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保命之法

作品:《侯府弃女

    苏清君那边,独自驾着马车,究竟能不能逃走,眼下谁也说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周笑笑的处境,十分的凶险。

    就见原本跌入河水里,还能挣扎两下的周笑笑,等到一身本就穿得极厚的袄裙披风,全都被水给浸透的时候。

    瞬间只觉得自己的身上,犹如千斤之重的周笑笑,不住的就要往河水里沉去。

    加上她的手脚被冻的也是越发僵硬,不听使唤了,向来意志力算是很顽强的周笑笑,甚至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煎熬下,都生出了放弃挣扎的念头,完全看不见自救的希望了。

    可是真当她的口鼻,都被河水盖过去的时候,那种犹如前世,被毒杀前的强烈窒息感,就再一次席卷她的全身。

    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知道这种横死前的不甘与无助,究竟有多可怜凄凉。

    想到前生种种,尤其是杨子贡都还活得好好的,眼下不过是声名狼藉些罢了。

    还没瞧见对方身败名裂的周笑笑,她哪里甘心如此赴死。

    更何况沈氏也才被晋封诰命,她还要照顾这个母亲了。

    另外还有苏清君,她要活着回到侯府去问一问对方,适才那背后一推,究竟是想救她的命,还是想用她这个亲妹妹坠车后的身影,去吸引悍匪的注意,自己逃过一劫。

    一桩桩,一件件还没办的事情交织在一起,强烈的求生欲不禁叫周笑笑再次恢复了些精神头。

    其实她前生是在江南水乡长大的,小时候性子又贪玩,所以她是熟识水性的。

    因此在水里,又扑腾起来的周笑笑,虽然因为一身的衣服浸水后太沉了,她没法自己上岸,但她却扯开嗓门,大声的呼救不已。

    反正被歹人擒住,至少还有一线生机,总好过被活活冻死在河里,无人问津来的要强。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你们这些绿林悍匪不就是为了银子吗。我是侯府三小姐,你们到是快来把我给绑了啊,到时光是拿赎金,你们这辈子都够花了。”

    就在周笑笑努力保持着自己别沉到河里淹死,喊得嗓子也嘶哑起来的时候。

    忽然她就听到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向着她这边靠近,而楚云宸那熟悉的声音,夹杂着无奈的传来:

    “真没见过周笑笑你这样的人,竟然还盼着歹人把你给绑了索要赎金。你坚持住,本王这就命人来救你,清君在哪里,为何没看见她。”

    随着楚云宸话音一落,跟在他身后的两三个精锐侍卫,就立刻毫不畏惧的跳到冰冷的河水里。

    守着规矩,只扶着周笑笑的手臂,推着她的后背,总算将人给救下岸了。

    此刻浑身冻得都止不住发着抖的周笑笑,声音发颤的说道:

    “长姐本事大着呢,哪里用姐夫担心,她推我下了马车,早就独自走远了。至于会不会被那些悍匪追上,那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周笑笑可从来不是一个受了委屈,自己默默往肚子里咽的人。

    既然苏清君能做出不顾姐妹情分的事情,她怎的就不能当众讲出来,难道还要顾忌对方的颜面不成。

    而本来一听说苏清君不在这,楚云宸是想叫随他同行而来的楚亦真,护送着周笑笑回侯府的。

    可听完周笑笑的一番话,楚云宸的眉头就皱了一下。

    更是有些歉然的看向了,坐在地上冻得都难以起身的周笑笑一眼,随即就马上吩咐道:

    “亦真你将所有的侍卫都带上,沿着山路去相救清君。我留下来,亲自照顾周笑笑,这个小妮子冻得太厉害了,若不马上将身子暖和起来,她即便保住小命,身子骨也会彻底毁了。”

    楚亦真一听这话,不禁满脸诧异的看了看楚云宸,接着又瞧了眼周笑笑。

    也难怪他要如此惊讶了,毕竟因为顺帝出宫,就算是微服出巡,其实暗中保护的人,也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的早就安排下去了。

    因此那波悍匪,自然没逃过宫中侍卫的暗中监视,这事很快就传回了凌云观。

    而楚云宸知道后,第一反应就是担心此刻,按时辰推算必然还在赶路,没回到帝都的苏清君一行人,很可能会有危险。

    所以他这才带着三十多个精锐的大内侍卫,一路策马疾驰赶来。

    而在路上楚亦真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位兄长可不止一次扬言,若苏清君有事,他非要将那股作恶的歹人挫骨扬灰不可。

    可眼下这是怎么回事,才寻到周笑笑,楚云宸就不准备走了,反倒将营救苏清君的事情,直接往他的身上一推。

    但对于楚云宸的话,向来都是直接照办的楚亦真,他点点头,也不耽搁时间,马上领着所有的大内侍卫,向前继续追赶而去。

    等到四下再无旁人了,楚云宸立刻上前,二话不说就取出匕首,当即向着周笑笑被浸湿,此刻都开始结冰的衣服就划了下去。

    至于冻得缩成一团的周笑笑,她还没昏死过去呢,因此楚云宸的举动,她是看得一清二楚。

    当即受到不小惊吓的周笑笑,直接跌坐在地,往后不住退去的同时,更是焦急的说道:

    “楚云宸我警告你别乱来,你要真有心救我,点一个火堆,我自己会把衣服烘干的。你究竟想干什么啊,还不赶紧住手。”

    望着将前襟的衣服,还不住用手,努力牢牢抓住的周笑笑。

    楚云宸忍不住仰头翻了个白眼,耐着性子,用轻哄的口吻说道:

    “你瞧瞧现在大雪嚎天的,这北风呼呼的刮着,本王就算想生火,此刻也是办不到的。而你一身的湿衣服,等到彻底结冰和你的肌肤冻到一起的时候,还没等我骑马把你送回侯府,你就得先死在马背上不可。”

    “所以想活命,这衣服必须得除去,真不知道你这小妮子,出个门怎就如此怕冷,穿了一层又一层,你还真是会给本王添麻烦。”

    周笑笑的脑子,冻得是有些不大好使了,否则她也不会说出,大雪纷纷的天叫楚云宸生火取暖的话了。

    知道对方的办法,确实是眼下,她唯一能活命的出路了。

    即便心里泛起异样的感觉,周笑笑更是难为情的别过头去,但她终究没再躲开,楚云宸划过来的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