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府门罚跪

作品:《侯府弃女

    苏柔婉一到了近前,马上双眉紧皱的说道:

    “这不是董家姐姐嘛,你们这些糊涂东西,不知道这位是皇后的侄女吗,谁给你们的狗胆滔天,竟然敢将人给五花大绑了,现在我以二小姐的身份,命令你们马上放人。”

    福宝等人,那是金香院的奴才,周笑笑没有发话,就算苏柔婉将喉咙喊破了,他们也是无动于衷的站在那。

    顿觉失了面子的苏柔婉,她立刻看向周笑笑说道:

    “三妹好大的架子啊,你院里的奴才,我这个做姐姐的竟然都差遣不动了。但你可瞧清楚了,这次我从凌云观回来,坐的可是陛下的御车。”

    “而且在观内时,姐姐有幸侍奉君王,年后就要入宫为妃了,难道你是想忤逆我的意思不成,那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虽然周笑笑,隐约间已经猜出几分,苏柔婉能坐在御车内的缘故了。

    但真听苏柔婉,亲口承认下她侍寝于当今陛下。

    周笑笑的心还是一沉,因为她知道,苏柔婉的得势,就注定了接下来,针对她的打压,必然是接踵而至。

    周笑笑向来就是个识时务的人,实力相差太悬殊的时候,她不会为了没用的面子,死撑着不肯低头,那样吃亏的只会是她自己。

    所以就见周笑笑一挥手,福禄就上前,立刻为董卿卿松了绑。

    并且周笑笑下一刻,更是对着苏柔婉,福身施礼间,笑意盈盈的恭贺道:

    “妹妹真是要喜贺姐姐,承蒙皇恩隆宠,二姐姐为我侯府光耀门楣,若父亲知道此事,必然以你为荣。”

    恭维的话谁都愿意听,苏柔婉嘴角难掩得意的说道:

    “那是自然,别瞧你和大姐都是嫡出,可我已经听说了,长姐摔断了腿,而你周笑笑连姓氏都算不得我苏家的了,父亲还能指望上你们什么呢。”

    “反倒是我苏柔婉,等我入宫做了娘娘,自可保我苏氏一族荣耀满门。不过说起来,我能有今日的荣宠,那还是拜三妹妹你所赐呢,若非你叫我在凌云观后山修身养性,姐姐如何能与陛下相遇相识呢,你的好我铭记在心,姐姐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眼瞧周笑笑对她的话,那是连连点头,很是认同信服的样子。

    苏柔婉享受够了这种,高高在上,将嫡出姐妹压在脚下的快意后,立刻来到董卿卿近前,讨好的说道:

    “董家姐姐,你没受伤吧,承蒙皇后娘娘抬举,本来陛下只想晋封我一个婕妤的,是娘娘开口替我说话,才叫我得以入宫就晋封婉妃。”

    “这份提携之恩,还望姐姐代为转达给皇后娘娘,柔婉定不敢忘,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入了宫,我必以娘娘马首是瞻。”

    董卿卿正揉着手腕上,被绑出的淤痕,头都没抬,冷冰冰的说道:

    “效忠与否,原就不是靠嘴上说说的,苏柔婉你应该知道,我姑母是六宫之主,若她肯一直抬举你,别说是妃位了,就算是贵妃,甚至是皇贵妃你也未必就做不得。”

    “但是想得到什么,你也得懂得付出,皇姑母最疼爱我了,这点你也知道。想叫我替你美言几句也可以,但是你也得帮我做件事。”

    苏柔婉才承宠,又颇受顺帝喜爱,否则也不会有赐下御车,护送回府的待遇了。

    所以苏柔婉正春风得意呢,此刻她觉得自己,只要有个机会,妃位算什么,她还可以爬的更高。

    因此董卿卿的话,简直叫苏柔婉的眼睛都亮了,她更是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董姐姐只管说,想叫小妹我帮你办何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定然不敢推迟。”

    董卿卿眼神憎恶的,向着周笑笑看去,言语间露出杀机的说道:

    “我要叫你三妹周笑笑去死,苏柔婉你敢不敢做,只要这事办成了,皇姑母面前,我以后定然事事替你美言。”

    今天一番正面争执,董卿卿也意识到,她一个外人,若在侯府内动手,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真闹出点事情来,她必会落得被严惩的下场。

    所以董卿卿索性,就想将事情,托付给苏柔婉来办。

    一来对方本就是镇国侯府的人,暗中下手对付周笑笑方便至极。

    二来真出了何事,董卿卿也可推得一干二净。

    本来董卿卿觉得,苏柔婉会有顾虑,要深思熟虑一阵子才会给她答复呢。

    可哪成想,苏柔婉想都没想,毫不犹豫的含恨说道:

    “董家姐姐只管放心,就算你不说,我这次回到侯府,也不会与周笑笑善罢甘休。之前在凌云观她将我害的有多惨,你也是亲自瞧见过的。”

    “这个乡野村姑歹毒的很,趁我不在府中,又针对得我姨娘被禁足,门窗都给钉死,恨不得将人给活活逼死。我与周笑笑早就势同水火了,以前嫡庶有别,我奈何不得她。可现在我是陛下的人,还怕收拾不了她这个小贱人,董家姐姐你只管静候佳音就是了。”

    其实董卿卿,挺瞧不起苏柔婉这种,为了荣华富贵,就算委身给个自己不爱的人,也欢欢喜喜接受的女子。

    因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董卿卿就懒得和苏柔婉废话下去,立刻告辞离开了。

    等到苏柔婉,满脸堆笑的将董卿卿送走后。

    当她回身望向周笑笑时,那简直是变脸比翻书还快,神情恼火的训斥道:

    “三妹你瞧瞧适才有多险,若非姐姐我陪尽笑脸,对着董家那位大小姐说尽了好话,人家都要将你无礼的行径,直接告知给皇后娘娘了,到时哪里还有你的小命可活。”

    “所以三妹妹,别说姐姐故意刁难你,这里是侯府,不是你自小长大的穷山沟,稍有不顺心,就能彼此直接动手扭打的地方。你不嫌丢人,我苏家还要脸面呢,所以你现在就给我跪在府门前,不到太阳落山,你就不许起身。”

    唯恐周笑笑不服,苏柔婉又看向站在御车前,还未离开的御前总管李阔,很理所当然的指使道:

    “李公公劳烦你过来一趟,本小姐知道,论起规矩来,那自然是宫里最为森严的。因此就有劳你,亲自盯着我这个三妹妹,若她不肯下跪,就按宫规严惩。”

    “您千万用不着和我客气,我这个妹妹顽劣的很,不叫她吃些苦头,谁知道下次,她还会闯出多大的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