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不离不弃

作品:《侯府弃女

    老夫人本就怒火中烧,可眼下不但周笑笑都敢当面顶撞她了。

    并且镇国侯非但不训斥,反倒说周笑笑以后,都不用去给她这个祖母请安了。

    楚老夫人自己不待见周笑笑,那是一回事,可这个孙女胆敢无视她,连每日请安都免了,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顿时觉得自己的脸面,委实挂不住的楚老夫人,她气得一下站起身来说道:

    “好好好,我现在算是瞧出来了,这府里的事情啊,如今我这个老婆子是半点都管不得了。你们想怎样都可以,我现在就回自己的宜安院,不在这碍你们的眼。”

    楚老夫人话一说完,眼瞧着镇国侯,再到齐氏竟然都没有拦着她的意思。

    顿时更加没脸待下去的她,在秦妈妈的挽扶下,气冲冲的就出了房门。

    许是楚老夫人的怒斥声,确实太大声了,所以就连陷入昏迷里的苏清君,都眉头微皱间说道:

    “父亲祖母上了年纪,经不起大喜大悲啊。您和母亲,不用不用陪在女儿身边,快去看看祖母如何了,我这里有笑笑和云宸在就足够了。”

    苏清君是镇国侯自小精心栽培的嫡长女,所以瞧着爱女摔断了腿,他心里岂有不急的道理。

    所以这种情况下,楚老夫人的无理取闹,镇国侯才会毫无耐心,当众驳了这位老母亲的面子。

    可如今眼瞧苏清君,腿是伤了,但人到是无碍。

    稍微放下心来的镇国侯,也想着叫楚云宸在侧多多陪伴,所以示意齐氏,还有包扎好伤势的郎中,跟在他身后一并出去了。

    等到屋内就剩下他们三个人的时候,苏清君喝了些汤药,加上腿上的剧痛感,都刺激得她想昏死过去都难。

    睁开双眼,先是冲着楚云宸轻笑了下,示意她无碍。

    接着苏清君就看向了周笑笑,满眼欣慰的虚弱说道:

    “这真是太好了,看来我当时的决定是对的,将妹妹你推下马车,我孤身一人驾车吸引所有悍匪的注意力。虽说因此我跌下车,右腿都摔断了,但只要三妹你无事,长姐就算豁出这条命去,那也是无怨无悔的。”

    周笑笑还真是没想到,苏清君伤的这么重,最先开口说出的话,不是询问那些悍匪的来历,也不是焦急的追问御医何时过来。

    反倒是对她这个妹妹,细心关怀,只是这份厚待,显得未免也太过完美无瑕了。

    因此反倒心里,不敢尽信的周笑笑,她语带试探的一笑说道:

    “原来适才在马车上,长姐二话不说,连个准备都不给我,直接推我滚落在地的举动,全然是为了妹妹我着想啊。”

    “到是笑笑愚钝,回来的路上还伤心许久呢,只当是长姐要用我吸引那些悍匪注意力,同时推我下去,马车更轻,跑的自然也更快了。可现在看来,这到都是妹妹自己想错了,险些没冤枉了长姐的一番好意呢。”

    周笑笑这人,正如齐氏对她的评价,心机不浅,可凡事却也从不弄那套背后害人的勾当。

    她亲厚一个人,或者厌恶一个人,都是直来直去,不会遮遮掩掩,所以这番试探下的说笑,也算是一种当面的质问了。

    而苏清君闻言后,明显一愣,接着轻咳间,连连摆手的说道:

    “三妹妹你真是误会我的一片苦心了,咱们可是亲姐妹啊,要是我真有如此恶念的话,那就叫姐姐我”

    苏清君显然是要立下重誓,以证清白的,但却因为身体虚弱,又太过激动了,誓言还没说出来,人到掩嘴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眼瞧这一幕,周笑笑瞧着身边的楚云宸,那担心不已,端上汤药的体贴模样。

    到底今晚是楚云宸救了她,所以若她再不依不饶的质问下去,真把重伤下的苏清君,逼出个好歹来,那反倒显得她不近人情了。

    想到这里,周笑笑亲自接过楚云宸手中的汤碗,笑着坐到床沿边上说道:

    “长姐你别激动,否则如何安心养伤呢。来,妹妹我亲自喂你服药,刚刚我那番混账话,你就当我今晚受到太大的惊吓了,胡言乱语罢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以后这事咱们姐妹都不提了,而且究竟是谁要害我们,妹妹心里又岂会不知呢。”

    楚云宸闻听这话,就知道情况不对,当即眼中都泛起阵阵杀机的说道:

    “本王原就奇怪,世人皆知,凌云观内是我母妃的修行道场。所以就算有些许宵小之辈,胆敢在帝都外的郊野作恶,也断然不敢在去往凌云观的这条路上行凶。否则真惊扰到我母妃,皇室震怒之下,岂是他们担待得起的。”

    “如此说来,悍匪是假,有人针对你们姐妹才是真,而且此人你们还知道是谁,快快说与本王知道,我也想看看是谁如此大胆,莫非是嫌自己的命长不成。”

    这次还没等周笑笑说话呢,喝了药缓了口气的苏清君,就当先眼圈一红说道:

    “云宸,我这条腿若真废了,那就是皇后姑侄女俩害的。许是今天太子在陛下面前,对我三妹表明心意的话,彻底碍了皇后娘娘的眼。因此董卿卿之后才执意与我们同行,但在半路上悍匪袭来时,她就意图很明显的要将笑笑带走。”

    “眼瞧我三妹识破她的想法,这位董家大小姐,直接拿出匕首,就要杀我们姐妹灭口。所以这些对我们围追堵截,直接要取人性命,根本不理会能否夺下金银的所谓歹人,必然和董卿卿脱不开关系。好在笑笑无碍,但我这辈子怕是再也站不起来了,云宸你走吧,我没脸见你了,咱们之间的婚事就此作罢,我苏清君不能拖累了你。”

    楚云宸望着,无论何时都是那般娴静端庄的苏清君,此刻竟然哭的,就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

    当即怜惜之情大起之下,楚云宸就将苏清君温柔的抱起,边抚着她的满头青丝,边柔哄的说道:

    “讲什么傻话呢,别说你现在只是腿断了,未必就不能恢复如初。就算你真的一辈子站不起来了,本王也可以做你的腿,带着你周游天下,看尽大好秀丽风光。”

    “所以清君你别说这种傻话,无论你是病了还是老了,这辈子你都是我楚云宸认定的妻子,我会对你不离不弃,照顾你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