想管,只是这段时间,她也算瞧出来了,这府内的局势是要变了天的。

    周笑笑现在,和太子关系密切,她已经从镇国侯那里晓得此事了,这个孙女如此有用,老夫人自然也不想关系闹得太僵。

    而苏柔婉呢,她即将入宫为妃,将来造化如何,也是不好说的事情,说不定对侯府还真有用处。

    因此两头都不想关系交恶,更不想掺和在,这些小辈恩怨纷争里的楚老夫人。

    哪怕她人老成精,已经有点瞧出来,所谓的水鬼冤魂,恐怕离不开人为的推波阻拦。

    但她却没有点破,只是以身体不适为由,躲清静的立刻离开了。

    等到闲杂人等全都退下去后,周笑笑就来到齐氏身边,笑着福身说道:

    “女儿先提前恭喜嫡母,您所憎恶之人,马上就要离开侯府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您只需要替我看住苏柔婉,别叫她有机会踏出锦宁院的大门,我这次必叫柳氏再无翻身之地。”

    名门望族注重名声,妻妾犯错禁足就是严惩了,轻易是不肯闹到人尽皆知的。

    尤其柳姨娘还为苏家生儿育女过,想将她赶出家门,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并非周笑笑一直下手不够彻底,委实不将柳氏的罪过,叠加到一定程度,她也拿对方无计可施,毕竟她在这府里,可没有当家做主的权利。

    至于齐氏,立刻一颔首说道:

    “放心吧,既然知道苏柔婉和董卿卿关系不一般,那我自然晓得,她若真离府求到董皇后近前,对方真有可能给柳氏开个恩典。

    所以苏柔婉我会将人看牢的,别说府门了,就是我锦宁院的大门,她也甭想迈得出去。”

    齐氏话一说完,就赶回锦宁院亲自坐镇去了。

    而竹心,福宝等人,瞧着府里的主子们都走了,这才敢围拢上前。

    松果年纪最小,当先一个没忍住,就失态到直接扑进周笑笑的怀里,搂着她又笑又哭的说道:

    “小姐您没事了,这真是太好了。还是周老神仙厉害,一来贴了几张符,您就恢复如常了,这两天奴婢真是哭的眼睛肿到,都要睁不开了呢。”

    望着松果那两个眼睛,肿的果真和桃子似得,周笑笑是又心疼,又没忍住的,直接摇头笑出声来。

    瞧着松果那憨傻单纯的小模样,周老道也是忍不住,在她头上用手拍了下说道:

    “你个傻丫头,你家主子简直比猴还精,比那狐狸还狡猾,怎么松果你跟在身边,就连一成的本事都没学来。

    难道你到现在还没瞧出来,我这干孙女本来就没被吓到,她都是故意装的,将计就计,要收拾了暗中对她出手的柳姨娘母女罢了。”

    松果闻听这话,连哭都忘了,不可思议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那晚的血脚印,飞出去的白布人,还有自行敞开的窗户,难道这些也全是假的。”

    周笑笑拍了拍松果的手背,而后一指福禄说道:

    “这些当然不是真的,那晚你们瞧见的,全是福禄与我提前准备好的障眼法,说到底都是江湖骗术罢了。

    也多亏了福禄,忍辱负重,假意卖主救弟的戏演得好,这才叫柳姨娘确信无疑下,自己栽进我设下的局中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