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御车相送

作品:《侯府弃女

    虽说周笑笑挨了一记鞭子,已然伤的不轻。

    可董卿卿竟然尤不解气的,举起鞭子,向着她又要打来。

    周笑笑适才是没反应过来,眼下哪里还肯吃亏,不但直接举起一旁的矮凳,向着董卿卿砸了过去。

    接着她更是拿起桌上的茶壶,一旁用来盛放梅花的青瓷瓶,全都向着董卿卿一股脑的丢了过去。

    趁着董卿卿,也是一阵手忙脚乱,屋内鞭子又不大适合施展之际,边往书架后躲去的周笑笑,她边扬声喊道:

    “福禄福宝,还有外面伺候的小厮都给我进来,将董卿卿这个疯婆子立刻绑了。”

    这董卿卿武功是不弱,可猛虎架不住群狼,这话可是一点都没错。

    加上福宝多机灵,进来前就叫七八个小厮,用衣服兜着雪,冲进门来就往董卿卿脸上撒去。

    瞬间视线也模糊了,脖子袖口里也灌进去不少积雪的董卿卿,又冻又气下,手里的鞭子可就失去准头了。

    虽然冲到最前面的福宝,挨了两三下鞭子,额头都破相了。

    但是众人一拥而上,总算是将董卿卿按倒在地。

    福禄拿着绳子,三两下就按着在农村时,逢年过节捆那待宰家猪的绳套手法,将这位董家大小姐绑了个结结实实。”

    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过的董卿卿,人虽被绑住了,可嘴里却不服输的厉声喊道:

    “周笑笑你放肆,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将我捆住,若我姑母知道此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正用手帕,将胳膊上的伤,捂住止血的周笑笑,忍着疼来到近前,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踢在了董卿卿的肩膀上。

    “我自然知道你是谁,更清楚你有个做皇后的姑姑。可这又能如何,你们董家就能倚仗皇位威势,目无王法,跑到我镇国侯府来作威作福不成。”

    “别说你宣威将军府还没这么傲的底气,就算是皇后娘娘,她也得掂量下,欺凌世家,肆意折辱贵族女眷,御史言官弹劾到御前的奏折,还能不能叫她坐稳凤位。”

    周笑笑一向都很会自保,试问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

    和董卿卿这种,说动手,就直接鞭子招呼的将门之女,她还真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至于董卿卿,挨了一脚,就更不服气了,梗梗个脖子说道:

    “我打你怎么了,我恨不得抽死你个勾三搭四的狐媚子。一面将我太子表哥,迷得神魂颠倒,茶饭不思。一面你竟然还和云亲王眉来眼去,勾勾搭搭。”

    “难怪你一个侯府弃女,回了家门这么快就站稳脚跟,定是全靠这套狐媚手段,说不定这府里,多少人是你的姘头,给你拼了命的做事吧。”

    董卿卿这话,真是说的越发难听了。

    周笑笑的脸色,在彻底阴冷下去后,扯住董卿卿的衣领,都顾不得手臂上的伤痛了,扬手就是四五个巴掌,直接打在了对方的脸上。

    “董卿卿我不管你在谁那听到的风言风语,但你给我记清楚了,要发疯滚远点,你真当我周笑笑不敢动你是不是。今天你先动的手,我就算打你一顿,那也叫小惩大诫,皇后都挑不出半分错处来。”

    “而且别仗着自己会些武功,就觉得可以横行霸道了,给我逼急了,挑断你手脚筋,我周笑笑也是做得出来的。到时只说一时失手,你一个闹上门来的,皇后要是不想被人指责包庇亲戚的话,她就不能严惩我。

    你要不信只管再污蔑我两句听听,到时你瞧瞧我是吓唬你,还是真做得出来废你手脚的事情。”

    周笑笑话音一落,从竹心那接过寒铁白玉刀,冷冷的看向了董卿卿。

    和周笑笑四目相对间,董卿卿心里一颤。

    其实她敢不管不顾闹上门来,实在是因为周笑笑素日里,总是笑眯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瞧着也不像是个狠辣之辈。

    因此董卿卿心里没了顾忌,这才一上门,挥起鞭子就敢伤人。

    她确实觉得有皇后这个姑母撑腰,就算教训了周笑笑一顿又能如何,对方岂敢声张。

    可是直到望着此刻,手里拿着把刀的周笑笑,董卿卿才发现她真是看走眼了。

    原以为欺负的是只猫,结果人家摇身一变,竟然是只装睡的虎。

    也算瞧出来,周笑笑是真说得出做得到,即便如董卿卿这般倔强的性子,也不敢乱说话了。

    省的手脚筋真被挑断,她可不想一辈子躺在床榻上做个废人。

    周笑笑也是被气急了,说话才如此的狠戾。

    但到底她冷静还没丢,既然董卿卿不敢闹了,她也不会将事情做绝了。

    到底对方是皇后的侄女,一个处理不好,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她马上说道:

    “福宝押着董卿卿,就这么绑着她,我亲自送董大小姐出侯府。到时也好叫人知道,我侯府不是怕了他们董家,只是看在皇后的面子上,小惩大诫,不予追究罢了。”

    “可若是董家人,下次还管不好自己的女儿,叫她跑来我的院子里撒野,那我必回禀父亲,将此事即便闹到御前,也要讨个说法,董姐姐这话你都记住了吧。”

    话一说完,周笑笑当先出了院门,在府中丫环小厮的议论纷纷之下,她也果真将董卿卿,就这么绑着送到了侯府门前。

    才叫福宝将绳子解开,转身要离开的周笑笑,却不料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娇笑轻咦:

    “这一晃数月不见,三妹妹脾气又见长不少啊,你现在连皇后的亲侄女都敢绑了,二姐我真是越发对你刮目相看了。”

    “难怪你敢攒拢着父亲,禁足我姨娘柳氏,看来这镇国侯府,现在已然是三妹你在当家了吧,要不你做事,何至于如此没有个顾忌。”

    周笑笑诧异的回身望去,这才瞧见一辆四马同驱,极为宽敞气派的御用马车,赫然缓缓停靠在侯府门前。

    而本来透过车窗说话的苏柔婉,也在一位身穿五品首领太监服的公公,恭敬递手挽扶下,故意端着架子,难掩得意的含笑走下了车厢。

    眼瞧这一幕,周笑笑双眼就是一眯,这苏柔婉竟然是由顺帝才配用的御车送回来的,看来这位二姐姐,到是荣归家门,却也是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