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皇后命格

作品:《侯府弃女

    虽说想到楚亦宣,周笑笑难免情绪有些低迷惆怅。

    但她这个人,凡事就算再难受,也只会藏在心里。

    失态的情绪自己调节的非常快,绝不将过多的弱点,暴露在人前,已经成为了周笑笑的一种下意识的习惯了。

    所以稍许之后,这车厢内,就又传来了周笑笑的妙语连珠,以及苏清君的轻笑连连。

    姐妹俩一路也算是欢声笑语的来到了凌云观,可是哪成想,这一进去,竟然就瞧见吕青钰竟然和魏玲兰,在观内正院内堆着雪人,正玩的不亦乐乎呢。

    周笑笑诧异的上前,互相见礼后,就立刻询问道:

    “青钰姐姐你为何会在这里,这到是巧了,你莫非是今天来探望铃兰的不成。”

    吕青钰闻言,连忙摆摆手说道:

    “这都快到年底了,我到是想出府玩呢,可祖父,父亲他们都说这时候不太平。小偷还有歹人都特别的多,因为他们也四处收刮银子,准备过个好年呢,所以根本就不许我出府。”

    “所以我在府里待着无聊,就进宫去找我小姑姑了。恰巧小姑姑陪着皇上,还有皇后娘娘微服来到凌云观,探望染了风寒却久不见好的宁贵妃,我这才有机会跟着过来,顺道也瞧瞧铃兰。否则咱们这些世家内宅的女子,哪里有机会随便出来啊,当真是活活能把人憋出病来呢。”

    吕青钰是个闲不住,又爱热闹的性子,会说出这番话来,自然并不奇怪。

    但周笑笑却惊咦一声,马上反问道:

    “莫非陛下,还有皇后娘娘,以及瑶贵妃全都已然来到凌云观了,那我和姐姐还真是要立刻去拜见了呢。”

    甚至顾不得和吕青钰,魏玲兰叙旧了,怠慢圣驾的罪过,那可不是闹着玩了。

    而苏清君快步也向着宁贵妃,静修的屋子赶去的同时,忍不住苦笑连连的说道:

    “想着避开圣驾,以免惹得流言蜚语加身,却不料陛下竟然提前出宫,而且还是微服来到凌云观,就连咱们侯府都没收到任何的消息。三妹你从未见过圣颜,一会学着我见礼请安就成了,千万别怕,否则举止不得体,反倒是要落得个大不敬之罪。”

    周笑笑已前是皇商,其实郡侯王爷的,她也接触过一些皇室中人。

    只是当今陛下,她上辈子到没那个福气觐见,所以此刻心里有点小紧张确实不假,但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慌了手脚,当然还是不至于的。

    等到进了宁贵妃的屋子,周笑笑自然不会莽撞到直视圣颜。

    但是她心思多活络,即便是眼角余光,也足够她换着角度,将屋内的情况飞快的尽数掌握了。

    因为顺帝此次,是微服出宫,所以穿的也是常服。

    可即便如此,年过五旬身为一国之君的顺帝,哪怕只是在那里坐着都未言语呢,气势就已然尽显,叫人心中顿时生出敬畏之感。

    而在顺帝的左侧,坐着的乃是一位端庄持重的妇人,正是当朝皇后董氏。

    虽说这董皇后保养的是不错,穿戴也带着凤仪气韵,但到底她和顺帝是结发夫妻,年纪相差没几岁,发髻间的些许白发,还是略微将年老色衰暴露了出来。

    而坐在顺帝左侧的,却是一位身穿湖蓝色,年纪三十左右,极为妩媚动人的女子。

    瞧着她那面容间,三分与吕青钰神似的样子,周笑笑就知道,此人必然就是瑶贵妃了。

    尤其在董皇后的衬托下,本就犹如最盛开时的花朵,明艳尽数绽放着的瑶贵妃。

    周笑笑总算知道,说她宠冠六宫府,这话还真就不是虚言,这位贵妃娘娘确实有艳压群芳的容貌。

    学着苏清君的样子,有模有样行了叩拜大礼后,周笑笑知道,她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顺帝自然是懒得搭理的。

    所以很有自知之明,也从没想过往前凑的周笑笑,就规规矩矩的站在了屋内的小角落里,瞧着是可怜巴巴的,其实她心里还真就恨不得,谁也没留意到她才好呢。

    不过就和她想的一样,苏清君就犹如天上的皎月,有她在的地方,周笑笑简直就像一颗星星,就算也有点闪光点,可谁也不会在意她。

    所有的人都是将苏清君,视若皇室自家的晚辈般,嘘寒问暖着,屋内的氛围,到是一片的其乐融融。

    可是哪成想,就在周笑笑,听得昏昏欲睡,想着她要是现在溜出去找吕青钰她们,会不会显得太唐突时。

    却不料周笑笑就瞧见,陪着董皇后,此刻也在屋内的董卿卿,打量着苏清君,随即一笑说道:

    “遥想当年,云亲王还没从宫里搬出去,封了王爵赐下府邸时,清君姐姐也是时长入宫的。那会啊我就最喜欢和清君姐姐待在一起,毕竟年纪小不懂事,总听宫里的人说,姐姐她是皇后的命格,尊贵万分,无人能及呢。”

    “所以我就觉得,能和清君姐姐待着,都是我的福气呢,若真能沾上些好运气,可当真是几辈子修来的运气。”

    有点昏昏欲睡,待得委实无聊的周笑笑,再听完董卿卿这话后,精神头不但立刻清醒了,而且眉头微不可查的更是皱了一下。

    虽然周笑笑不知道,董卿卿为何要说这番话。

    可如今楚亦宣已然被册封为太子,顺帝想叫谁继承皇位,明眼人都瞧得出来。

    可是苏清君这个所谓有皇后命格的人,却要下嫁给楚云宸。

    这皇后自然只能是帝王的发妻,这岂非是在暗示,楚云宸才是真命天子,楚亦宣却是身在其位,但终究是个名不正的太子。

    别看董卿卿不过是三言两语,可楚亦宣,和楚云宸此刻都在屋内。

    包括帝后在内,所有人全都不言语了,就连氛围都严肃的吓人,叫人觉得透不过气来。

    瞧着本就身体不大舒服的苏清君,此刻脸色更显苍白了。

    被董卿卿的话,简直犹如逼到悬崖边上的苏清君,稍有不慎说错一句话,那都会被摔得粉身碎骨不可。

    周笑笑见此,她还是挺喜欢这个长姐的,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了。

    而且她现在的身份,到底是侯府的三小姐,家门内如何斗的你死我活那是一回事。

    可若是镇国侯府的人丢了颜面,就此苏家威严扫地,被皇帝厌弃,甚至一蹶不振的话,那对她来讲也是灭顶之灾。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周笑笑精明着呢,她岂会想不明白这层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