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嫌弃出身

作品:《侯府弃女

    董皇才招苏清君做儿媳不成,转而马上就叫顺帝,希望将董卿卿赐婚给楚亦宣。

    瞧着这位皇后娘娘,好像想一出是一出,可其实她心里也有自己的盘算。

    看重苏清君,自然是因为董皇后这人,向来挺信神鬼之事的,因此娶了皇后命格的女子,在她看来可以帮楚亦宣更加坐稳太子之位。

    可既然这事眼瞧着是撮合不成了,那董皇后立刻就想扶持董卿卿成为太子妃。

    如此一来,将来楚亦宣登基称帝,这皇后的位置,还是董家的女儿继承,家门的荣耀就可传承下去,这自然也是董皇后最乐见其成的一种结果。

    可是董卿卿闻言,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反倒眼神复杂的望了楚云宸一下后,就倔强的跪在了地上。

    “姑母的抬爱,卿卿感激在心,可我是个闺名有损的人,委实配不上太子表哥。所以还望皇后姑母收回成命,侄女这辈子早就决定终身不嫁,就叫我陪在您身边尽孝吧。”

    董卿卿自从遇到那次变故,年纪不大就没了母亲,董皇后心疼她,就将这个侄女接到宫里在身边养大。

    所以对于董卿卿,是真当半个女儿看待的董皇后,当即赶紧将这个侄女从地上扶起身来。

    可还没等董皇后,来得及说出安慰的话呢,就见得楚亦宣这边,竟然上前一把牵起周笑笑的手,神色郑重的说道:

    “启禀父皇母后,我对卿卿只有兄妹之情,所以就算母后有赐婚之意,恕儿臣也是不能答应的。而且我心中挚爱,只有笑笑一人,既然母后急于想叫儿子成婚,那就请父皇做主,将笑笑赐予我做太子妃吧。”

    直到周笑笑被楚亦宣,拉着跪在地上的时候,其实她整个人都是发懵的。

    毕竟她始终都有些排斥楚亦宣的身份,下嫁进太子府,在她看来简直就是束缚一生的枷锁。

    可如今倒好,楚亦宣竟然直接将事情挑破了,还捅到了帝后面前,周笑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她甚至都预料得到,一场狂风暴雨恐怕就要来了。

    果不其然,就见顺帝虽然因为周笑笑是镇国侯的女儿,没好立刻说什么,但眉头也是皱起的了。

    而董皇后可就直接多了,上下打量周笑笑数眼后,就无比嫌弃的当面说道:

    “亦宣你糊涂了,这周笑笑的事情,我听卿卿也提及过,一个被苏家从族谱上除名的人,加上亲娘舅昔日还是谋逆罪臣。这种出身的女子,怎能给你做太子妃呢,这简直就是胡闹。”

    话说到这里,董皇后瞧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更觉碍眼了。

    但是为了楚亦宣的颜面,董皇后自然不愿当众训斥自己的儿子,所以她满腔的怒火,直接冲着周笑笑就训诫道:

    “你这丫头,到真是个不知安分的,就算自小没在侯府长大,规矩礼数都十分的淡薄。可是一个未出嫁的女子,当众这般与我儿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还不将你毛手毛脚的爪子,从亦宣的手上拿来。真不知道你使了什么狐媚手段,竟然还妄图成为太子妃,真是不自量力。”

    虽然周笑笑早就做好了,会被皇室所不容的准备。

    可是这董皇后的话,委实说的太难听了。

    周笑笑可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个性,所以就见她下一刻,不但当众强行将楚亦宣的手给甩开了。

    更是从地上站起身后,神色不卑不亢的伸出自己的双手说道:

    “启禀皇后娘娘,臣女这长在腕上的是一双手,而不是什么爪子。并且站在您面前的我,更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也不是山精鬼怪幻化的,所谓狐媚手段,臣女也是半点不懂。而且适才您若没瞧清楚,臣女不妨亲自告诉给您,是太子殿下上前直接牵起了臣女的手。而我一时慌了神,才忘记挣脱开了,就算有错又岂能算在我的头上”

    “我周笑笑是在山野长大,可再不济我身体里流淌的,那也是镇国侯府苏家的血脉,我改名换姓是为了给家门挡灾,这没什么好丢人的。另外我舅舅虽有罪,陛下却未牵连到我母亲身上,还封了二品诰命,难道对此皇后娘娘您有非议不成。”

    “所以臣女是名正言顺的贵族之后,我大云皇室一向厚待贵族宗亲,可皇后娘娘刚刚对我却极尽贬低,与狐媚相提并论这是何道理。臣女一时受辱是无妨,可我镇国侯府的百年清誉若因我受到损害,那到是我这个不孝后辈的天大罪过了。”

    周笑笑言语间,是不敢有违规矩,始终颔首拘着礼数。

    但是不要忘了,镇国侯府素有世家之首的名头,那也不是白叫的,这可是家族百年底蕴,还有无数对朝廷的功勋卓越,积攒下的威望。

    甚至真论起尊贵来,若非董氏现在是皇后,就凭她的母家武威将军府,那也是没法和镇国侯府相提并论的。

    毕竟大云朝的世家贵族不少,可能以镇国二字定为封号的,可只有苏氏一族。

    这其中的皇恩浩荡,显赫尊荣,岂是旁人能比得了的。

    而即便董氏贵为母仪天下的皇后,但身在其位,也有其要守着的体统。

    至少随意折辱世家女子,这事要是传扬出去,董皇后何尝不是在给皇室抹黑。

    甚至往大了说,寒了世家贵族的心,就此与皇家离心离德,这可是动摇朝局,导致朝野难安的大事。

    所以当周笑笑的每一句话,全都说在点子上,更是将自己的委屈与愤怒,不失礼数间表达的再清楚不过时。

    当即就连顺帝,都忍不住多瞧了周笑笑两眼,并且立刻表态的说道:

    “今日朕微服来到凌云观,一来是为了看望宁贵妃,二来也是为了祈福进香的。皇后啊,莫非是舟车劳顿,你今日的言语可有些失了身份。既然难以心静下来,不如叫观内的道姑,这就陪你去三清坐像之前,燃上一炷香,想来你的内心就会平和许多了。”

    顺帝明显有些不满的态度,董皇后岂会听不出来。

    就算她性子再强势好怒,但自然对顺帝,还是颇为忌惮的。

    加上先有楚云宸的当面讥讽,后又有周笑笑,不卑不亢的顶撞,董皇后此刻肝火旺盛,颜面扫地,也的确没脸继续待下去了。

    所以就见她起身,向着顺帝行跪安礼后,就对楚亦宣说道:

    “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亦宣你所请之事,我和你父皇还要慎重思量。你且先陪着母后去进香吧,旁的事情以后再说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