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午夜惊魂

作品:《侯府弃女

    随着侯府内,所有的烛火光亮,全都随着夜色渐深熄灭后。

    就见得金香院内,子夜之时,周笑笑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划破宁静,颇为瘆人的响起。

    霎时间整个金香院,各房都亮起了烛光。

    接着竹心松果,福禄福宝这些内院伺候的,全都提着灯笼,向着周笑笑的房间赶了过去。

    而到了屋门前,福禄并未进去,反倒是马上询问起,在廊下守夜的粗使丫环道:

    “小芳究竟发生了何事,你一直守在屋外,是否有何异动。”

    提着个灯笼的小芳,此刻小脸吓得惨白,更是指着大开的窗子说道:

    “小姐尖叫一声后,就大喊有鬼,接着窗户就砰地一声,自己打开了。

    可是眼下是冬天啊,为了保暖窗子四周都给钉死了。

    福管事你说这窗户怎么就开了呢,难道咱们小姐真的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

    小芳最后两句话说的,也不知是天太冷,还是给吓得,声音都带着颤音了。

    福禄一听小芳说的,简直不像话,他赶忙训斥道:

    “小姐就在屋内呢,你说这些话也不怕冲撞了。许是今晚风太大,将窗子给吹开了,小芳你先下去吧,切记别乱嚼舌根。

    不过若真有人问起,同一个院里的丫环小厮,你说给他们听听也无妨,省的人云亦云的,他们自己瞎猜,反倒会传得更不像样子。

    但切记只说是风吹开的窗子,旁的话就算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了也不许乱说,知道了吗。”

    小芳闻言,赶紧点点头,一刻也不想多做停留的她,提着灯笼飞快的离开了。

    此刻就能瞧出来,谁对周笑笑,那才是真正的心腹。

    就见得竹心此刻就护在床榻前,松果也端茶送水,叫周笑笑喝上一口压压惊。

    而福宝则是手握木棍,四下检查,看看屋里是不是进了歹人。

    哪怕周笑笑适才,喊声凄厉,还亲口说瞧见邪祟之物了,但他们这些身边伺候的,却没一个人想着躲开。

    福宝因为净过身的缘故,所以他现在出入周笑笑的房间,到也没那么多忌讳。

    所以四下全都检查完,福宝就挠着头说道:

    “小姐您是不是今天跪的久了,身体虚弱之下做了噩梦啊。奴才都检查过了,这屋里别说人影了,今天乌云蔽月的,就连树影都不会映进来,您喝口水就快安心的歇息吧。”

    神情很是不安,甚至握着杯子的手,都微微发着抖的周笑笑。

    好在听完福宝的这番话,她总算松了口气。

    可才想苦笑一声,告诉众人也退下休息吧,她可能确实是太累,看花了眼睛的时候。

    却不料周笑笑眼角余光,在瞟见敞开的窗户,下方的墙壁时,眼睛骤然惊恐的睁大了。

    “血血脚印,你们快看,真的有鬼,否则窗子下方墙壁上,那个血脚印是从哪里来的。”

    众人赶紧顺着周笑笑指出的手望去,当瞧见墙上果然有血脚印,并且很快又自行消失不见的时候。

    竹心和松果,到底是女子,当即和周笑笑就抱成一团,主仆三人放声尖叫。

    福宝也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可他还是壮着胆子,将木棍往手里一横,大声的喊道:

    “究竟是什么魑魅魍魉,还不速速退下。若你还不肯走,明日我就请个厉害的天师做法收了你,到时叫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福宝这话不说还好,就见得下一刻所有的窗子,不但全都自行砰地一声打开了。

    最诡异的是,两个湿漉漉巴掌大小的白布人,从周笑笑的床底下嗖的一下,就如同飞起般蹿出了窗子。

    而这俩白布人偶经过之处,地面都有湿漉漉的水迹,并且很快就会呈现出血脚印来。

    如此诡异可怕的一幕,吓得福宝连手里的棍子也给丢了。

    至于周笑笑吓得倒吸一口气,人就向着床榻上倒去。

    在昏迷之前,她强撑着一丝清醒的说道:

    “快快去寻寻周半仙来。”

    话一说完,又惊又吓,委实再难熬住的周笑笑,双眼一闭,竟然昏死了过去。

    正在屋外检查情况的福禄,听到屋内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的传来,他马上赶回到窗边。

    “二弟又怎么了,小姐她没事吧。”

    福宝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咽了下口水说道:

    “大哥,恐怕还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在这屋里晃悠,小姐被吓昏过去了,不过昏迷前她嘱咐,叫我们去将周半仙给请来。”

    福禄闻言,立刻嘱咐道:

    “那成,二弟你保护在小姐身边,进进出出的也方便些,我这就动身连夜去将周老爷子给请来。”

    福禄交代了两句,也不敢多耽搁,马上就出了金香院。

    可是稍许之后,嘴里说着连夜出府去请人的福禄,他却身影很隐秘的出现在了翠薇院的门外。

    叩开了大门,福禄就被周妈妈一路引到了后堂。

    等到瞧见柳姨娘和苏柔婉时,福禄脸上闪过一丝愤慨,双手更是紧握成了拳头。

    “柳氏,我已经按你教的办法,叫我家小姐确信无误,确实身边有脏东西作祟。

    现在我家小姐,都被吓的昏死过去了,你也该满意了吧,所以你答应我的事情,也必须要办到。否则大不了鱼死网破,将你指使我装神弄鬼的事情,全给你捅出来。”

    柳姨娘闻言,满意的笑出声来说道:

    “吓昏了?真是可惜啊,这么解气痛快的一幕,我竟然不能亲自去瞧上一眼。

    不过福禄你放心好了,之前你弟弟写给柔婉的那封密信,我不会公之于众的,只要你听话,咱们什么事情都好说。”

    福禄看向柳姨娘,气愤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明明你说过的,我帮你帮成这件事情,你就把那封密信交给我,难道你现在是想反悔不成。”

    柳姨娘摆摆手,很是悠然自得的说道:

    “写密信揭发自己的主子投毒,以周笑笑的性子,她若知道福宝干出这样背主忘恩的事情,断然不会轻饶。甚至此事叫侯爷知道了,你弟弟的一条小命也是难保。

    所以啊,想救回你弟弟的命,福禄你最好别和我瞪眼睛,而是乖乖听我的话去办事,只要你家小姐彻底被吓疯了,又或者因为被脏东西纠缠,委实晦气被赶出府去,那你才算完成我交代的事情了。

    在此之前那封你瞧过一次的密信,还是放在我手里保管最稳妥。否则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真被谁瞧见了,你弟弟的小命就难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