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跌断腿骨

作品:《侯府弃女

    楚云宸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下手脚后,就去附近因为厮杀,随行身死的丫环尸身旁,取了罗裙绣鞋,回来交给了周笑笑。

    眼瞧楚云宸背过身去了,周笑笑一边重新穿戴好,一边心有余悸的感叹道:

    “万幸冬季难行,为了马车坐的宽敞舒坦些,又免于叫竹心松果,跟在车厢外面挨冷受冻,这才将人都留在了金香院没有带出来,否则今天恐怕要难逃一劫了。”

    楚云宸眼瞧着周笑笑,说话间也穿戴好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当即扶着周笑笑稳稳的坐在马背上后,楚云宸也翻身上马,向着帝都方向直奔而去。

    “你这妮子对待身边伺候的下人,到是挺照顾有加的,可惜刚刚身死的长佩了,她和长歌也算服侍清君多年,自幼的主仆情分,却不料竟然横死在山岭间。”

    大雪的天气,骑马可不适合说话,但是周笑笑看着路旁的树木杂草,飞快的一跃而过,她还是迎着风大声的说道:

    “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学骑马,到时再遇到危险,我就不用束手待毙,至少骑马而逃,活下去的机会都会增多不少呢。”

    楚云宸知道,今晚的事情,还是将周笑笑吓得不轻。

    嘴边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连楚云宸自己都没留意到,他的声音竟然充满迁就的说道:

    “好!等明年秋闱之时,你跟着一并去皇家围场,到时本王不但教你骑马,还可以手把手教你如何射箭。如此等再遇到危险时,你不但能逃跑,还能抵挡一阵子呢,就不用束手待毙了。”

    说话间的功夫,因为楚云宸心里记挂着苏清君的情况,因此马赶的很快。

    所以大约一个时辰后,他和周笑笑就回到了镇国侯府。

    为了不损名节,楚云宸是独自前往幽兰院的,而周笑笑则是立刻返回金香院,换了一套罗裙后,这才在竹心还有福宝的陪伴下,向着苏清君的院子赶去。

    只是她人才一进院子,就听到老夫人的哭声,从正屋内传来。

    瞧见年幼的苏启,正蹲在院子里搓雪团玩呢,周笑笑赶紧招招手,示意这孩子过来后,就小声的询问道:

    “启儿,长姐可是回来了,她是不是出了何事啊,为何祖母哭的如此伤心,你赶紧说给三姐我听听。”

    一瞧是周笑笑唤他,苏启这孩子,马上屁颠屁颠的,冲着她就跑了过来。

    “三姐姐太好了,瞧着你安然无碍,弟弟我就放心了呢。长姐确实被六皇子救回来了,可是腿却摔断了,现在郎中正给她接骨呢,父亲母亲说我年纪小,这血淋淋的场面不适合看,就将我给打发出来了。”

    自从上次莲池一事,周笑笑明知是苏启推了她,却还肯庇护没有揭穿之后。

    这孩子就同她的关系,大为缓解,姐弟间相处的极为融洽。

    加上那件事情之后,苏启和柳姨娘接触的就少了,小孩子不就是如此,在谁身边养着,慢慢就会同谁亲近。

    加上齐氏本就是苏启的亲生母亲,所以一来二去的,他们母子二人,也早就冰释前嫌了。

    齐氏和周笑笑又走的近,所以苏启若说来探望苏清君,那是做弟弟应尽的本分。

    那他此刻关心周笑笑,那眉眼间的着急,才是发自真心的担忧,两者间区别还是很大的。

    至于周笑笑,得知了屋内的情况后,心里也算有底了。

    当即她将捧着的暖手炉,递给苏启后,就忍不住叮嘱道:

    “既然看过长姐了,三弟你赶紧回吧,冰天雪地的你再冻出个好歹来,那可如何是好。”

    “要我瞧着,今晚这边全都为着长姐担心呢,你就算不在这守着,也没人会留意的,我这就叫福宝送你回锦宁院。”

    安排完苏启的事情,周笑笑就迈步走进了正房。

    可是哪成想,她还没来得及给众长辈请安,也没能开口问上一句,苏清君究竟如何了。

    就见得老夫人在瞧见她之后,那眼睛瞪得都像要吃人似得。

    并且她老人家立刻将桌旁的茶盏,向着周笑笑的脸,直接就砸了过去。

    “你个小畜生竟然还敢回来,为何你好端端的,可是清君却废了一条腿。来人啊将三小姐压到院子里去,将她的双腿也给打断,我的清君若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那你这个孽障也别想好过。”

    明明是姐妹俩一起出去的,最珍视疼爱的孙女,被抬着回来,到现在都未醒来。

    厌弃的那个,竟然完好无损,活蹦乱跳的自己溜溜达达就进了屋。

    可想而知肺都快气炸了的楚老夫人,她此刻心里的震怒,究竟该有多强烈。

    对此周笑笑不但躲过飞来的茶盏,早就对楚老夫人,总是随意迁怒的态度,不满很久的她,脸色顿时一沉的说道:

    “老祖宗说话要凭良心,今晚的事情您由始至终都没瞧见,怎么就认定长姐现在凄惨的模样,是我周笑笑给害的。那你又知不知道,若非我命大,否则被长姐从马车上推下去后,我早就冻死在河水里了。我知道自己自幼也没在您身边,承欢膝下一日,您不待见我也是正常的。”

    “但我周笑笑再不济,那也是苏家的人,要不你今天叫父亲和我彻底断了父女关系,把我逐出府去。要么您老人家,以后就少摔摔打打的给我闲气受。如今我母亲也是当朝二品诰命妇,你们苏家若还这般欺人太甚,我们母女大可以搬出去自己住,用不着看你们的脸色。”

    现在沈氏罪臣之妹的污点没有了,周笑笑的手里,还经营着好几处的产业,这说话的底气自然很足。

    同样明白如今的沈氏母女,可不是好随意拿捏了的镇国侯,他还指望这个三女儿光耀门楣做上太子妃呢。

    所以就见镇国侯马上打起圆场,站出来说道:

    “好了母亲,您心疼清君,儿子心里自然清楚。可是您再不待见笑笑,她也是本侯的亲生女儿,您怎能说丢茶盏,就向着这孩子脸上砸来,此举未免太过偏激了。”

    “因此儿子觉得,既然您如此不待见笑笑,以后她去您宜安院,日日请安的事情就免了吧。一会宫里的御医请来后,给清君看完腿伤,顺便也给笑笑号个平安脉,她们都是本侯的女儿,还望母亲莫要过分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