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相邀同行

作品:《侯府弃女

    随着翠薇院的大门,都被彻底锁上的时候,柳姨娘即便有满腹的不甘,却也只能困在屋内,想走出这道院门都难。

    而柳氏难以在府中兴风作浪,老夫人也因痛失左膀右臂,全都消停下来后。

    金香院这段时间,可谓相当的风平浪静,并且镇国侯为缓和父女间的关系,那更是三天两头好吃的好玩的,一应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变着法的送过来。

    全府上下的奴才瞧在眼里,自然也是见风使舵的越发恭维起周笑笑了。

    加上还有齐氏的有意抬举,现在的周笑笑都开始帮她打理起账房的琐事了,手里也算小有实权,这日子过的,可谓极其的顺风顺水,风光无限。

    就这样一晃就进了腊月,随着年关将近,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年货,装点府院了。

    这镇国侯府家大业大的,哪一院,哪一房添多少东西,发多少银子,一份也不能算少了,还得遵从着长幼有序,嫡庶尊卑,不能有丝毫的逾越。

    说起来看着简单,可真管起这块的事情,却是千头万绪都要费心思量着。

    向来叫齐氏坐镇,安排下人们做事别出了乱子,那她到是得心应手。

    唯独这对账册却最叫她头疼,好在现在有周笑笑这个行家里手帮衬着,齐氏到是瞬间轻松了不少。

    而在瞧周笑笑,手中算盘打得飞快,一目十行的核算着账册上的数额。

    故意卖个了错处的将总钱数写少了五十两,她就伸了个懒腰将账册合上了,嘴里却苦笑间自语的嘟囔道:

    “明明半个时辰能弄完的东西,为了显的不那么得心应手,偏偏在房内足足算了两个时辰。而且以防旁人起疑,我一个侯府弃女,为何精通珠算,我竟然还得故意在总额上卖个错处,可真是难为死我了。”

    周笑笑嘟囔完,端起茶刚想饮上一口,润润嗓子的时候。

    哪成想房门被打开了,一阵寒气吹进来的同时,就见苏清君竟然手里捧着个月白色段子面的包袱,温婉浅笑的走了进来。

    “竹心才推开房门,姐姐我就隐约听到,妹妹说自己要被难为死了。可是最近帮衬着母亲管家,遇到什么麻烦不成,其实母亲也是为了你好,咱们女儿家在闺阁里做姑娘时,自然不用事事操劳。可来日出了家门,嫁人为妻一应的内宅诸事,可就得自己费神操持着了。”

    “所以向来世家贵族间,嫡出的小姐,都会在适婚年龄之前,在自家府邸内,学着料理家务,管理一应的琐事。省的嫁入夫家后什么都不懂,平白惹人笑话,更是失了正室夫人的颜面。”

    许是府中苏柔婉,苏红兰一个挨罚,一个被逐,全都不在府中的缘故。

    这段时间苏清君闲暇无事,就会来金香院走动,和周笑笑姐妹间闲谈作伴。

    所以一来二去,姐妹俩更熟悉了,少了才回府时,彼此说不上来的那种生疏感。

    所以现在苏清君过来,周笑笑都嘱咐下去了,无需特意进来禀明,直接叫人进来就是了,如此也显得姐妹间的情分深厚。

    赶紧起身彼此见礼,周笑笑又对竹心立刻吩咐道:

    “赶紧去准备一碗红糖水,记得放两片姜,好好熬煮后端过来。”

    苏清君闻言,面露一丝惊讶后,随即就颇为感动的说道:

    “三妹,竟不想你连姐姐我的小日子,都默默记在心里了。之前不过是顺嘴和你提及过,我有宫寒之症,每每都会腹痛酸胀罢了,笑笑你到是有心了,这些许小事你都给记下了。”

    扶着苏清君赶紧坐下,周笑笑又给她拿来一方白狐皮面做的软毯,盖在对方小腹处说道:

    “妹妹我没别的本事,就是记性还算不错。上次偶然听到姐姐提及过日子,我便给记下了。既然这两天身子不爽快,姐姐何苦大冷的天还亲自过来呢。你若真想找我解闷,大可差遣长佩过来一趟,到时我去幽兰院陪你就是了。”

    苏清君瞧着周笑笑,明明年纪比她还小,却偏偏说教起人来,却是有板有眼,那老气横秋的小模样,当即逗得她掩嘴轻笑不已。

    “三妹心里记挂着我,连红糖水都替我熬煮上了,姐姐何尝不是知道你大大咧咧的,入了冬又贪暖和,终日将汤婆子放在身边,结果还把手心一个不注意,烫出水泡来了。”

    想到周笑笑这些糊涂事,苏清君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她将捧在手上的小包袱打开,放到矮桌上说道:

    “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锦鼠皮的软袋子,以后啊你舍不得将汤婆子从身边拿开,就先用皮袋子将其装起来。这样虽然有些隔热,但你放在膝上,亦或者捧在怀里也不怕烫了,省的三妹你又弄伤自己。”

    拿过锦鼠皮的软袋子,周笑笑瞧着收口处,为了瞧着精致,还绣了一圈的牡丹花。

    那精湛的绣工,周笑笑一眼就瞧得出来,是出自苏清君之手的。

    别管这个长姐,现在厚待她,是不是被镇国侯,又或者是苏信授意才来的。

    但相处的久了,周笑笑感觉得出来,苏清君待她是有一份姐妹间的真情在的。

    所以也挺被感动的周笑笑,二话不说,直接将放在矮桌下的汤婆子就给包起来了。

    而后连同着锦鼠皮袋子,她就将汤婆子捧在了怀里,心满意足的笑眯眯说道:

    “还是长姐最好了,这个锦鼠皮袋子,简直就是及时雨啊,真是眼下妹妹最需要的东西呢。我之前怎么脑子就笨到,没想着做个袋子将汤婆子给罩住,害的我被烫了好几次呢,就连嫡母为这事,也不止一次的笑话过我了。”

    看着周笑笑那一脸无奈,耸了耸肩的样子,即便知道对方是故意逗着她开心呢。

    但苏清君就是忍不住心情大好下,连连笑出声来。

    等到红糖姜汤水被端上来,苏清君趁热喝了半碗下去后,用锦帕擦了下嘴角,她就话锋一转的说道:

    “其实这次前来,我也是有事相求妹妹,宁贵妃常年住在道观内,又一向清心静修,难免一应的用度过于的勤俭了。所以娘娘落在了个腿疾的毛病,天一冷就会犯,所以我想着明日去观内,将做好的护膝筒子给她拿去,三妹你陪我同去可好,否则一天的路程也没人陪着说说话,姐姐难免觉得怪闷得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