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惊吓过度

作品:《侯府弃女

    听完周老头的话,楚老夫人向着柳姨娘看了一眼。

    毕竟她人老心可不糊涂,若说谁针对起周笑笑来,那叫一个不懈余力,除了柳姨娘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和老夫人狐疑的眼神,四目相接间,柳姨娘赶忙否认道:

    “姨母您别这么盯着我看啊,那莲池里溺毙的两个人,和我可没关系。”

    柳姨娘可不敢再叫周老道说下去了,连忙看向了慧觉。

    “您是得道高僧,必然也能与阴兵厉鬼对话,您快告诉老夫人,那水鬼与我无关,否则他们怎么没闹到我翠薇院去呢。”

    慧觉其实一进了金香院,看见黄符贴满门窗时,他被吓得后背都一阵阵的发凉。

    可是想到此刻,就静静的放在他禅房里,柳姨娘托人送去的五百两纹银时。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到道理,慧觉自然懂得。

    谁说出家人就六根清净了,那是真正一心向道的和尚。

    像慧觉这种老在帝都内溜达,出入权贵之家的所谓得道高僧,只是装出无欲无求的样子。

    实际上他是有欲有求,甚至比寻常人还要更加贪得无厌。

    可就在他双手合十,想先念上一句佛号时。

    哪成想周老道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慧觉的近前,先行喊了句道号:

    “无量天尊,大和尚你们佛家不是讲究度化世人,什么时候连我道门降妖除魔的事情你也精通了。

    念经超度道爷不如你,可驱魔降妖那是我道门看家的本事,我能一张黄符调来天兵,二道黄符请来真君,三道黄符百鬼听命,木剑一挥斩妖除魔。”

    周老道这嘴里不但念念有词,他手里也没闲着。

    每说上一句,他就真的掏出一张黄符,凭空一晃点燃后,明明就是一张符纸,竟然传来木头燃烧时,偶尔出现的那种爆花声。

    当他念叨百鬼听命时,整个屋子的窗户无风自动,顿时所有人甚至都觉得,这屋里阴风阵阵,真有什么东西闯了进来。

    周老道烧完黄符纸,又将背着的桃木剑抽出,向着房门砍去的时候,那好端端的一扇门,竟然多出道血痕。

    看着简直是大展神通的周老道,楚老夫人眼睛都直了。

    “周老神仙,快收了你的神通吧,我们大家伙啊,都知道你道法高深了,还请莫要再惊吓我等凡夫俗子了。”

    周老道闻言,颇为得意的一仰头,桃木剑收起的同时,他就又看向了慧觉:

    “怎么样大和尚,你觉得是我适合留下来捉鬼啊,还是你那套念经来的管用。道爷我不妨告诉你,这侯府是真有脏东西,你若本事不到家,到时救不了人,还得自己搭进去,你可要想清楚了。”

    这慧觉本说到底也是个坑蒙拐骗之人,可江湖骗术,那也分三六九等的。

    慧觉常年待在寺庙里,靠讲些佛法,还有什么所谓的佛水,平安玉作为行骗的手段。

    他哪里有周老道这些好本事,所以慧觉也被吓坏了,只当侯府确实不干净。

    擦了擦额头溢出的冷汗,慧觉打起退堂鼓的说道:

    “既然有周道长在,我佛慈悲,本就见不得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老衲还是回寺庙里,为这些即将被降服住的魑魅魍魉,好好念经超度吧,老夫人那我就先行告辞了。”

    慧觉话一说完,那简直像脚底抹油似得,根本不管柳姨娘向他递来的眼色,转身健步如飞的就走了。

    这下倒好,就连楚老夫人,都连连点头说道:

    “看来啊,平日里吃斋念佛的事情,去找慧觉大师是没错。可真说家宅不宁的时候,还是得请道门中人才顶用啊。

    对了,周老神仙你适才说到哪里了,那两个溺毙莲池的水鬼,究竟是谁害死的,我侯府又要如何才能从新安宁下来。”

    周老道撵走了,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慧觉后,他又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样子说道:

    “老夫人须知,天机不可泄露的道理,我道门斩妖除魔,也并非一味将恶鬼统统赶尽杀绝。他们与仇人之间的恩怨,我也不好过分插手,以免沾下因果,连累道心受损。

    不过老夫人还请放心,你与此事无关,那邪祟自然也不会去寻你。我干孙女也不是罪魁祸首,那俩水鬼闹也闹过了,我已经将他们劝走,又用灵符镇住金香院,所以笑笑这边到也无碍了。”

    说到这里,周老道就笑眯眯的看向,神情异常紧张的柳姨娘说道:

    “不过这位姨娘你就要当心了,贫道观你印堂发黑,浑身煞气霉运缭绕不散,还有小鬼趴伏肩头,身后也背着个白衣女鬼,时运不济的人本就爱遭这些脏东西,更何况那俩水鬼与你的之间”

    周老道话讲到一半,虽然没说下去。

    可如此,却更叫人浮想联翩,立刻将偷放那俩歹人的事情,和柳姨娘联系到了一起。

    至于柳氏被周老道的话,说的汗毛也是全都竖起来了。

    但她本就是要用装神弄鬼吓唬住周笑笑的,对于这些神鬼之事,她自然是不信的。

    “你这老道胡说什么疯话,那两个溺毙而死的歹人,与我可没关系。三小姐一向不待见我,她是你的干孙女,一定是周笑笑指使你这么说的吧,为的就是构陷栽赃我。”

    周老道摆摆手,悲天悯人的叹口气说道:

    “柳氏啊柳氏,你还要执迷不悟到几时,你肩膀上趴伏着的,是一个男婴小鬼,一身的青紫交加,必然是在腹中时,就被人毒害而死的。

    还有趴伏在你背上,头上有个血窟窿的女鬼,她说自己叫云鸽。这些冤魂厉鬼,为何不觅上旁人,却偏偏要寻到你呢。

    自己的大限将至,却还浑然不知,果然世人愚昧,即便老道有心指点也是无用。”

    本来还强自镇定的柳姨娘,当听到云鸽的名字时,直接吓得瘫坐在地了。

    云鸽是她的陪嫁丫环,自幼服侍着她,后来镇国侯对其有意。

    这云鸽哭着哀求离府,柳姨娘却妒火中烧,最后按着她的头,将人活活撞死在了桌角上。

    这事见不得光,柳姨娘对外只说,云鸽到了适婚年龄,给她许了人家送出府了。

    如此隐秘的事情,侯府上下都无人知道,可周老道却一语道破,云鸽已经身死的事情。

    这下柳姨娘的内心是彻底害怕了,还有那肩头的小鬼,她之前确实毒害过一个怀孕的宋姨娘,她生的死胎就是个全身青紫交加的男婴。

    再也撑不住内心蔓延开的恐惧感,柳姨娘两眼一翻,昏死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