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冲冠一怒

作品:《侯府弃女

    董皇后要招儿媳,这话虽说她讲出来的时候,是一副玩笑的口吻。

    但是刚刚董卿卿,才说起苏清君有皇后命格,现在董后就立刻说要她做楚亦宣的太子妃,这话终究是怎么听,都叫人觉得她是别有用心。

    而事关婚姻大事,苏清君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虽然神色间闪过一丝尴尬,但她也不好当众反驳董皇后的话,只得无奈的敷衍笑了下。

    就在董皇后,眼瞧着苏清君这知书达理的样子,确实越看越喜欢,甚至想问问顺帝,此事可不可行的时候。

    就见得忍无可忍的楚云宸,立刻来到苏清君的身边。

    不但将她的手,直接从董后握着的掌心里抽了出来,更是声音冰寒的说道:

    “我与清君的婚事,是我母后在世时定下的,为人子者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清君永远都只能是我楚云宸的发妻。至于皇婶婶对此有何异议,大可以去我母后的灵位前自己问个清楚,若我母后也同意,将清君转而下嫁给你的儿子,那本王当然听从母命了。”

    楚云宸的生母,端容皇后都离世几十年了,叫董后亲自去问这位故皇后的意思,这话里话里,简直向在咒她归西似得。

    对于楚云宸这个储君之争上,乃是楚亦宣最大障碍的皇侄,董皇后早就忌惮不已,暗恨在心了。

    如今楚云宸竟然说出的话,还这般的不中听,就见董皇后的脸色马上难看起来了。

    “云宸,皇婶婶不过是随口说句玩笑话,你怎的还当真了。竟然说叫我去你母后的灵位前询问,这阴阳有别的,你是在公然诅咒本后不成。”

    这董皇后和齐氏一般,都是出身将门之后。

    而武威将军府董家,比之左武将军府的齐家,门风更显彪悍,从董卿卿习武,功夫不俗就可见一般了。

    所以这位董皇后,性子是出了名的急脾气,加上又是六宫之主,谁敢去忤逆她的意思。

    久而久之,就更是养成了说一不二,稍有不如意,马上就会动怒的性子。

    除了顺帝,她对谁都是不满意了,立刻当面发作,六宫中人对她向来是畏惧多过敬重的。

    可是楚云宸那是什么身份,董皇后虽然不忌惮他,可他也从没将这位皇婶放在眼里。

    因此就见楚云宸,当即哼笑出声,故作诧异的说道:

    “婶婶一句玩笑话,侄儿何尝不是话赶话,随口一说罢了,怎的到了您的嘴里,就变成诅咒您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婶婶莫非是训斥了本王,而后好将清君躲从我身边夺走,给你的儿子做太子妃不成。”

    “别以为我楚云宸不知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不就是清君一直被人所传的皇后命格,又叫皇婶婶听得心动不已。但还望您知道,向来登基称帝者,都不可能是因为娶了一个女子就得帝王命的。与其在这些无用的事情上动心思,您还是好好教导着亦宣堂弟,叫他做个贤德太子,到时满朝文武自然拥戴。”

    站在一旁完全像在看出精彩大戏的周笑笑,望着挡在她们身前,此刻明显是因为苏清君,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楚云宸。

    她简直觉得这位姐夫太霸气了,真叫人瞧着,都会跟着激动到不行。

    以前因为皇家的人,周笑笑满打满算,也就接触了楚云宸和楚亦宣,外加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的六皇子楚亦真罢了。

    所以周笑笑虽然早就听说,楚云宸那在皇室之中,是属于横着走的存在,但她终究没亲眼见过,有时还觉得这话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毕竟楚云宸再尊贵,现在也不过是个亲王,这上头有帝后压着,楚亦宣这个太子挟制着,他的身份又过于的特殊,凡事就算为了长久打算,也该懂得收敛一二才对。

    可是周笑笑直到今天才知道,这楚云宸远比她能想到的,还要更桀骜不驯上三分。

    瞧瞧董皇后此刻,那气的握在椅子扶把上的手,分明都因为按的过于用力,指关节隐隐泛白着。

    可偏偏楚云宸的一席话,她竟然听完,并没有立刻训斥,甚至连一个字都没说。

    而再瞧瞧顺帝,甚至是楚亦宣,这二位一个是董皇后的夫君,一个是她的亲儿子。

    但对于楚云宸与董皇后,针锋相对的场面,明显就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

    甚至于楚亦宣,当即上前,竟然规劝起了董皇后,显然是想叫他的这位母后先息事宁人。

    “母后,堂兄与清君小姐,那是自幼许下的婚约,青梅竹马感情极深。所以您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堂兄会恼了,也是必然之事,这种话您以后切莫再说了。”

    “毕竟在儿臣眼中,早就将清君姑娘,视若自己未来的堂嫂了,有的只是尊重,何来给我做太子妃一说。”

    这楚亦宣直截了当,断了董皇后把主意打到苏清君身上的念想后。

    却不料顺帝此刻,竟然也没有要安抚董皇后的意思,反倒看向楚云宸,慈爱一笑的说道:

    “云宸啊你放心,等到年关一过春暖花开的时候,朕到时亲自给你主婚,为你和清君举行盛世大婚,也不辜负当年皇兄将你托付给我照顾的这份信任了。”

    周笑笑眼瞧着,一场风波,竟然就如此来的快,去得也快的被平复下来了。

    除了董皇后生了一肚子的气之外,众人的神色,简直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但是很显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楚云宸一个小辈针锋相对到灰头土脸,董皇后还是觉得很难堪的。

    因为为了挽回点面子,她马上看向顺帝说道:

    “陛下您心里,也不能只知道偏疼着侄子,却不知疼爱自己的嫡长子啊。一晃亦宣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臣妾既然没那个福气,叫清君姑娘成为自己的媳妇,那您觉得卿卿这孩子如何,她与咱们亦宣啊是表亲兄妹,自小结伴长大,他们也是极为般配的。

    “要不您今天也给赐个婚吧,等到明年啊,叫云宸和亦宣同时大婚,这可是好事成双,宫里也可以趁此,好好的热闹喜庆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