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寒毒发作

作品:《侯府弃女

    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被一点点脱去了大半,为了缓解尴尬,周笑笑嘴里忍不住嘟囔道:

    “要不是为了陪着你的未婚娘子,前来给你的养母宁贵妃送什么护膝筒子,我会大冷的天出门吗。果然这世家贵族,皇室宗亲里,你就别想着有什么真情实意在。”

    “前一刻还姐妹情深,给我感动的不行,下一刻就直接推我下了马车,连我死活都不顾了,这种女子娶进门啊,姐夫你可要小心了。我这位长姐还真不愧是打小被当成皇后来教习的人,看似端庄持重,可下起手来这份狠辣和果决,到真是不容小觑呢。”

    此刻正帮周笑笑,将一双湿漉漉的绣鞋,也给脱下来,并取下自己的披风,帮她把脚裹上的楚云宸。

    他闻言并未抬头,很细心的忙着手里的事情,神色间没有丝毫意外的说道:

    “上位者,最要学会的,就是关键时刻的取舍。清君不但涵养仪态,是按皇后的宫规去交代的。其实她的内在,还有行事的风格,已然为了更好的坐稳凤位,镇国侯府岂会不自小细心教导着。别说是你了,就连本王有时都在想,若我现在就告诉你长姐,那张龙椅我这辈子没机会坐上去了,她究竟还会不会下嫁给我。”

    “毕竟我与她的婚事,并非两情相悦,而是打从她出生就被定下的,清君也很无辜,因为喜不喜欢她还未懂事时,一切就早成定局了。所以本王总觉得亏欠她太多,我想待她好,一点点的去弥补,包括今晚的事情,无论这一推清君是要救你,亦或者是要借你自己脱身,周笑笑你有怨有恨都可以冲着本王来,但你那些算计人的心思,不许用在清君的身上,否则我轻饶不了你。”

    楚云宸嘴里说着警告的话,可他却套下自己的外套,将周笑笑给裹了个结结实实。

    一身结了冰的衣服总算被处理掉了,周笑笑虽然没觉得暖和,但至少也不会越来越冷了。

    所以恢复了点精神头,周笑笑就没好气的瞪了楚云宸一眼,而后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了姐夫你就放心吧,其实我就是嘴里说说,解解气罢了,但心里也没多怪长姐就是了。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周笑笑本身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适才若我有机会先行离开,说句掏心窝子的大实话,我不会留下来陪着长姐送死了,最多就是自己安全后,立刻帮她搬来救兵罢了。

    “我其实更多的只是感慨,长姐那佛口蛇心的性子,以后我得防着点才成了。而且她推了我一把,险些没把我给活活冻死在河水里,但救了我的人,却又是姐夫你,就凭这一点我和长姐间的那点芥蒂,也算一笔勾销,各不相欠了。”

    周笑笑两世为人,以前又是个见过风浪,什么起起伏伏都经历过的人。

    所以她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世上的人,就该良善到为了旁人,甚至不惜豁出自己的性命。

    因此她是埋怨苏清君的背后一推,但也没觉得对方做的特别过分,最多就是有些卑鄙罢了。

    就在周笑笑低头,边说着话,边努力的往自己手上吹着哈气,想更暖和一些的时候。

    却不料下一刻,她就被楚云宸伸手一拽,跌进了对方温暖的怀抱里。

    虽说周笑笑的身上,此刻也有一件楚云宸的外套披着呢,但到底衣衫不整之下,她下意识就想推搡开对方。

    可是哪成想,就见楚云宸将贴身戴着的护心镜取下,反手就将周笑笑抱的更紧了。

    “不想冻死就别挣扎乱动,本王若想要女人,招招手想将整个王府填满了,那也不在话下。所以我对你现在这副,落汤鸡似得狼狈模样,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雪越下越大,生火是别指望了,将这护心镜搂好了,加上躲在我怀里稍微避一下风雪,你很快就会暖和起来的。除非你真想自己活活被冻僵而死,那本王自然也不拦着。”

    楚云宸从来不是个说话好听的主儿,但他言语里关切的意思,周笑笑当然听得出来。

    这护心镜是用稀世奇石赤阳玉做成的,人佩戴在身上,就能自行温暖全身,可谓神奇至极。

    周笑笑也知道,楚云宸这是在救她的命,生死攸关面前,她也顾不得难为情了。

    当即老老实实的不在挣扎,窝在对方怀里,就将护心镜捧在身上,努力的恢复着体温。

    等到周笑笑,总算觉得手脚都不在僵硬了,身体在这冰天雪地的山岭间,竟然不觉得冷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今晚,算是彻底熬过危险了。

    但是身体一暖和起来,周笑笑就明显感觉到,在她身后,将她搂在怀里独自挡下所有风雪的楚云宸,他的身体竟然是冰凉一片的。

    诧异的回过神去,刚想欢喜的告诉楚云宸,她已经无碍了,对方不用替她挡风,可以骑马立刻赶路的时候。

    却不料周笑笑这一转身不要紧,最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楚云宸那脸色惨白,连睫毛都沾上一层冰霜的模样。

    被吓了一跳的周笑笑,脑海里立刻就回想起,她和楚云宸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当即什么都明白了的周笑笑,她一把将护心镜,顾不得男女有别的,向着楚云宸的衣服里直接塞了进去,一边忍不住担忧的说道:

    “你这人真是又自大,又爱逞强,还说我不要命了,我瞧着你才是不懂得惜命的人。明明自己身中寒毒,没有我赠你的这块护心镜,你根本就难以在大雪天强撑太久。”

    “可你倒好,竟然将赤阳玉给我拿来取暖不说,还自己将风雪都给挡住了。既然都快撑不住了,你怎么不早说啊,楚云宸你觉得好受些没有,若你真因为我再有个闪失,你叫我这辈子如何良心能安。”

    楚云宸常年习武,身体本就极好。

    如今赤阳玉将心脉重新护住后,立刻寒毒就被压制住了,所以楚云宸竟然还有心情哼笑出声,语带打趣的说道:

    “有求于本王时,就一口一个姐夫叫的亲近。翻脸的时候呢,就对着我直呼其名,一声喊得比一声还起劲。”

    “放心吧本王都没被你这妮子气死,区区寒毒罢了,又岂能要了我的性命。既然你缓和过来了,咱们这就立刻打道回府,我也要赶紧去侯府一趟,看看清君可是被安然的救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