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局势反转

作品:《侯府弃女

    秦妈妈侍奉老夫人多年,对于如何说话,才能引得这位老主子听得进去,她当然很有心得体会。

    所以老夫人听得是连连点头,更是面色一沉的说道:

    “若真是三丫头行为不端,才遭来今日的祸劫,那也实属她咎由自取。”

    这话说完,楚老夫人就连忙看向慧觉说道:

    “大师,不如您亲自跟我去金香院一趟,看看可否有破解之法,还有我那三孙女又该如何救治,老身可就全仰仗您了。”

    慧觉再次双手合十,念了句我佛慈悲,而后就将事情给应下了。

    等一行人到了金香院后,果不其然就见得大白天的,这里却院门紧闭。

    等到进了院子,果真就如柳姨娘所说,只见得周笑笑所住的房间,门窗外面全都贴满了黄符纸,可见鬼祟作乱一事确实存在。

    老夫人一把年纪,最忌讳的就是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因为她怕折了自己的阳寿。

    可来都来了,老夫人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跟在她身边的柳姨娘,这段时间为了避嫌,一次金香院可没来过。

    想到一会就能瞧见,周笑笑披头散发,疯疯癫癫蜷缩在被子里的样子。

    她和苏柔婉对视一笑,母女俩别提多期待了。

    可是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就未必遂人心意了。

    真当柳姨娘殷勤的替楚老夫人推开门,当先迫不及待的进了屋后。

    周笑笑疯疯癫癫,鬼话连篇,那是一点都没见着。

    反倒是大夫人齐氏,还有周半仙,外加身穿一件湖蓝色对襟小袄裙,显得即俏丽,又温婉的周笑笑,三人正坐着品茶说话呢。

    这一幕看得柳姨娘目瞪口呆,手里托着的门帘子,都忘了放下来了。

    随后扶着楚老夫人进来的苏柔婉,她到底年纪尚轻,不够稳重的立刻嚷嚷道:

    “周笑笑,你个山野村姑怎么会没疯,明明”

    她这一喊,到是叫柳姨娘回过神来了。

    上前一把扯了下苏柔婉的衣袖,将她的话给打断后,柳姨娘就马上打着圆场的说道:

    “听说三小姐身体抱恙,老夫人不放心,我们也想着一并跟过来探望下。既然夫人在这里照看着,那妾身就放心了。”

    周笑笑站起身,直接越过柳姨娘母女,向着老夫人请过安后,这才似笑非笑的说道:

    “姨娘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您适才,怎的不叫二姐姐将话说完呢,貌似姐姐好像料定我疯了,所以看见我好端端的坐在那,才震惊到像活见鬼似得。

    说起来啊,妹妹我真是不知道,究竟怎么得罪二姐你了。之前栽赃我给自己的生母投毒,如今才一回府,我明明好端端的,你却又来咒我疯掉。

    之前我还听闻,长姐腿摔断了,你还亲自上门嘲笑。私下里又说四妹虽是嫡出,却没你有福气。莫非二姐是对我们这些嫡出的姐妹充满敌意,巴不得我们全都出事你才高兴。”

    苏清君那可是楚老夫人的心头肉,所以一听闻苏柔婉,竟然敢去肆意嘲笑。

    楚老夫人气的,一把就甩开了苏柔婉扶着她的手。

    若非有慧觉这个外人在,老夫人恨不能动手给她几巴掌,替苏清君好好出气恶气。

    苏柔婉被老夫人的眼神,吓得连连后退,若非柳姨娘赶忙伸手一扶,她非得当场出丑不可。

    此刻齐氏也站起身,请安后笑着的说道:

    “婆婆您身边这位,是慧觉大师吧,看来这金香院不安生,您老也是知道的了。

    不过您忘了,在凌云观时,周老神仙可是收了笑笑为干孙女。自家小辈出了事,他老人家掐指间就给算到了,所以早就先一步赶来,帮笑笑破了邪祟。”

    楚老夫人一听说,周老半仙人在道场,就能算到周笑笑有难。

    这比慧觉到了侯府,才发觉存有煞气,那还要道法高深啊。

    楚老夫人赶紧上前,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别多日,老神仙别来无恙啊,我儿媳所言可是真的,这金香院确实无碍了。”

    周老头抚着他那羊毛白胡子,优哉游哉,摇头晃脑的说道: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之前我叫笑笑改名换姓啊,就是为了避开这一劫。

    毕竟他们是因笑笑而死,想来闹腾她也是必然,但名字一换等同再世为人,他们寻不到报复的人,才会在金香院徘徊不肯离开。”

    柳姨娘听见这话,眼睛都亮了,更是马上说道:

    “老夫人您听见了吧,不但慧觉大师说,那两个昔日死在莲池里的歹人,是因为三小姐而死,并非什么刺杀太子的歹人。

    所以秦妈妈的猜测必然是在理的,那二人就是三小姐私下幽会的姘夫,事情败露她就借太子之手,杀人灭口,这心思当真是好生的歹毒。”

    周老头一瞧,柳姨娘给周笑笑泼起脏水来,那是有一箩筐的话,说都说不完。

    他赶紧不耐烦的打断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连姘夫都冒出来了,你们侯府是山沟里的农家小户啊,说来个外人想溜进来,就能随便进来的吗。

    贫道的话都没说完呢,那俩死在莲池里的水鬼,适才都同我说了,他们确实不是刺客,而是受人指使,被偷偷放进府里,试图毁了我干孙女的清白。

    结果恶事还没来得及做,鬼鬼祟祟的样子,就被太子误会成刺客,这才稀里糊涂丢了性命。”

    柳姨娘一听这话,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脑子都吓得嗡嗡直响。

    本来她旧事重提,是想着厉鬼邪祟纵使无法叫周笑笑,因为不祥被赶出家门。

    那她就将两个死人,说成是姘夫,毁了周笑笑的闺名,侯府嫌她丢人,自然不会再将人留在府里的。

    可如今倒好,她的两手准备,没对付得了周笑笑。

    反倒因为周老头一番话,将当年她雇人使坏,偷放那俩个男子入府的事情,都快给抖落出来了。

    构陷府中嫡女,还闹出人命来了,此事若被揭穿,柳姨娘知道,被赶出侯府的不会是周笑笑,到时非得变成她柳琳琅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