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凭你也配

作品:《侯府弃女

    果不其然,当楚老夫人瞧着苏柔婉,竟然连一句推迟都没有。

    面对周笑笑拱手让出来的私产,就那么理所当然的点头要给同意下来。

    楚老夫人豁的一下,满脸震怒的站起身来,鹿头拐杖一挥说道:

    “区区妃位罢了,不过是个三品封号。柔婉啊,你可真是对得起祖母我,一直对你的疼爱有加。

    “可你别忘了,老身是一品诰命,先帝亲赐鹿头铁木杖在此,就是陛下面前都能免跪,你想在老婆子面前摆威风,还没那个资格。”

    一见老夫人动了火气,始终只顾着针对周笑笑的苏柔婉,这才察觉到事情不妙了。

    “祖母您这话怎么说的,孙女和三妹妹不同,她自幼不在府中。

    可柔婉是在您身边看着长大的,我孝敬您还来不及呢,哪里敢摆威风啊。”

    可楚老夫人对此却不买账,打从知道柳姨娘,背着她阳奉阴违,耍了不少小聪明。

    老夫人对翠薇院,就不像之前那般护着了。

    所以她老人家哼笑出声,不客气的说道:

    “婉妃娘娘的孝敬,老身可万万当不起。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啊,你姨娘背着我留下私产,那是替沈氏守住嫁妆,来日好归还给她。

    那你言下之意是说,老身手里的私产,是从沈氏那强行夺来的不成。明明就是你姨娘,当年说什么沈氏羞愧难当,离开家门前自请赎罪,才将嫁妆孝敬给我这个婆婆的。

    如今这事闹的不光彩了,就想将烂摊子往我一个老婆子的身上丢来,就连三丫头都孝顺在心,知道老身夜里积食,就难以安枕入眠。

    可是苏柔婉你呢,目无尊长,狂妄至极。这顿晚膳老身吃不下,以后你也少来我面前呱噪,老身就当没你这个孙女。”

    楚老夫人气呼呼的说完这番话,就领着宜安院随行伺候的人,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戳,转身就离开了。

    齐氏最见不得柳姨娘得势,早就不愿在这里呆着的她,马上起身说道:

    “侯爷,母亲年迈可生气不得,我放心不下,这就去看看,柔婉这边恐怕我也不能久待了。”

    得了镇国侯的允许,齐氏冲着周笑笑,颔首看了一眼,马上也走了。

    眼瞧好好的一顿设宴,府中最举足轻重的两位长辈,全都半点不给面子的离开了。

    苏柔婉心里顿觉委屈,红着眼圈看向了镇国侯。

    “父亲,您瞧祖母她们,女儿可是要入宫为”

    本来是想埋怨两句,失了的颜面,想从镇国侯这里找回来的苏柔婉。

    可哪曾想她一句话都未曾说完了,镇国侯已然不耐烦的起身打断道:

    “柔婉不是为父要训诫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没进宫,册封你为婉妃的事情,也只是陛下嘴上一说,没有圣旨颁下来,这事就未能作数。

    你明明是在凌云观内,修身养性,却做出侍寝的事情,你以为是光耀门楣,可多少人会在背后耻笑我苏家教女无妨,竟然出了你这种狐媚东西。

    我侯府不是小门小户,就算要送族中女子入宫侍奉陛下,也绝没有自己上杆子侍寝的道理。入宫之前你就在翠薇院,好好学习下宫规,省的入宫后又给我苏家丢人现眼。”

    镇国侯话一讲完,也是拂袖离开。

    苏柔婉望着空荡荡的八仙桌,羞愤之下,泪水都直在眼圈里打转了。

    偏偏有那不开眼的厨娘,还眼巴巴的跑进来问道:

    “二小姐,晚膳都备好了,一应全是柳姨娘向来爱吃的,奴婢就是想问一声,什么时候开始上菜。”

    周笑笑一个没忍住,“扑哧”一下就笑出声来了。

    苏柔婉的脸瞬间憋的通红,指着那不开眼的厨娘喊道:

    “给我滚,多嘴多舌的下贱胚子,连你也来给我添堵,再多说一句本小姐撕烂了你的嘴。”

    尤不解气的苏柔婉,话音一落,恶狠狠的又看向周笑笑说道:

    “山野村姑你笑什么笑,都是因为你,好好的晚膳都吃不成了。周笑笑你是不是天生和我八字不合,怎么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就没一件事情是顺心的。”

    周笑笑可懒得和她,理论谁对谁错,在竹心的挽扶下,一瘸一拐的就想离开。

    被周笑笑的无视,弄得再次很受伤的苏柔婉,她怒气冲冲的拦住房门说道:

    “父亲他们不赏光,我一个做晚辈的,自然不能拦着他们走。可周笑笑你是我妹妹,难道姐姐我还管不得你的去留了。

    周妈妈,你去将沈氏接来,今天这顿晚膳,必须得有人陪我吃下去,否则本小姐精心准备的佳肴,白白浪费了岂不可惜。

    若是沈氏不肯来,将学着三妹妹今天,对付董家大小姐的那副做派,把人直接绑过来。我堂堂一个陛下的妃嫔,难道还请不动你们母女了,简直是笑话。”

    周笑笑冷眼瞧着苏柔婉,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下一刻她直接很不客气的,将对方的手从腕间甩开,满脸嘲弄的说道:

    “陛下的妃嫔?二姐姐你莫非活在梦里,没听父亲说嘛,圣旨未下,你现在其实什么东西都不是。

    还想把我母亲绑来,就凭你也配吗,我生母那可是二品诰命妇。别说你没做上妃子呢,就算真进了宫,也不过是个三品妃位,看在你也算皇家人的份上,我母亲到时会向你先行施礼。

    可论起封号,你仍旧低了一等,连叩拜之礼都受不起,苏柔婉我要是你,哪里好意思还摆什么晚膳。

    瞧瞧从祖母,嫡母再到我母亲,哪一个诰命妇的身份比你低,就你也好意思得意忘形。”

    周笑笑之前忌惮苏柔婉,那是因为她摸不清底细,对方有多得顺帝的宠爱,所以才选择委曲求全。

    可是通过和李阔的一番交谈,周笑笑不但得了指点,对方话音外的暗示,她也揣摩的清清楚楚。

    那就是陛下对苏柔婉,不过是瞧着年轻又貌美,一时新鲜罢了。

    叫她入宫,那都是看在侯府的面子上,所以一旦苏柔婉失去了苏家的扶持,其实她什么都不是。

    现在苏柔婉,都叫侯府几位长辈生厌了,周笑笑就是想委曲求全,忌惮着她,都寻不到这么做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