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推下马车

作品:《侯府弃女

    董卿卿当机立断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就见得她竟然还将马车停了下来。

    接着手中的匕首挥动间,就将两匹赶车的枣红大马,其中一匹套在身上的车绳给斩断了。

    董卿卿翻身上马,回身对着车厢内,仍旧没动身的周笑笑,连声催促道:

    “你还傻愣在那作甚,难道要留下来送死吗,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太子表兄,心中挚爱的份上,本姑娘才不会冒着风险带着你离开,还不赶紧上马。”

    可是面对董卿卿伸向她的手,周笑笑却坐在车厢内一动不动,更是立刻质问道:

    “原来董姐姐也很清楚,若我们走了,即便有家丁保护,我长姐留下来也多半是送死。那你为何还要将拉着车厢的两匹马,其中一匹强行夺走,这随行的家丁可都是骑马的,一通箭雨过后死伤必然不小。”

    “你随便拿来一匹骑着就是了,可你却故意断我长姐生路,你分明是有意置人于死地,我是不会同你离开的。”

    并非周笑笑有什么高风亮节的骨气,这种情况下都自顾不暇了,她若真有机会先行离开,定然不会选择全都困在这里等死。

    毕竟有人先突围出去,才有机会搬来救兵,救下更多的人。

    否则为了所谓的情义,明知是死也陪着,那不是有骨气,简直是愚不可及。

    但是周笑笑不傻,即便眼下情况危急,但还不至于叫她失了冷静,所以董卿卿心存杀机,夺马断人生路的意图,她可是看得明明白白。

    所以在不确定,董卿卿所谓的要救她离开,究竟是好意,还是另有祸心之前,周笑笑宁愿留下赌一赌机会渺茫的生机,也断然不敢贸然离开。

    毕竟就在不久之前,董皇后才对她表现出极度的厌恶。

    谁知道董卿卿是不是受了这个皇姑母的授意,想尽办法趁着没人时要了她的性命,如此就能一了百了,再也不怕楚亦宣和她纠惨不清了。

    而面对周笑笑的质问,就见得董卿卿的脸色上,立刻闪过一丝杀机,手中的匕首,更是缓缓的举了起来。

    也将这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的苏清君,她自幼受到的教导,就是极为严苛的,即便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始终在侯府深闺里长大。

    可是苏清君在这种情况下,到也很难得的,也保持着镇定自若,更是立刻呵斥道:

    “董卿卿你想作甚,难道还真的要对我三妹不利吗。你可想好了,就算我们姐妹今天,全都要命丧当场。但是我镇国侯府十多个家丁,若有一个生还,到时你举刀杀人,这事未必就不会被揭发出来。就算你是皇后的侄女,胆敢刺杀世家贵女,你十条命都不够死的,所以你最好也别太过放肆。”

    显然苏清君的这番话,确实叫董卿卿心中有所顾忌。

    但随即就见董卿卿,瞧了眼不远处喊打喊杀,冲着这边奔过来的悍匪,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的说道:

    “周笑笑既然你想陪在这送死,那本小姐就成全你好了,原本我是不想要你性命的,可怎奈你太聪明了,竟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其实就算我不出手,你们今天也难活,本小姐这便告辞了,想来就此一别后,咱们是没机会再见面了。”

    董卿卿话一说完,策马扬鞭,向着帝都所在的方向扬长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风雪之中,再难见到半点踪影了。

    而眼瞧这一幕,苏清君到是颇有长姐之风,不但很有担当的立刻上前,努力的驾驭着马车,颠簸间向前飞奔逃走,边对着周笑笑安抚的说道:

    “三妹你别怕,适才你做的对,千万不能信了那董卿卿的话。我瞧着她就是奉了董后的意思,故意接近咱们姐妹,所谓的同行根本就是借机要取你的性命。”

    “若你刚刚随着她离开了,此刻恐怕性命早就难保了,咱们姐妹在一起,总是有一线生机的。你放心好了,我是你长姐,就算拼着自己性命不要,我也一定会叫你安然无碍的。”

    听着身后家丁与悍匪的厮杀声,说不心慌那是假话,不过听见苏清君这番安慰,周笑笑到真觉得心里暖了一下。

    可是因为马车现在,只剩下一匹马赶路,加上侯府的车厢颇为的气派宽敞,无形中就更沉重了。

    所以当苏清君不住回身望去,发现已经有悍匪骑着马,向着他们这边赶过来了,距离更是越来越近。

    当即这冰天雪地的,苏清君急得额头上都见了汗珠子,并且在下一刻,她就对周笑笑立刻说道:

    “三妹你快过来,这马车跑得太慢了,一会我们同时跳下去,接着越发黑了的天色做掩护,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呢。”

    周笑笑别看平日里,计策是不少,可眼下是被人拦路追杀,什么运筹帷幄此刻是全然都不顶用了。

    觉得苏清君的话,到也是一种办法的周笑笑,当即赶紧就来到了车厢门附近。

    可是就在她想提醒苏清君,等到了杂草茂盛点的地方,她们再跳下去,如此有了掩护不被发现的机会就更大了。

    但她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呢,苏清君的手,已然在她背后狠狠一推,当即周笑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就跌落到了地上。

    万幸这大冬天的,山路上本就积雪很厚,所以从道上斜坡处,一路翻滚下去的周笑笑,除了被晃的晕乎乎的,到没受什么伤筋动骨的伤势。

    但是谁成想,这山坡下面,竟然是一条很宽畅的河流,并且因为此处流水湍急,河面只是结了很多的薄冰,并未真的冻结实。

    所以就听得噗通一声,周笑笑竟然撞碎冰面,直接跌落进了河水里。

    而在后面穷追猛赶的那些悍匪,自然也是听到这声响动的了,当即就见一个长得很瘦,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就立刻向山坡下眺望的同时,忍不住说道:

    “大哥,那马车里的人,好像跌落山坡,掉进河水里去了,要不要弟兄们过去几个人,瞧一瞧情况。”

    这伙悍匪为首的,是个左眼被罩起来的络腮大胡子,就见他当即一摆手说道: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跌落进河里的人,就算能上岸,没走回帝都呢,就得被活活冻死不可。所以兄弟们给我追上前面那辆马车,为保证万无一失,只有瞧见那马车里果然是空的,老子我才能放心。否则若真逃走了一个活口,事后那位主儿怪罪下来,咱们兄弟几个就都甭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