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面无血色

作品:《侯府弃女

    听完刘多山这番,投诚效忠的话,周笑笑自然心里满意至极。

    毕竟府中有人好办事,尤其还是个实权不容小觑的大管家,以后做起很多事情来,那自然是极为方便的。

    所以示意刘多山,无需恭敬的低着个头了,周笑笑颇为欣慰的说道:

    “刘管家无需多礼,若被父亲瞧见你与我走的过于亲近,对你可没有任何好处。不过你能如此想的明白,也不枉我提拔你了。”

    “好好的在府中效力吧,只要你刚刚的那番话,确实是发自肺腑的,我周笑笑从不亏待自己人,这点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刘多山一听这话音,就知道周笑笑是允下他的投诚效力了。

    当即强忍着激动的心情,刘多山就赶紧避嫌的退下了。

    而周笑笑扶着沈氏,一边往前走着,一边苦笑着说道:

    “本来还想叫青钰姐姐等我回去,一起品茶赏雪,好好的聚一聚呢。可是如今却是不成了,我要立刻去锦宁院一趟将嫡母从禁足里放出来。”

    沈氏闻言,将手中的暖手炉强行递到周笑笑怀里后说道:

    “母亲知道,你这孩子真的长大了,瞧着你事事处理妥帖,为娘很放心。至于青钰那边,母亲会代为招待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周笑笑怀里抱着手炉,感受着沈氏给予她的关怀,这心里别提多温暖了,甚至大下雪的天,似乎都觉得没有刚刚那么冷了。

    “青钰姐姐很喜欢母亲,有你陪着她,女儿自然是放心的。但是有一事,希望母亲帮我办了,那就是等到柳姨娘将银楼的地契送到后,你就立刻寻刘多山去一趟,就说是我交代的,叫他拟一份凭据出来。”

    “然后将银楼三成的干股,就此算在青钰姐姐的名下,算是抵了她送与我的那些,价值两千多银子的药材补品了。”

    那银楼算是沈氏嫁妆里,最赚钱的一个门面了,所以闻听周笑笑这话,她就惊咦出声的说道:

    “笑笑你为何要如此做,到不是母亲舍不得让出三成的干股,只是这些产业,以后也是你的嫁妆啊。侯府算不得多待见你,等你成婚的时候,手里的嫁妆若太少,去了夫家是要被轻视小瞧的。”

    “而且不是我说,青钰那孩子是什么出身,相府的掌上明珠,她不缺你这三成干股的。若你真过意不去,大不了咱们把药材的银子还给她,可是持续的银两收入,笑笑你不该让出去的。”

    是人都会有私心,而沈氏的私心,就是盼着周笑笑将来过的好,别步了她的后尘。

    可是沈家已经衰败,沈氏如今唯一能给周笑笑留下的,也就是这些产业了,所以用上分毫,她都觉得心疼的厉害。

    可对此周笑笑却不以为然,她一个自从懂事起,就开始和生意打交道的人,岂会做赔本的买卖。

    这些私产说到底就是本钱,经营的好了就是一份生意,对于周笑笑来讲,这完全就是她的强项,所以掩嘴轻笑一下后,她就赶紧解释的说道:

    “母亲,适才您也听见了,祖母发了话,说在外无论赔赚,都不许用侯府的旗号。如此一来,这些私产接到手后,我必然会遇到很多的麻烦。但是若青钰姐姐也是拿着干股的,这就等同于相府成了给我庇荫的大树,看着是吃了亏,但从长远来讲,却是好处多多。”

    试想一下,相府千金经营的银楼,就凭这一点,那些想巴结吕家的朝廷命官们,到时必然要从大卖特卖银楼珠宝入手。

    如此也算变相讨得了吕青钰的欢心,但凡传入相府,叫吕相爷觉得高兴的话,那对于这些想上杆子巴结的官吏来讲,一掷千金也是值得的。

    反正周笑笑的意图很简单,吕青钰待她不薄,而她不是寻不到更好的合作之人、

    毕竟这世上,没谁会嫌银子多,包括楚亦宣,楚云宸在内,他们别瞧是皇亲贵胄,何尝不需要银子去拉拢官吏,结交权贵。

    但周笑笑一来不想和他们掺和太多,以免参与进储君之争里,那她的小命可能随时都有危险。

    二来她也是想着,姐妹间一起赚点银子花花,所以她不但要带上吕青钰,以后还准备把魏玲兰也拉进来入伙。

    毕竟她已经从心里,认可了这两人是义结金兰的好姐妹,那有好事自然是要想着她们的,一个也不能落下。

    说服沈氏,目送她走远后,周笑笑也踩着满地的积雪,稍许后就到了锦宁院。

    一进了院门,望着正房上落着是大铜锁,周笑笑不禁叹了口气,和看守的下人说明来意后,总算叫对方将锁给摘了下来。

    等到周笑笑推门进去后,因为窗子被钉死了,门也始终不许打开,所以久未见到亮光,始终在昏暗屋子里的齐氏,有些不适应的将眼睛给挡住了。

    看着齐氏那脸上毫无血色的虚弱模样,哪里还有半点侯府正室该有的气度,周笑笑还真是瞧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嫡母你受苦了,眼下快到年关了,我求着父亲,总算寻得合适的机会,叫他应允你解了禁足。所以还请您也振作起来,在这样颓废下去,你不但在侯府的地位不保,身子也是会吃不消的。”

    这世家贵族的内宅里,为了顾全家门颜面,妻妾犯了错,也不是说,就能随便杖毙打死,或者驱逐出府的。

    要不然流言蜚语一传扬出去,家门的清誉就会受损。

    尤其是家中有人做官的,甚至会落得个毫无德行,心性毒辣的风评,而这种人朝廷自然也不愿重用,仕途都会受到影响。

    因此对于妻妾犯了错,罚抄妇德女戒,或者去跪小佛堂诵经为家门祈福,是最常见的了。

    再严重些,就是掌嘴,而若错的过于恶劣的才会被禁足。

    瞧着禁足不过是静思己过,可实际上却是房门落锁,像齐氏这种闹着出来,要给女儿求情的,甚至连窗户都给钉死,终日里只通过门上开的豁口,将饭菜送进去。

    而且为了起到惩戒的效果,被禁足的妻妾,吃的必须是凉饭冷菜,一点热乎气都不许有。

    这妻妾都算是府里的主子,所以没了脸面,那比要了她们的命,还叫人难以接受。

    有的人被禁了足,甚至不甘受到折辱,上吊自尽,割了手腕的都比比皆是。

    所以齐氏作为正室夫人,竟然有一日沦为被禁足的下场,她能撑到现在还没有崩溃的寻死腻活,在周笑笑看来已经很难得了。