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世事难料

作品:《侯府弃女

    周笑笑怀里抱着汤婆子,面对苏清君的相邀,她故意打趣的说道:

    “长姐都开了口,妹妹哪有拒绝的道理,而且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长姐不是给我带来好吃的,就是好用的东西,妹妹就算想回绝,那也找不到理由啊。”

    苏清君闻言,不禁用手一点周笑笑的鼻间,显然是拿她这古灵精怪的性子没办法。

    不过说笑归说笑,望着气色确实不大好的苏清君,周笑笑不禁有些担忧的劝道:

    “长姐你对宁贵妃敬孝有加,妹妹自然不会拦着。但你最近身体不适,等过两天再去也不迟,何苦这般折腾自己的身子,到时遭罪的还是你自己。”

    闻听这话,苏清君却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我到也想晚两日过去,只是妹妹你有所不知,每年的腊月初八前后,陛下都会出宫,一来去凌云观烧香祈福,二来也为了看望下宁贵妃。并且按陛下过去的习惯,是会住上几天的,所以眼瞧着这都腊月初三了,若再不过去,必然是要和陛下撞到一处的。”

    “姐姐我只是想关心宁贵妃,并无任何博取好名声的意思。可若趁着陛下在时我去送护膝筒子,势必会有流言蜚语说,我是故意讨得皇家欢心,这种闲言闲语以前也不是没传出去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这才想提前过去。”

    就算苏清君不说的这般仔细,周笑笑也知道,她作为楚云宸的未婚娘子,就注定被无数的眼睛紧盯着。

    稍有不慎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这其中的不易与辛酸,可不是旁人能体会到的。

    而这也是周笑笑,直到现在,也没下定决心与楚亦宣在一起的原因。

    因为这种待在对方旁边,势必一辈子都要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去生活的日子,周笑笑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头疼了,她不想如笼中鸟般失去自由。

    不过眼下知道苏清君的为难之处,周笑笑自然不会再劝,反倒痛快的点点头说道:

    “那行,大不了我一会吩咐下去,叫人将明天咱们要乘坐的马车,多铺上些软垫毛毯。如此姐姐就不会被颠簸到,还能起到保暖的作用。”

    “反正凌云观就在帝都经郊外,一日的路程就到了,也不算多远。若是送完东西立刻折返而回,一早出发,天稍微暗时就能回来了。”

    苏清君闻言,相谢的颔首说道:

    “难怪嫡母如今,掌家的事情要三妹你在旁协助,瞧着妹妹事事安排妥当,真是难得的稳重,到是姐姐我,要你多费心了。”

    一晃说着闲话,时间过得也飞快,留着苏清君吃过午膳后,对方才离开了金香院。

    作为侯府的千金小姐,按理来讲,轻易都不许出去抛头露面。

    但苏清君是要给宁贵妃尽一份心意,镇国侯等长辈,自然也不好拦着。

    不过她和周笑笑,没有长辈在侧,自然不能如之前那般,留宿在凌云观数天之久,必须当天立刻回来。

    所以第二日天才蒙蒙亮,周笑笑就穿得暖暖呵呵,身形都显得有些笨拙的走出了府门。

    等到上了车后,眼瞧着苏清君到是先一步,早就等着她了,周笑笑不禁揉着眼睛,歉然的说道:

    “姐姐久侯了吧,都怪妹妹不好,我委实怕冷的很,穿了一件又一件,还是觉得不暖和。结果到耽误了时间,不过我叫松果准备了一匣子的糕点,长姐你也没顾得上吃饭吧,赶紧吃点省得马车颠簸,一会该难受了。”

    接过周笑笑递来的糕点,苏清君低头只是瞧着,到没有什么胃口去吃。

    “别瞧三妹你是打小在府外长大的,可是相处的久了,我却觉得五个姐妹里,与你最是交心。不过今天到是叫妹妹因为我遭罪了,不但起早还要挨冻,你不会怪长姐我吧。”

    正吃着糕点的周笑笑,闻言赶紧摆摆手说道:

    “怎么会呢,姐妹之间不就是该互相陪伴帮衬着嘛。其实和姐姐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妹妹也很喜欢与你亲近呢。”

    “除了才回府时,你总要叫我陪嫁到王府做侧妃的这件事,让笑笑我尴尬不已外。长姐在我眼中,脾气好,容貌也美,对待姐妹更是关心有加,简直完美无暇到,叫人想挑出点不喜欢你的理由都难。”

    周笑笑瞧着苏清君总是事事守着规矩,一颦一笑从来都像模子里雕出来的动作般,标准而一致的惊人。

    虽说是端庄,但如此束缚着自己,委实也太辛苦了。

    所以她总是喜欢逗着苏清君笑,适才那番称赞,更是故意说的夸张恭维。

    果不其然,苏清君听罢,忍不住笑出了声,更是语带感慨的说道:

    “是啊,当初的事情,看来到真是姐姐会错了意,却不料妹妹是个有大福气的,竟然和太子殿下才是情意相通的一对璧人,姐姐险些都当误了你的大好姻缘呢。”

    说到这里,苏清君向着周笑笑,上下不住点头的看了好几眼,这才满脸笑意的温和说道:

    “不得不说,妹妹确实一副贵气之相,这世事无常最难以预料,此话说的一点都不错。人人都说我苏清君有皇后命格,可要姐姐我说,这话却是信不得的。”

    “反观三妹妹,只要你下嫁给太子,将来殿下顺理成章的登基称帝了,你就是我大云的皇后娘娘呢。到时你我姐妹,也算都入了皇家,免去远嫁分别之苦了,这倒是件好事。”

    周笑笑也没想到,苏清君会突然提及楚亦宣所以一愣之后,她就难掩困窘的说道:

    “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呢,长姐你怎么也打趣起我来了。而且我亲舅舅当年犯得是谋逆大罪,我身体里有着一半罪臣之家的血脉,哪里能做母仪天下的皇后。”

    “这点自知之明,妹妹还是有的,所以我有的时候都在想,太子的一片心意,我该如何婉拒,才不至于伤了他的心。”

    提及楚亦宣,周笑笑心里确实有他,所以想到两人根本没机会真的走到一起,烦闷之下就默不作声起来了。

    而苏清君在深深的看了她几眼后,相劝却又觉得多说也是无意,还不如叫周笑笑自己想清楚前方的路要如何走。

    所以苏清君只是摇摇头,无声间也不去打扰周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