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萌生歹念

作品:《侯府弃女

    看着周笑笑一通冷嘲热讽,扬长而去的背影。

    苏柔婉气的尖叫一声,门旁一人来高的白瓷牡丹花瓶,被她泄愤的推倒在地,摔了个粉碎。

    巨大的瓷器碎裂声,将坐在内堂里,正梳妆打扮,好掩盖憔悴脸色的柳姨娘都给惊动的赶了过来。

    本来柳氏是有意晚些出来,到时妆容精致,一眼吸引住镇国侯的视线,她自然复宠有望。

    可是看着一地的狼藉,空空如也的正堂,柳姨娘就愣住了。

    “柔婉,你父亲呢,还有你祖母她们都去哪里了。适才为娘不在时,究竟发生了何事,你到快说与我知道啊。”

    苏柔婉又气又恼之下,再也忍不住的一下扑进柳姨娘的怀里,崩溃般的大哭着说道:

    “姨娘,我要杀了周笑笑,你帮我好不好。她不是我妹妹,她根本就是女儿的克星,只要有她在,我就注定不得安生。

    好好的一场晚宴,就因为她来了之后,说了几句话,不但祖母恼了我,就连父亲也厌恶的训斥我。

    明明女儿都按你说的,侍奉了陛下,也要入宫为妃了,为何我在家中的地位,却还是如此卑贱。莫非就因为我是庶出,所以即便做了妃嫔,也一辈子抬不起头吗,女儿真是好不甘心。”

    柳姨娘此刻,心里也乱的很,示意下人们将地上的碎瓷全都收拾好,而她则领着苏柔婉进了内堂。

    母女俩纷纷落座后,柳姨娘默不作声想了许久,这才一把握住苏柔婉的手说道:

    “好女儿,你很争气,在为娘眼中,你虽是庶出,但却比府中所有的姐妹都更出众。只可惜你是从我的肚子里生出来的,若你有个大夫人那样的生母,岂会需要入宫为妃,下嫁个年轻的皇子皇孙,那才是大好的姻缘。”

    顺帝比镇国侯还要年长几岁呢,苏柔婉平心而论,她也不愿意伺候一个这样年纪的男人,哪怕对方是当今圣上。

    但是眼圈红了红,苏柔婉就赶紧把眼泪擦掉了,并且强颜欢笑的摇着头说道:

    “女儿不委屈,娘你才是最不容易的。你是妾室,我是庶出女,若非娘多年费心筹谋,女儿我才会不受人欺凌。

    所以只要能给娘亲得脸撑腰,入宫为妃女儿愿意,而且我的清誉,在凌云观就被周笑笑给毁了。

    背负上冤枉嫡出妹妹投毒的名声,我这辈子只能低嫁,如此还不如侍奉陛下呢,至少做了妃子,人前还是有风光可享的。”

    柳姨娘闻言点点头,哽咽间说道:

    “柔婉你能想的开,为娘也就放心了。但是刚刚我一琢磨,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好女儿你不受待见,并非因为你是庶出,而是因为周笑笑实在太出众了。

    你好好想一想,陛下现在的年纪,还能在龙椅上坐稳多少年,你这种新入宫的妃嫔,想怀孕尚且不易,就算生下个皇子,十年的时间方能长大成人。

    可是到那时,太子储君的位置,早就坐的更稳了,旁的小皇子,谁能动摇到他呢。所以两相对比,周笑笑如今得太子青睐,一个弄不好就会成为太子妃,那才是将来的皇后娘娘。

    可女儿你呢,最多儿子封个郡王,顶破天三四十岁时,晋封个亲王。但一个闲散王爷,对侯府能有多大的助力,更别提你还未必能生个皇子出来呢。所以你父亲自然更看重周笑笑,肯给她撑腰,不将你放在心上,也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别瞧柳姨娘是个深闺妇人,不懂朝局大事,可她了解镇国侯这个枕边人。

    更加清楚这位侯爷,事事以权力,还有家族兴衰为重的野心。

    所以她的一番话,还真就把镇国侯心里的想法,猜了个**不离十。

    苏柔婉才得圣宠,眼下心气很高,立刻冷哼一声说道:

    “据我所知,皇后娘娘可瞧不上周笑笑的出身,她也配做太子妃,简直是痴心妄想。

    早晚我会叫父亲知道,谁才是对他最有用的女儿。我就等着父亲入宫主动示好的那一天,到时我必为姨娘你,争个平妻的位份回来,叫你也做诰命妇。”

    显然沈氏都能成为诰命妇,周笑笑再不受生母连累,反倒因此跟着备受荣光的事情,对苏柔婉的触动那是相当的大。

    不过柳姨娘赶忙摆摆手,苦口婆心的劝道:

    “柔婉你可千万别犯傻,我苏家直系旁系,和你同辈的女子不少,你父亲若真有心扶持谁入宫,那不早将苏家的女儿送去做妃嫔了,又岂会等到你来承宠。

    之前我也试探过你父亲的意思,他更属意在云亲王和太子之间,全都围拢住关系,如此无论他们谁登基,侯府的荣华都不会暗淡下去。

    反倒是女儿你,入了宫没有侯府给你做倚仗,你如何叫人另眼相看,所以你不但不能和你父亲置气,还得在入宫前更孝顺恭敬。”

    苏柔婉一想到,她都马上做妃子了,竟然在家里还得这般忍气吞声,不免有些烦躁的摆弄着手帕说道:

    “就算我再孝顺有什么用,三妹妹在父亲眼里,那都快当太子妃给供起来了。一想到周笑笑我就来气,她要是从未回来该有多好。”

    柳姨娘眼中,一丝阴毒眸光闪过,嘴角勾起笑容道:

    “柔婉你放心吧,娘亲为了你,也没什么不能豁出去的了。其实你说的很对,这个周笑笑不能留,现在你长姐腿断了,你四妹被逐出府。

    这些嫡出女的耀眼光华全都散去后,你父亲就算不看好你,也只能扶持你在宫里盛宠不衰,将家门的荣华和你栓在一起。

    这段时间别看为娘被禁足,但我早有了全盘计划,更是暗中将人手都给安排好了,就等着恢复自由后,便开始着手进行呢。

    你且等着看好戏吧,你父亲他们不是不待见咱们母女了吗,那我今晚就要在侯府内好好来一场大戏,我们娘俩不痛快,那谁也别想好过。至于那个周笑笑嘛,这次就算她不死,我也要叫她被赶出家门,继续去做她的侯府弃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