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离开道观

作品:《侯府弃女

    董皇后话一说完,拂袖间就走出了房门。

    楚亦宣见此,在起身随着离开前,却还是不忘歉然的看向周笑笑,擦肩而过时轻声说道:

    “笑笑今天的事情叫你受委屈了,但我们想在一起,这一关是定要闯过去的。母后那边我会说服她的,无论如何在我楚亦宣的心里,早已认定,你就是我的太子妃。”

    因为实在是不便多说,因此楚亦宣撂下这话后,即便不舍,还是只能离开了。

    等到董皇后母子一离开,始终未言语的瑶贵妃,嫣然一笑间开口讲道:

    “陛下,看来皇后娘娘,是真是为太子的婚事着急了呢。其实要臣妾瞧着,这侯府的大小姐端庄贤淑,三小姐灵动可人都是极好的。”

    “可惜咱们的逍儿还小,否则我都想给他选位苏家女订下婚事呢。毕竟放眼我大云朝,一众世家贵族间,谁又能与镇国侯府的显赫相提并论呢。”

    这瑶贵妃也是有皇子傍身的,所以即便眼下楚亦宣贵为太子,但若说她对储君之位,没有替儿子一争的念想,那自然是假话。

    若皇室定下太子,诸皇子就真能舍弃储位之争,那历朝历代,也就没有那些个兄弟相残的悲剧发生了。

    所以瑶贵妃适才的一番话,配合上她眉眼间笑意盈盈的神情,明眼人谁瞧不出来,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说董皇后意图利用姻亲,拉拢住镇国侯府。

    往大了说这就是结党营私,暗中在朝野凝聚起自己的一股势力。

    瑶贵妃这话里的意思,顺帝听的明明白白,可是他很器重楚亦宣这个嫡长子,即便听得懂,却也装糊涂的笑着站起身,根本不接这个话茬的说道:

    “好了爱妃,亦宣的婚事,不但是皇室的家事,更是朝廷大事,实在不适合在这道观内议论不休。还是陪着朕去上柱香吧,宁贵妃本就染着风寒,陪坐在侧这么久,她也该躺下休息了,咱们就别在这继续打扰她了。”

    后宫不可干政,顺帝一句楚亦宣的婚事乃是朝廷大事,算是断了瑶贵妃,继续说下去的念想了。

    虽然这位宠冠六宫的贵妃娘娘,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甘,但她显然和董皇后那急躁的性子不同。

    她很识趣的笑了笑,接着就与顺帝只谈山中美景,观内的清幽,好像楚亦宣的婚事,她由始至终都没上心留意过似得。

    这帝后接连去进香祈福了,宁贵妃神色间虽有疲乏之态,但是在得知苏清君前来,是给她送护膝筒子的。

    当即神色间露出欣慰之色的同时,更是很温和的笑着说道:

    “有劳你这孩子,心里还惦记着我腿上的毛病。不过陛下在这里,适才你们也瞧见皇后那不依不饶的样子了,本宫这个贵妃啊,和瑶贵妃不同,她是得宠又家世显赫才晋封到今日的地位。而我呢只是因为有幸得以抚养云宸,陛下抬举之下才册封我为贵妃的,所以我即便想护着清君你,在皇后面前也根本没我说话的份。”

    “以前在宫里,就日日被她叫去跪地训诫不休,云宸孝顺想尽办法,叫我以祈福为由出了皇宫,这才算在道观内过了片刻安宁的日子。所以清君你们姐妹俩,速速下山去吧,省的留在这,平白受上不少的委屈。”

    这宁贵妃确实极为的平易近人,说话也很朴实无华。

    而无论是苏清君,还是周笑笑,见识过董皇后的无理取闹,就算宁贵妃没提点上这几句,她们姐妹也是要立刻离开的。

    至于宁贵妃望着向她翩然施礼,准备告辞的周笑笑,不禁浅笑间又说道:

    “太子是个好孩子,你叫笑笑对吧,若你有幸真能下嫁到太子府去,这到是段良缘。只是董皇后不好相处,但只要你能叫董后知道,镇国侯对你器重有加,视若掌上明珠一般,那以我对这位皇后娘娘的了解,她必然会对你态度改观不少,就此另眼相看的。”

    周笑笑也没想到,宁贵妃竟然肯提点她,因此一愣后,她赶紧福身相谢,而后就跟在苏清君身边,规规矩矩的退出了房间。

    等一到了外面,陪着她们姐妹俩,一起向观外走去的楚云宸,就忍不住笑着说道:

    “笑笑你这妮子,几日不见越发的伶牙俐齿了,现在连当朝皇后,你都敢顶撞。不过这董后竟然把主意都敢打到清君身上了,要本王说你挤兑的话还是说少了,不好好气一气她,这位皇后娘娘真是半点收敛都没有。”

    周笑笑闻言,不禁笑眯眯,故意露出一脸巴结谄媚的模样,仰头瞧着楚云宸说道:

    “这要就我们姐妹俩,那我可不敢对皇后不敬,我可怕她一怒之下,直接赏我几个嘴巴。这不是看着姐夫您,冲冠一怒为红颜嘛,当真是瞧得我都热血沸腾了。”

    “因此啊,既然寻得合适的机会,能义正言辞的说上两句硬气的话,那我自然也不能客气啊。这不单单是为我自己出了心里的那口恶气,也是为姐姐还有我镇国侯府争回些许面子。皇后是凤仪万千,但有姐夫在侧庇护着呢,我这底气可是十足的很呢。”

    即便楚云宸再不苟言笑,但被周笑笑如此一番恭维,他此刻眉眼间,也是神采飞扬,显然心情不错。

    至于苏清君,性格娴静,只是无奈的对着周笑笑摇着头,显然对她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三人说话间的功夫,也来到了观内,通往院门处的正院。

    此刻已然在堆着第二个雪人的吕青钰,马上迎了上来,亲昵的拉住周笑笑的手说道:

    “我要在观内小住几日呢,笑笑要不你也留下吧,正好我们姐妹几个,又能好好的小聚一阵子了。”

    可是面对吕青钰的相邀,周笑笑却歉然的说道:

    “真是不巧的很,最近嫡母有意教导着我打理府中琐事,因此我得立刻返回侯府才成,与姐姐之间的小聚,恐怕只能等下次了。”

    虽然有点可惜,但吕青钰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也只能点点头,瞧着周笑笑向观外离去了。

    而此刻正陪着魏玲兰,往雪人脸上嵌着红枣花生,做着五官的楚亦真,他眼见楚云宸竟然也要离开道观,赶忙上前阻拦道:

    “兄长这是作甚,如今圣驾来了道观,你若此刻离去,又该有风言风语传出,说你是故意避开,定是因为叔侄关系不睦,眼中毫无对圣上的恭敬之心,所以你可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